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19-04-18

逃犯條例修訂陷死局,事少;香港陷萬劫不復之局,事大

  泛民議員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利用程序而拉布,是意料中事,但手法低劣,若情況未有改善,而變成無限時無限制拉布的話,香港將陷入萬劫不復的死局。

 

  因《逃犯條例修訂》而成立的法案委員會,在進行第一次會議中,要選出正副主席要主持會議。而根據規則,總要有人主持會議以選出正副主席,根據之前的安排,就是由議會中最資深的議員作主持,所以涂謹申便暫時作了主持。而他正正利用這個機會,進行無限時和無限制的拉布。

 

  泛民區諾軒指涂謹申(資深議員在委員會未選出主席前暫時執行主持)說張國鈞名字時,說了張國坤;又說林卓廷冒犯張國鈞⋯⋯泛民議員自己刻意製造機會,「挑戰」自己人而拉布,是無所不用其極。

 

  毛孟靜就以會議常規的安排,提出質詢,卒之「激發」建制派「加入」戰團。黃國健認為涂謹申無權而引起雙方罵戰,年輕的郭偉強沉不住氣,罵涂謹申「垃圾」,被涂謹申逐出會議廳。

 

  涂謹申借機暫停會議問法律意見,之後還決定休會,最終未能選出正副主席。

 

  工聯會郭偉強明知道泛民一定拉布,自己更不應跌入陷阱,給涂謹申機會趕自己出去,因而拉長時間。

 

  政治是妥協,有些時候互不讓步,一定是拖慢議會運作。看看英國國會,就英國脫歐一事拖拖拉拉了幾年,今年投票已經三次,仍未通過,這便是民主制度的「優點」。

 

  泛民又突然提出日落條款,若果成事,就一定要開展一個今次的法律程序,意味著另一個拉布序幕。

 

  任何事情,都有規律。政治對立,中外古今一樣,但若有人把所有事都推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不管是誰執政,一定會做出一些「規定」來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我多番強調《逃犯條例修訂》不可能像泛民所營造的恐怖情況,把被北京敵視的港人隨意「送」走。很可惜,泛民在回歸22年,從來不去找出一套與北京溝通,以推動民主發展的方法,反而事事反對,說北京干預。他們為甚麼「堅持」做反對派?

 

  請問在香港從政的人,不和北京溝通,又如何令香港民主有所發展?事事反對北京之餘,態度充滿仇恨敵視,試問北京又怎樣理解他們,視之為敵人是正常。對付敵人,只會想方設法全面打壓,結果是非建制派每反對一件事,北京便收窄一步……

 

  當北京收窄一步,非建制派必然反對,便對之後的每一件事也反對……令整個香港政治發展,推入一個惡性循環中。

 

  《逃犯條例修訂》,是一個我認為不是北京交給林鄭處理的任務,若真的通過不了的時候,將可能令北京不得不對香港政治發展充滿戒心。

 

  若《逃犯條例修訂》給拉布,通過不了,陷死局也不見得會件大事;但北京對一件不是由她主動的事,卻吃了死貓,她又怎會當沒事發生呢?她更不相信港人,當然肯定再不會重啟政改,亦可能採取更直接的方法,去把23條以基本法附件三形式,加諸香港。此外,甚至有可能在2047年前重新「檢視」在2047年後,香港特區行政區的某部分權力。

 

  香港將陷入萬劫不復的死局。

 

後記:

 

  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奇,在揭發了許多美國政府的違法行為後,被瑞典以「強姦」罪而通緝,他藏身在厄瓜多爾駐倫敦大使館七年後,被拘捕。對堅持揭露真相的阿桑奇被捕,這些泛民議員、記協和那份標榜新聞自由的報章,不是從來標謗、掛在嘴邊嗎?為甚麼今次竟然全無反應,不奇怪嗎?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更多政是有心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逃犯條例 #立法會 #泛民 #涂謹申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25周年慶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