收藏文章 

07/08/2019Text: Helena Hau

#Marina Abramović:她以藝術之名,用死亡實驗挑戰人性和身體的極限

  其實早在《Rhythm 0》之前,Marina就展開過其它激進的表演。分別是1973-1974年間的作為序幕的《Rhythm10》、第一次在表演中失去意識的《Rhythm5》和兩次不斷挑戰身體和意識的《Rhythm2》和《Rhythm4》。當中有開放給觀眾的,也有獨自一人完成的。不同的是,之前的表演,觀眾就只是觀眾的角色,並沒有參與其中,而《Rhythm 0》則是一次真真正正由觀眾主導的行為表演。Marina以身軀作為素材,利用自己的身體進行挑戰,在一次又一次的表演中做出一連串的危險、極端的行為去探討人類身體的極限,但於她而言,這卻是種解放,她所體驗到的自由遠超於皮肉的痛苦。

 

  「人總是害怕非常簡單的事,我們害怕痛苦、我們害怕受苦、我們也害怕死亡。所以我做的事是,在觀眾面前展現這一類的害怕,利用大家的能量,盡可能的把自己的身體推到一個極限,然後在恐懼中解放自己。」— Marina Abramović

 

#Rhythm10

 

  《Rhythm10》是關於一個測試「身體反應」的行為藝術,同時也是場危險遊戲。Marina準備了20把不同尺寸的刀,她右手拿刀並坐在地上,同時左手亦呈張開狀態緊貼著地;然後按到刀的順序,逐一拿起刀迅速的往指縫間插,只要傷到手指,就可換一把刀,直至換到第20把刀為止。換句話說,這個行為表演她便要受到20次刀傷。

 

 

 

#Rhythm5

 

  《Rhythm5》是一次昇華表演,她在室外準備了一個大型的木製五角星,浸滿煤油並點燃了。隨後她把自己的頭髮和指甲剪下,投入火裡,像是某種儀式。表演的高潮便是她在腹部劃上了五角星的圖案,走進並躺在了火堆中間。但這次實驗,Marina認為是未完成的,因為她在表演中一度缺氧,失去了意識。

 

 

 

#Rhythm2

 

  《Rhythm2》也是Marina對自己身體極限的挑戰。這次她坐在一個房間裡,先後吞下了一顆僵直性患者用的藥丸和精神病患者用的鎮定劑。前後分別感受吞下藥丸後的身體變化,從不由自主地抽搐到停下,最後全身失去知覺將近5小時。

 

 

#Rhythm4

 

  在《Rhythm4》裡,她獨自全裸的坐在房間,將臉貼近一台工業用地強力風扇前方,風扇中有個攝像機,會全程將她的狀態和樣子錄下並轉接到另一個觀眾室內。表演最後,Marina則因吸入過多氧氣而暈缺了。

 

 

  《Rhythm 0》是在這些危險實驗後的片尾曲,也是最讓人瞪目結舌,甚至有些慘不忍睹。Marina從「有意識的讓自己失去意識」中跳出,將生命交到了觀眾的手裡。這個做法你會否質疑她太過大膽,甚至極端?在這場表演中,觀眾看似沒有任何責任包袱,但瞬間的念頭卻將埋藏在人性底層的陰暗面赤裸裸的暴露其中。或許你並不認同藝術家用自殘、在公眾地方裸露、甚至用極端的方式去詮釋或帶出信息,但在藝術的世界裡,想像就是最大的發揮空間。而行為藝術的張力亦可以遠超於其他藝術形式,這種只許呈現一次的現場表演無法被重現。如果你仍在思考若Marina不展開這個表演,觀眾便不會有如此行為時,別忘了,Marina只是開了一個頭,她並沒有指明每一個步驟,這是一場完全交給觀眾決定的表演,用她的一句話說,便是「I’m a mirror for the public.」

 

Marina Abramović Ted Talk About Performing Art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Be Inspired by 25

You May Also Like
#Art & Culture #藝術家 #行為藝術 #Marina Abramović #行為表演 #Rhythm 0 #Rhythm 10 #Rhythm 4 #Rhythm 2 #Rhythm 5
More on Art & Living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25周年慶
脫歐鬧劇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