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4/2019

從文繡的故事中,看同樣被命運牽擺著的我們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Bosco Hong

    Bosco Hong

    畫廊總監,傳記作家。曾徒步六千多公里由香港到倫敦,於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母后舊居,晉見英國皇室眾成員。

    逢周三更新

    遊於藝

  聽到儲秀宮,你會先想到甚麼?我想到一個女生,名叫文繡。

 

  本就沒想過進宮的文繡,如果沒有被當時對結婚一事毫無興趣的溥儀,有意無意地隨便在被挑選過的四張照片中畫了一個圈示意、如果宮中沒有人因政治理由,希望溥儀選擇中另一位女生,即家傳户曉的末代皇后婉容、如果選了婉容,就不必選文繡,她會否有一個與別不同的人生?至少,她不必囚禁在宮中,當一位前後被冷落九年的淑妃。

 

  可惜歷史是沒有如果。

 

  最近有一冊記錄末代皇帝溥儀影像的書籍出版,裏頭有好些頁收藏了文繡的自然時刻。其中一張是她在婉容居住的儲秀宮外把玩著相機。

 

 

  她的樣貌很年輕,就像在中學時代對著新奇的玩意在研究的小女生。的確,她不美,但腹有詩書氣自華,那眼神和輪廓,在青澀之中隱隱有著智慧。

 

  她原本可以像普通人一樣,不用囚禁在紫禁城內。如果她沒有被圈中,可能已升讀北京大學,和蔡元培他們談論學術。唯獨命運偏偏選中了她,要她重覆帝皇家中千百年來的輪迴著悲劇。

 

  家世顯赫但寒苦的文繡,知書識禮並不受到溥儀所喜愛,他更希望是有婉容和潤麟陪玩。飽讀詩書的她知道復辟無望,勸他別再發夢,又加上婉容施手段爭寵,這當然讓溥儀愈來愈對她討厭。

 

  很多時候,文繡每天只能在請安時見見溥儀,其他時間,只能在長春宮中讀書刺繡渡日。

 

  只是多數皇妃都能死得其所,而她在歷史的輾壓下,人生中的最後幾年,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下當一位清潔工。她在四十多歲時因心肌梗塞,於十平方米的房間中悄然離逝,只用薄棺,草草安葬。

 

  那張黑白照,停留在1922年的一個中午,文繡含羞而笑,想必是因為相機鏡頭對正著她。她和我們一樣沒有辦法預視到自己將來的命運,而且她的命運從來不在她的手裏,一切都是順著潮流移動,像一葉汪洋中的孤帆,雖然偶爾可擺動帆布來改變航線,但更多時候是海洋說了算。

 

  天地闊大,人生渺小,其實我們不也像文繡一像,被命運牽連擺動著,就像西遊記孫悟空與如來佛對賭,說他能一筋斗打出他右手掌,根本一直在五指山中?

 

  我在儲秀宮前靜靜佇立著,當大家爭相在回顧延禧攻略的情節,然後趕緊掏出手機忙於selfie 打卡時,緊閉雙唇的我在心中嚎哭著,憶起文繡曾在此處悠然自得之僅有時刻:一年後即將有翻天地覆的改變,她是多麼的無辜地受到牽連。如果有時光機,我希望能轉到她的跟前,在儲秀宮下,為她的命運流一滴眼淚。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