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5/2018

做自己是藝術家的天性!別讓「埋堆文化」吞噬了你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Bosco Hong

    Bosco Hong

    畫廊總監,傳記作家。曾徒步六千多公里由香港到倫敦,於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母后舊居,晉見英國皇室眾成員。

    逢周三更新

    遊於藝

  埋堆是中國人千百年來的文化陋習,歷久不衰,即使現代社會,講求獨立思考,中國人還是傾向埋堆。藝術圈更甚,凡非我族群,其心必異;凡對方所畫的必差;凡對方所說的必錯。

 

  人類天生有說是非的基因,這是為了人類進化而存在。因為舊時通訊落後,透過說人是非,可以輕易知道何人是友、哪家是敵,進而聯群結黨,組織社團圍哄,壯大力量,互相交流心得,促成社會發展。

 

  這情況不只在中國,是全球一體的天性,但西方在發展過程中,也同時衍生出獨立思維,不會只聽一言,懂得全面探索,最終由自己定下判斷。

 

  可惜中國人卻在進化與社會演變的過程中,失去了一次又一次的機會,建立自身獨立思考的能力。

 

  

  在民國時期,由周肇祥、金城等人創立了《中國畫學研究會》。後又因種種爭拗,金城挖走二百多人另組《湖社畫會》。當時的齊白石因個性怪異,不喜埋堆,終被大家排擠,不受畫會所愛,但現在即是不懂畫之人,也聽過齊白石,卻無甚知道金城。

 

  中國藝術圈特別喜歡組織畫社,但每次最終淪為滿足口腹之慾的聚會,然後繼承毛澤東的志願:「凡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各成員在會內的大肆批評別人組織。想潔身自愛,只聽不說?中國人有投名狀基因,你不出手掟石頭,則別人拿石頭來掟你。

 

  很多希望成為畫家的人,又擔心在中國人社會不埋堆,不跟大佬,很多發展機會就會白白流失。偏偏很多藝術家忘記了做自己是藝術家天性的追求,結果圍哄在團體裏,做實事是次,談是非為主,在杯盤狼藉之間,舊雨新知互相認識,認識後結成關係網,然後是利益輸送與攀求。

 

  古往今來,大藝術家都是獨來獨往,像一頭猛獸在森林裏穿梭。猛獸可以有朋友,卻不會參與協會,遑論成為有利益關係的「猛獸覓食協會」會長,更不會見到有數頭猛獸互相爭奪這個會長之位,並以擔當這個會長為榮,以為這就是紫禁之巔。

 

  但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唐人街。有唐人街,就有地盤。有了地盤,就有大佬。有了大佬,就有勢力。但中國人遠渡重洋是為當大佬收保護費?藝術家是以成為中國中央某某協會會長為目標?抑或只望畫出好畫,讓人欣賞?

 

  有麝自然香,何必當風立,但不埋堆不等同沒朋友。特立獨行的人並不孤單,孤單的是流連在各個飯局聯歡中,卻忘記初心,不知自己所為何事的人。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The Beauty Insid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