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11/09/2020

Netflix新戲《我想結束這一切》:言說虛無,與虛無之不可言說

  《我想結束這一切》,到底「一切」(things)是甚麼,電影沒有提供很確實的指向。最表象的一層,當然是結束愛情關係,然而,透過一對情侶的長篇幅思辯,以及呈現中年清潔工孤僻而無望的生活,我們知道電影要講的結束,是指生命。

 

對結論的執迷與泰然

 

  電影在Netflix上架一星期,在香港的反應頗為兩極。不喜歡的,大多是因為無法理解故事到底在講甚麼,甚至可以說,這電影其實沒故事可言,所有鋪張的懸念到最後都沒有圓滿的解說。

 

  喜歡的,其實也不是因為看穿故事背後的「真相」(網上有許多不同的演繹),而是因為我們享受這迷失的過程,像多數龐大的哲思問題上,我們都得不到結論與答案,只能擁有大概的立場。

 

  我們接受生命的不圓滿,不得已,超越控制。從一開始的暗湧,到中段開始的崩塌,一度似回復秩序,其實不然。這是場衰老的如夢旅程,電影教我們第一身體驗痴呆。

 

  對白與自白的虛無,其實不在解決任何人世問題,而是我們對生命的惶恐,和敬重。

 

圖片來自Netflix

 

 

代入那未知的「她」

 

  整套戲我們基本上用女主角的視覺經歷,但我們對她的背景與設定卻是最模糊的,她的職業不斷改變,連她的外套顏色也改變了,反而男角跟他的家庭卻是清晰而固定。這個未知的「我」,可以是任何女生,以第二身審視那個已知的「我」。

 

圖片來自Netflix

 

  如果電影的本位其實是個男生,那是極致而徹底的傾慕,讓男生對女生的慾望,不是透過凝視,而是透過代入而產生。連「我」這主體,也不過是女主角的一次微不足道的偶遇。如此幻愛,扣人心弦。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精明外匯買賣三招「睇圖-比較匯率-預設提示」iOS / Android / Huawei

2021 SS Fashion Show

You May Also Like
#Netflix #影評 #我想結束這一切 #9月電影 #查理·考夫曼 #伊恩·里德
More on Art & Living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大國博弈
美國大選2020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