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1-08-27

吸金量更勝真人YouTuber!虛擬網紅拍廣告、收打賞、開演唱會,VTuber產業火速冒起!

  新冠疫情造就宅經濟起飛,當中最大受惠者除網購平台外,還有「VTuber」(Virtual YouTuber,虛擬網紅)。目前VTuber已發展為日本最火熱的新興產業之一,市場規模上看數百億日圓,近年更逐步開拓海外市場,令產值翻倍暴增。這種原本只屬於次文化中的宅文化活動,為甚麼能在全球擄獲大量網民的歡心?虛擬網紅公司又如何塑造出VTuber,搶攻這個新興市場?

 

Read More:  【後疫情時代】網上演唱會商機大爆發!善用AR、3D圖像技術加強音樂娛樂

 

49萬人觀看VTuber演唱會

 

  2021年7月1日,全球收入最高VTuber桐生可可(Kiryu Coco)舉辦網上告別演唱會,開播前已有逾20萬人在網上等候。直播前半段是桐生可可的歡送會,由多位隸屬同一經理人公司的成員,述說自己對可可的印象和感受,並獻上自己的祝福;後半段則是可可現場獻唱多首熱門歌曲,當作送給粉絲的告別禮物。兩個小時的直播期間,同時觀看人數最高達到49萬,可見桐生可可的魅力是何等驚人。

 

  桐生可可是日本虛擬網紅經理人公司hololive production旗下的當家花旦。根據YouTube頻道追蹤網站Playboard的資料,桐生可可2020年從觀眾手上獲得的打賞贊助金額,高達1,130萬港元,吸金量比全球最高人氣的真人YouTuber「Pewdiepie」高出5倍,位列全球之冠。事實上,2020年全球YouTube贊助金額排行榜上,首10名中只有3名是真人YouTuber,其他7名均是VTuber,而且全部都是來自hololive。

 

  hololive所屬公司是創立於2016年的COVER。這家初創企業原本的目標是,透過三維電腦圖像(Three-Dimensional Computer Graphics,3DCG)技術,把動漫作品中的角色3D化,進而展開各種商業活動。

 

  可是,COVER實際做下去後,卻發現動漫角色背後涉及非常複雜、難以處理的知識產權問題,因此嘗試轉型為虛擬網紅經理人公司——利用3D圖像技術,製作出完全原創的3D角色,跟著替這個角色招募「中之人」(即是VTuber幕後表演者),然後幫這個角色開設YouTube頻道,讓它搖身一變為VTuber。

 

桐生可可在2019年12月出道,能以流利英、日語對談,YouTube訂閱數逾140萬。她於2021年7月1日舉行的告別演唱會上,壓軸獻唱其原創曲《Weather Hackers☆》後,宣告正式引退。(圖片來源:翻攝桐生可可YouTube頻道)

 

YouTube 於2017 年推出贊助服務「Super Chat」,讓網友可以用金錢支持喜歡的YouTube頻道,現已成為不少YouTuber的主要收入來源。(圖片來源:翻攝YouTube官方影片)

 

鼓勵粉絲育成偶像凝聚忠誠

 

  在疫情肆虐的2020年,人們被迫滯留家中,容易產生社交孤獨感,極需心靈慰藉;VTuber雖然類似動漫角色,惟卻可每天跟網民直播、聊天,陪伴感強烈,時間久了就會變成網民的心靈依託,於是hololive得以借勢冒起。2020年5月,COVER取得7億日圓(約5,000萬港元)的融資,有足夠資金添置更多器材,為旗下VTuber提供更完善的3D技術支援。

 

  hololive的獨特經營之道是,採用「偶像育成」方式來塑造虛擬網紅品牌:旗下VTuber最初只有2D造型,當YouTube頻道訂閱數達到指定門檻後,始會為其製作3D模型。VTuber擁有3D模型後,才可以參與各式表演與娛樂活動。

 

  粉絲們看到VTuber在演藝活動上的努力身影,就會在YouTube平台以「Super Chat」(即贊助打賞)方式表達支持。這種由粉絲「課金」育成VTuber的做法,對提高粉絲忠誠度有很大幫助。2020年1月,hololive舉辦的「hololive 1st Fes」演唱會,旗下VTuber首次全員出動,成功吸引逾3萬名網上及網下粉絲付費入場觀看。

 

日本品牌找VTuber代言合作

 

  hololive又經常安排VTuber進行聯動直播,或共同企劃,務求塑造出同屬一個團隊的氛圍,希望粉絲能夠愛屋及烏,支持整個團隊(hololive旗下所有VTuber)而非個別成員。譬如, VTuber櫻巫女與兔田佩克拉在2020年11月合作發表原創歌曲〈佩克巫女大戰爭!!〉,贏得粉絲們一致好評。這種團隊合作經營模式的成效,完全反映在新晉VTuber之上:2020年8月出道的hololive五期生(如雪花菈米、桃鈴音音、尾丸波爾卡等),在YouTube首播時的訂閱數已達4萬以上。

 

  當VTuber人氣急升後,日本各大品牌開始找VTuber代言合作。例如,日清食品集團於2020年跟hololive旗下的兔田佩克拉、湊阿庫婭、大空昴合作,為其咖喱飯產品發表原創單曲〈咖哩飯 IN MIRCLE〉,並錄製成CD唱片,搭配在「日清咖哩hololive Special BOX Set」內,定價4,378日圓(約310港元),限量發售5,000份,結果瞬間售罄。

 

  又例如,日用品品牌花王在2018年找來另一虛擬網紅經理人公司彩虹社旗下的月之美兔,代言其衣用漂白劑,更特地舉行了一場現場洗衣活動,在社交媒體上引起一陣熱議。時至今日,拍廣告已成為VTuber背後營運團隊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

 

hololive旗下Vtuber湊阿庫婭、大空昴、兔田佩克拉為日清食品錄製原創單曲〈咖哩飯 IN MIRCLE〉,以宣傳其咖哩飯產品。(圖片來源:翻攝hololive的YouTube頻道)

噶嗚·古拉是「hololive EN」英語系Vtuber的最成功案例,2020年9月13日出道,40天後即達成百萬訂閱數的佳績。(圖片來源:Gawr Gura的Twitter帳戶)

 

VTuber熱潮席捲歐美市場

 

  hololive除經營日本本土市場外,自2019年起已積極耕耘海外市場,先後進軍中國、印尼、歐美地區。噶嗚·古拉(Gawr Gura)是hololive旗下最成功的英語系VTuber,出道40天即達到100萬訂閱數;踏入2021年7月,其YouTube頻道訂閱數更衝破300萬大關,成為全球最高訂閱量的VTuber。目前hololive旗下已有22名VTuber突破100萬訂閱數,年營收超過10億日圓(約7,100萬港元)。

 

  面對來勢洶洶的hololive,歐美地區首家虛擬網紅經理人公司VShojo於2020年正式創立,成功招攬多位有分量的英語系VTube,包括坐擁逾130萬訂閱的Nyanners,以及逾52萬訂閱的Projekt Melody等。

 

  另一方面,歐美著名真人YouTuber也被這股VTuber風潮所吸引,紛紛落場試玩。Pewdiepie近期多次以虛擬角色姿態在YouTube拍片,迄今起碼擁有3個VTuber造型;2020年YouTube觀看時數第二高的Pokimane,也曾製作與本人外形相似的虛擬角色。

 

2020年1月24日,hololive舉辦付費直播演唱會「hololive 1st Fes.“NONSTOP STORY”」,網上、網下觀眾人數達到3萬人以上。(圖片來源:翻攝hololive的YouTube頻道)

由電玩直播平台Twitch聯合創辦人 Justin Ignacio 成立的虛擬網紅經理人公司VShojo,在歐美市場站穩陣腳後,近日宣布向全球招募新的VTuber成員加入,被視為有意進軍日本市場之舉。(圖片來源:VShojo的Twitter帳戶)

 

VTuber入行成本絕不便宜

 

  然而,要成為VTuber,出道成本卻比真人YouTuber高出很多。如果想塑造具吸引力的原創角色,便要找專業畫師設計角色,跟著再找製作團隊創建2D或3D動畫模型,前置成本絕對不低。以日本為例,要製作一個較低成本的2D原創角色,開支約需20至30萬日圓(約1.42萬至2.13萬港元);若果創建一個3D立體角色,初始成本至少要175萬日圓(約12.42萬港元)。

 

  直播期間所需器材,VTuber也比真人YouTuber更複雜和昂貴:透過攝影鏡頭捕捉「中之人」的面部表情,再利用《FaceRig》等軟件將面部活動跟虛擬角色同步,從而控制VTuber做出相似的表情和動作。如果想讓VTuber做出跳舞、體操等全身動作,更需要動用最精準的全身動作捕捉系統,藉由靠感測器與攝影鏡頭來定位,硬件成本起碼要過百萬港元。

 

  隨著VTuber產業逐漸壯大,背後也開始衍生不少問題。2021年6月30日,彩虹社旗下的鈴原露露突然宣布引退。究其原委,鈴原露露的「中之人」有進行公開活動,以致真實身份曝光,受到惡意人士不斷騷擾,包括被人跟蹤、接獲威脅信等,讓她身心非常疲累,決定在合約期滿時不續約。Hololive亦爆出旗下VTuber遭受內部員工性騷擾的個案,令母公司COVER屢被粉絲抨擊未有妥善保護旗下VTuber。

 

《FaceRig》透過攝影鏡頭偵測用戶面部,並以3D模組動作呈現表情和舉動,是VTuber的常用軟件之一。(圖片來源:翻攝FaceRig官方介紹影片)

鈴原露露的中之人有進行公開活動,真實身份因而曝光,隨後遭到威脅信、跟蹤等騷擾,最終決定宣布引退。(圖片來源:翻攝鈴原露露的YouTube頻道)

 

VTuber的勞保與版權問題

 

  此外,VTuber直播時出現的遊戲畫面、動漫影像、或播放音樂,都有可能構成侵權行為。根據YouTube的版權規則,任何YouTuber在90天內收到3次來自品牌方的「版權警告」,便會被封禁帳號,這無疑是對VTuber的事業帶來致命性打擊。

 

  2020年7月,hololive旗下VTuber大神澪的兩段直播影片,涉嫌侵犯了卡普空(Capcom)遊戲作品《幽靈偵探》的版權,因而收到Capcom的兩次版權警告,只要再收到一次,其YouTube頻道便會被永久封禁。及至2021年3月,COVER宣布與 Capcom 達成版權合作協議,今後hololive旗下VTuber可以在直播時播放Capcom遊戲內容,始讓版權問題獲得解決。

 

  VTuber始終是近幾年才興起的新型產業,行規與法規尚未發展成熟,以致未能妥善處理相關的知識產權、勞工保障等問題。除此以外,VTuber還要克服技術門檻,並持續穩定地產出高質內容,才可衍生經濟效益。究竟VTuber產業是曇花一現的小陽春,抑或是宅經濟下的新榮景,仍有待觀望。


動作捕捉系統能夠通過微型感測器,即時捕捉人體動作,並能實時記錄和顯示動作捕捉效果,可應用於運動醫學、動畫及遊戲產業。(圖片來源:翻攝愛迪斯科技的YouTube頻道)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搶先申請】免費試用etnet強化版MQ手機串流報價服務! ► 立即行動

更多智城物語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Smart Living #智慧城巿 #VTuber #虛擬網紅 #宅文化 #次文化 #日本 #虛擬網紅公司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監管風暴
恒大困局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