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4/2022

岳敏君展覽「拈花一笑」:如回聲般的筆觸,在藝術的洪流裏,留存延綿的餘音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林靖風 Cyrus Lamprecht

    林靖風 Cyrus Lamprecht

    荒謬主義作家及TEDx講者、Central Saint Martins藝術理論及哲學系研究碩士,曾在倫敦Tate Modern及亞洲各地藝術展覽展出多媒體(雕塑、裝置、表演及攝影)作品,創作主題圍繞於孤獨與存在的命題。近期散文、小說及詩詞作品散見於「*CUP」、「虛詞」及「好集慣」等文學平台。

    Instagram:@cyrus_lamprecht

    夢囈之上

    隔週四更新

岳敏君作品(左起)「荒水」(2021年)、「早藍」(2021年)、「別光」(2020年)、「芙蓉葵」(2021年)及「百合花」(2021年)。圖片來源: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中國當代藝術家岳敏君於當代唐人藝術中心(Tang Contemporary Art)舉辦近十年來首個與畫廊合作的個人展覽「拈花一笑」,其中展出了著名的「笑臉」系列和全新創作的「花」系列作品。兩個系列的作品都似是各自在呼應著希臘神話故事中,納西瑟斯(Narcissus)和厄科(Echo)的經歷。

 

  納西瑟斯是一名全希臘最為俊俏的男子,他的美貌吸引了城內的女性展開追求。然而因為他性格孤僻,所以都逐一回絕了她們。其中一位追求者為掌管一座山脈的仙女厄科,她鍾情於打獵和嬉戲,在山谷裏總會傳來她的笑聲。在納西瑟斯拒絕了她的追求以後,厄科因為悲傷而讓自己化成了山中的岩石。人們於山谷之中,仍然會不時聽到她的回聲。納西瑟斯在一次經過池塘的時候,看見了自己的美貌而愛上池中的倒影。他因為無法擁有水中的影像而鬱鬱而終,在他死後池塘邊陲長出了一朵水仙花。

 

花的姿態

 

岳敏君作品(左起)「夏日花園」(2019年)、「拳頭花」(2020年)及「遠離」(2021年)。圖片來源: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岳敏君的「笑臉」系列一直為人所熟悉,大多對於這一個系列的詮釋,都是在訴說那一張笑臉是在反映90年代的中國人於社會轉型下的一種忐忑心境。在「花」系列開展了以後,岳敏君似是逐漸脫離了一種對於社會層面上的考量,而是蛻變為一種在於個人精神層面上的關注。在「花」系列的作品中,如「百合花」、「芙蓉葵」及「吊燈扶桑」等,他以不同性別、身分和服飾的人物作為主體;其中就是失去了於「笑臉」系列中,那一張在「別光」與「拳頭花」裏屬於藝術家自身的臉孔。「笑臉」系列就像納西瑟斯一般,擁有一張為人歌頌的臉孔。或許岳敏君在這一次「花」系列的創作中是為著把自己最具代表性的元素以物件掩蓋,測試觀賞者在沒有標誌性的臉孔下,人們還是否會接受他的作品。

 

回聲的證明

 

岳敏君作品「玫瑰花」(2020年)。圖片來源: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岳敏君或許想要擺脫納西瑟斯的影子,成為猶像厄科一般的存在。藝術家似是在透過「花」系列的作品摒棄了讓人為之傾慕的樣子,以回聲一般的筆觸在藝術的洪流裏,幽幽地留存延綿的餘音。作家三毛曾在音樂專輯「回聲」的文案中寫道:「回聲是一種恫嚇,它不停息的深入人心,要的不過是一個證明。」岳敏君在沉澱了十年以後的個人展覽中所表達的主題,並不是要為著批判社會上的荒謬狀況,而是對於自身作為一位藝術家在身分認同上的反思。

 

岳敏君個人展覽:「拈花一笑」

日期:即日至 2022 年 4 月 30 日

地點: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H Queen’s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80號10樓

預約按此處

 

參考文獻

 

三毛(1985)。《回聲:三毛作品第15號》。台灣:滾石唱片。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城爆炸「性」節目】《男男女女.嘉點情趣》由美女DJ及教授以客觀開放角度談性談愛、談情談趣。 ► 立即觀看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Staying Fit During Summer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