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2019-06-21

多管齊下防野豬

  港島西環及中環周三4小時內,有野豬連「環」出沒,其中以誤闖港鐵站的一隻野豬較為矚目。野豬闖入市民活動範圍非始於今日,但在非洲豬瘟的陰霾下,社會有需要再探討野豬對市民安全及公共衞生所帶來的隱患與危機。

 

  周三下午2時許,一隻身長約半米的雌性野豬自中環堅道竄至灣仔繞道附近花槽,才被漁護署擒獲;傍晚6時許,又有另一隻身長約1米的野豬從西環邨附近,逃入港鐵堅尼地城站,有報道更指牠曾撞倒一名年約50歲的女乘客。

 

  今時野豬誤闖市區,甚至闖入民居範圍亦時有所聞,但牠們在炎夏日間仍公然「誤」闖市區就有點不太尋常,大家現在應要問︰政府或社會有關持份者怎樣解決野豬闖入市民的生活範圍?

 

  政府現正就修訂《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以推出《動物福利法》展開公眾諮詢,社會傾向關注寵物權益及殘酷對待動物的罰則,至於個別動物種類,例如野豬,今時港人應怎樣處置,可能仍有頗大爭議。

 

  有人說,一個社會文明程度及道德水平的高低,可根據當地民眾怎樣對待動物來衡量。愛護動物,相信絕大部分港人今時均同此心,但野豬在市民活動範圍內奔竄時,難免會製造混亂及有機會傷害到老弱婦孺等,捕獲、絕育,再放生是否有效,尚待驗證,但野豬散布於鄉郊,絕育能否做得徹底,相信已不言而喻。

 

  野豬亂竄除可能會撞傷人之外,今時大家還要提防非洲豬瘟的危害。

 

  早前本港一個月內,接連發現兩宗非洲豬瘟,病毒雖暫未有迹象可由豬傳人,但以人類與豬基因有較高的相似度評估風險,「豬傳人」並非全沒可能。

 

  有人會問︰非洲豬瘟不是只會感染家豬嗎?自1921年,非洲肯尼亞首次有記載非洲豬瘟以來,至1960年代蔓延到南歐,而於1980年代在西歐仍有零星爆發,直至2013年傳到俄羅斯。

 

  當時聯合國糧農組織一份報告指出,非洲豬瘟最有可能是通過野豬大規模遷徙而傳入俄國的。雖然捷克兩年前才首次發現非洲豬瘟,但在茲林州就設總長約44.5公里的「氣味圍牆」,以氣味驅趕野豬,以防野豬接近疫區。事實上,2018年,比利時南部的野豬曾出現疫情,有32頭野豬被驗出有非洲豬瘟,而波蘭更早於2017/18年度獵殺近30萬隻野豬!

 

  筆者家住西貢,10多年來又分別在錦上路及粉嶺,營運有機農場,耳聞目見野豬出沒、跟野豬「交手」的經驗不少︰野豬較其他動物聰明,但野性難馴,獠牙又具殺傷力,要牠們與港人和平共存,香港可能便要效法捷克,建氣味圍牆。

 

  如用捕獲絕育?我們搜捕的效率卻似乎不及牠們繁殖效率之高;還是應該要聽從有些環保及關注動物權益人士的建議︰大家身穿防撞、防毒的盔甲外出?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更多為理發聲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野豬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25周年慶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