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9/2018

談藝術沒用?一個地方若沒獨特的風格與味道,便失去了吸引之處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Bosco Hong

    Bosco Hong

    畫廊總監,傳記作家。曾徒步六千多公里由香港到倫敦,於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母后舊居,晉見英國皇室眾成員。

    逢周三更新

    遊於藝

  眾覽政府,由首長至三司十一局,有誰懂得藝術? 

 

  中國千百年歷史,從秦始皇與李斯起,各個帝王,以至下面各百文官,皆對藝術研究甚深。例如宋徽宗趙佶,他的《瑞鶴圖》,用石青色平塗出藍天,突破了宋朝之前以留白做天空的繪畫方式;其瑞鶴的形態,又超越了過去花鳥技法。去到清中,即使乾隆的藝術手腕並不高明,見《清明上河圖》末端留下幾筆「到處一遊」的字款便知,但他練就了一雙眼睛,鑑賞力超卓。毛澤東的詩詞,更不必多說,簡直一流。

 

宋徽宗趙佶的《瑞鶴圖》

 

  每個帝王,勿論功過,在他們管治之下,因好藝術,自能衍生出當期獨有的藝術風格與味道。就算是毛澤東時代,其別具風格的宣傳海報,也成了一個時代的潮流。至少,無情的毛澤東放手讓紅衛兵破四舊破得再紅了眼,掛在天安門的毛澤東頭像卻也成了一道符,嘴巴諗著急急如律令,把紅衛兵驅在紫禁城外,望著宮門還是不得而入。

 

  香港自英國獲得自主權後,香港政府親手毀壞了幾多藝術成就和機遇?起高鐵再困難,面對市民年又復年的抗議,十年內還是完成了。西九呢?十年又十年,現在 M+ 更開幕無望,同時又容許巨型醜陋的蒙古包戲曲中心,為整個西九龍帶來視覺污染,為甚麼呢?

 

  藝術向來是自上而下。上頭的品味如何,下游就有相類的風格,就像基因,醜的便醜,美的便美。因為凡間不知何謂好,好的東西都在天子身邊,所以才有人跟隨皇室品味。若天子品味惡劣,恐怕這將會是一國文化的惡夢。

 

  王爾德說過,藝術是沒用的東西。是嗎?大部分人旅行去某一地方,原因往往是基於那處漂亮,而非醜陋。為何國際機構都不願意搬進功能主義 (Functionalism) 的建築,而甲級寫字樓下的商場如太古廣場或 ifc,不以低成本的建築方法,如旺角中心為藍本,反而動用上億,只為裝潢設計?是因為地產商太有錢,多到亂花錢嗎?  

 

  一個地方首長與官員,如果無一精通藝術,到底會白白流失多少國際機會?或者,會讓幾多人不再願意到那地方?我只記得有次我去西九看展覽,聽到旁邊一群來港旅遊的鬼佬大笑:「屁!西九多出名,但山長水遠來看的,就是這些?」或許,他不是批評,是覺得不夠喉矣。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DIVA Peopl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