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1-01-18

如美10年債息升上1.5厘

  美10年債息已升逾1.1厘,市場有估美10年債息會很快升抵1.5厘;原因是拜登派1.9萬億,較市場原預期的派7500億至1萬億,多逾倍。拜登只能靠發國債來支付這1.9萬億,國債發多了,債息便要升。

 

  債多,息升,是很必然的,但債要多幾多,才可以使息升多少?另外,息要升多少,才可以為股市產生多少壓力?這可以從歷史數據中,得到個端倪。

 

 

  中金公司以自1962年以來的歷史息率,標示出可能的股市PE(市盈率),縱向座標是PE,橫向座標是利率。基本上,1962至1980年,利率是在6至12厘;1981至2002年,利率是5至16厘;2003至2013年4月,利率是1.5厘至5厘;2013年5月至今,利率是1厘至3厘。

 

  今時低利率,PE可逾30倍,然在1981至2002年的相對高利率期,股市PE亦可達30倍,何故?一方面是利息較高,代表通脹會較高,資源股會價高,製造業的銷售,亦可以在一定的息率水平,較理想。另外,在息率未升至逾8厘時,製造業可以是在個經濟擴張、銷售好、盈利仍佳的情況,只有當息率升逾8厘時,才會滯阻了公司的盈利能力。

 

  所以,當今時美10年債息由1.1厘升上1.5厘時,美股未必受太大壓力。

 

 

  中金公司利用他們的估價模式計出,如美10年債息升上1.5厘時,美國標普500的PE,會由目前的30.5倍,回落至27.4倍,但一個關鍵變數是美國製造業的採購經理指數(PMI)。2020年12月時,美國製造業PMI是60.7,如這個PMI指數回跌至50,而美10年債息又在1.5厘時,美標普500的PE是要回至20,即要較現水平下降三分一,必然股災。但如果今年美製造業PMI升上70,又如何?在1.5厘的10年債息時,美股PE可能要升逾今時的30.5倍。但要美製造業PMI升上70,似乎是不可能。

 

  美製造業PMI在60水平區,應是頗高的,再升不易,也就是謂,按1.2厘的趨向線計,又以美PMI是於61水平而不再升,則目前的美股30.5倍PE,應達頂角,再升不易。而當美10年債一升破1.2厘,並向1.5厘進發,美股應受壓。

 

  但美股會真受壓?要看兩點:

 

  美公司將公布的業績有沒有驚喜,定有驚嚇;

 

  拜登派錢派得有幾快,愈快,就愈可刺激美經濟,亦即會刺激美PMI指數再升,但如果拜登要的1.9萬億,被參議院卡了,美股就不好看了。

 

 

  我們今時只知中國息高於美息,但從歷史上看,美10年債息和中國10年債息走勢可說是亦步亦趨,只在2020年4月後,中國10年債息才升多於美10年債息,所以期內人民幣便升。如之後美10年債息回升多,拉回至以前的中美10年債息差距時,人仔應回跌了。

 

 

  拜登在美國時間上周四(14日)公布1.9萬億刺激經濟資助,美10年債息立升逾1.13厘的近日高位,標普期貨立跌,但些少跌仍不足以達致股災。股災,是由於一些意料之外,或應可估到,但在事發時就無估到的事件所致。有甚麼事應估到?

 

  (1)美國內戰;

 

  (2)疫苗無效;

 

  (3)垃圾債券爆煲;

 

  (4)美國聯儲局失智。

 

  你估邊一瓣?

 

(投資涉風險,每投資者承受風險程度不一,務必要獨立思考。筆者會因應市況而買賣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更多缸邊隨筆文章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中概股回歸
新型肺炎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