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17-05-02

數字王國 帶虛擬鄧麗君返舞台

  在香港上市的視覺特效公司數字王國(00547)參與過無數荷里活大製作,近年虛擬人技術成為了該公司重點發展策略,在《奇幻逆緣》、《鐵甲奇俠3》等均大派用場。

 

  為將虛擬人引入亞洲,才30出頭的CEO謝安想到,將華人一代傳奇鄧麗君以虛擬人方式重現舞台,下月更在台北舉行《今日君再來:虛擬人鄧麗君音樂奇幻SHOW》。

 

當問到數字王國CEO謝安會給虛擬鄧麗君效果多少分數時,他直言團隊的功力和勤力程度讓他必評高分,「但拿我們的製作跟真實的鄧麗君來比較的話,我覺得鄧小姐是全球華人的THE ONE,這部分我仍會給很高分,但相對不算十分高分。」(受訪者提供圖片)

 

  虛擬人(Virtual Human)和虛擬實境(VR)乍聽之下似有關連,只是後者明顯比前者更被人們廣泛討論和應用。謝安表示,嚴格而言兩者關係不大,VR是讓用戶享受一種恍如置身現場的體驗。去年里約熱內盧奧運首次用上VR技術轉播賽事,大會的VR技術合作夥伴也是數字王國。

 

  而虛擬人則是將真人無法做到或無做過的事,藉電腦特效呈現於人前,在過去8年間,數字王國已在荷里活製作中用過多次,例如《鐵甲奇俠3》內空軍一號在半空爆炸後被扯出的乘客,其實是虛擬人。2008年的《奇幻逆緣》是數字王國第一套用上虛擬人技術參與製作的電影,老年畢彼特也是用虛擬人技術造出來。

 

電影特效省成本 忌濫用

 

  不過謝安認為,虛擬人還有其餘兩個重要的商業用途:在觀眾眼前重現已逝的人,以及保留藝人在其演藝生涯的美好時刻,有一天當他們不想或不能再演下去,仍有虛擬人繼續。就好像95年逝世的鄧麗君,下月將再度以虛擬人方式重現舞台。

 

於1995年逝世的鄧麗君,以虛擬人方式再現舞台。謝安笑言,希望能夠將虛擬鄧麗君帶到香港紅館。(陳子健攝)

 

  作為視覺特效公司,數字王國過去的業務模式相對簡單,有客戶找上門就去拍。對電影製作人而言,視覺效果製作費雖然不菲,但卻是減省成本的途徑之一,畢竟真的炸一幢樓,跟模擬大樓被炸,後者成本一定較低而且更可行。

 

  成本相對低、效果好,但謝安認為現今電影業出現視覺特效氾濫的現象。他以荷里活製作為例,有錢賺的電影,一是製作費少於2,000萬美元的小品電影,一是製作費1億美元以上的大製作,拍中檔電影基本上都要蝕本;過億美元大製作特效部分動輒佔整齣電影大約70%至80%。在90年代,大部分電影的特效部分,只佔整齣電影大約10%至15%。「很多人的理論是,最經典的電影,例如是《教父》,特效都不是很多,太多的特效,把電影最真的一面都抹掉。」

 

  謝安這位視覺特效公司掌舵人當然不會批評電腦特效運用,好評如潮的《觸不到的她》是他滿意之作,電影裏頭那座城市是虛構出來,卻於上海取景;《失蹤罪》的雪景也是用特效做出;《紙牌屋》第一季以華盛頓作背景,實情是在洛杉磯拍攝的。「用特效用得好,會令電影的質感變得很漂亮。特效不止是爆炸、外星人、太空船,而是可以把一條普通的街道,變得很有韻味。特效去到一個程度,是讓你完全感覺不到是特效;任何娛樂沒有科技的支援,我想都會遇到很大的阻礙。」

 

亞洲北美 各管新舊業務

 

  他認為,人們在過去50年欣賞娛樂的方式沒有大變化,唯一變化是移動裝置的廣泛應用。直至VR技術出現,人們可以恍如置身奧運比賽場館欣賞賽事,甚至在電影裏頭看電影而不用到戲院。真正廣泛應用到的話,或許很多行業都會沒落。「你要這樣想,也有很多行業會出來,要看看你如何跟上時代。」

 

  對他而言,最大的挑戰正是如何在維持傳統業務的同時,繼續有新發展。他表示,數字王國的創意總部在洛杉磯,製作總部則位於溫哥華,北美兩大城繼續專攻最擅長的視覺特效,再將所獲得的數碼資源用於VR發展;不論是VR抑或是虛擬人技術,均希望幫助到原來的視覺特效發展,而非將從視覺特效賺到的錢投放到新業務。而新創意業務基地將是亞洲,這多少解釋了為何數字王國會選擇在香港上市,「美國的技術和科技都比較領先,我們可能是業內前三或前五,但總會有同行競爭。同樣的實力在亞洲特別是大中華,就比較有優勢。(亞洲)成本較低市場卻較大,最重要是競爭者較少。」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更多行政人員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VR #虛擬實境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新型肺炎
The power of love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