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6/2022

世界畫廊群展「逆形」:由繚繞的煙霧到如柔荑般的蛹,在邊緣掙扎的性小眾,守候著盛放一刻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林靖風 Cyrus Lamprecht

    林靖風 Cyrus Lamprecht

    荒謬主義作家及TEDx講者、Central Saint Martins藝術理論及哲學系研究碩士,曾在倫敦Tate Modern及亞洲各地藝術展覽展出多媒體(雕塑、裝置、表演及攝影)作品,創作主題圍繞於孤獨與存在的命題。近期散文、小說及詩詞作品散見於「*CUP」、「虛詞」及「好集慣」等文學平台。

    Instagram:@cyrus_lamprecht

    夢囈之上

    隔週四更新

圖片來源:世界畫廊。

 

  栽種在土壤裏的花朵守候著盛放的一刻,在四季輪迴之間承受著枯萎凋零的命運。胡適曾在詩作「希望」中娓娓道來:「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友人於北京西山所贈送的蘭花草在春天沒有開花,他卻沒有因而把它扔掉,只是默默等待著下一年的春天來臨:「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其中的賞析都在闡述詩人以蘭花草的生長比喻對於自由主義的嚮往,或許這一份正在萌芽的希望也在反映於現今社會對性小眾群體的關注。策展人鄭家醇(Cusson Cheng)集合十一位來自八個國家的藝術家在世界畫廊(Galerie du Monde)舉辦群展「逆形」(Retrograde),從而在現今社會主流價值觀中,探討當代同性戀文化、酷兒與性別政治等的性小眾議題。

 

不被允許的蛻變

 

Floryan Varennes作品「萬花班駁」(2020年)及「群」(2020年)。圖片來源:世界畫廊。

 

  薰衣草的香氣從畫廊的玻璃門縫竄出,這一種味道總是伴隨著姹紫的顏色。在展覽空間內,卻只看見散落在地上的一堆淺褐色的帶殼薰衣草,就如與其他的植物無異。藝術品在大多的時候都是不被允許觸碰的,但是在這一件由藝術家Floryan Varennes所創作的裝置作品「萬花班駁」,則是邀請觀賞者前來踏在薰衣草上,讓其釋放當中的香氣。藝術家的作品似是在呼應著一種「本是同根生」的概念,每一件事物都擁有著類近的起源,只是及後的成長都存在著各自的發展。

 

  同樣屬於Varennes的雕塑作品「群」的外型就如一縷煙霧一般,半透明的塑膠盔甲從薰衣草的位置匍匐延伸,形成一種似是白煙上升的形態。從遠距離觀看,雕塑像是一個在樹上懸掛的蛹,守候著蛻變為蝴蝶的一刻。當中的蛻變與成形的過程,就像是現今性小眾在社會中面對的掙扎。被邊緣化的性小眾以煙霧的狀態繚繞在一些本來被人忽視的角落,直到現在透過藝術家的作品緩緩地築成一個猶如柔荑一般的蛹。

 

下垂的植物

 

(左)曾建穎作品「春之祭」(2022年)及(右)Luis Xertu作品「For Your Love」(2022年)。圖片來源:世界畫廊。

 

  展覽中的作品在於視覺上可以被區分為「植物」與「下垂」的兩大類別,前者擁有著植物形象的作品如Naraphat Sakarthornsap的攝影系列「無知的感情」、Luis Xertu的布面丙烯畫作「For Your Love」及Rachel Youn的裝置作品「佔有」;後者如Ivana Bašić的雕塑作品「我也曾有成千上萬的閃爍纖毛,而我嶄新的、為大地而生的腹部正在重生 | 姿態三 (#3)」、曾建穎的紙本畫作「春之祭」及Dew Kim的裝置作品「Locked Up for the Future」則有著下垂的元素。大多的花朵只有在凋零的一刻才會呈現一種下垂的狀態,但是同時亦在反映了那一棵植物有著曾經盛放的時刻。每一個人在生命中都會經歷低落的時候,我們所期待的並不是死亡,而是等待著重生的來臨。

 

  美國詩人雪維亞.普拉絲(Sylvia Plath)在「發燒103度」(Fever 103°)中寫下:「溫室嬰兒在搖籃內,驚悚的蘭花/懸在懸浮的空中花園,」(Hothouse baby in its crib, The ghastly orchid/Hanging its hanging garden in the air,)詩人所談及的「驚悚的蘭花」本來用作引申一種無法消散的慾望;若是把詩句放在這一個展覽中作為詮釋,當中在搖籃內的「溫室嬰兒」或許就是代表著大眾,「驚悚」則是他們看待如「蘭花」一般的性小眾的感受。「懸浮的空中花園」是在表達性小眾的世界,在現今的社會中彷彿只是一種游離於幻想與現實之間的存在。

 

破繭成蝶

 

(左)Dew Kim作品「如何成為真正的後人類」(2022年)及(右)「Locked Up for the Future」(2022年)。圖片來源:世界畫廊。

 

  在一個藝術展覽中,視覺上的考量在大多的時候都會先於嗅覺的體驗,而聽覺則是伴隨著視覺元素的。然而在一個擁有既定印象的空間內,當一種超越視覺與聽覺的感官出現的時候,人們的注意力就會被吸引過去。當人們習慣了某一種狀態以後,就只會以為自己所認知的就是唯一的存在。觀賞者首先會被展覽內的薰衣草香氣和機械裝置所吸引,因而忽略了其他埋藏於角落的作品。當我們抽絲剝繭摒棄了在於表層上的欣賞,擁有著內在的藝術品亦有破繭成蝶的一刻。

 

  台灣唱作人張雨生在歌曲「再見蘭花草!」回應著胡適的詩作「希望」:「茶花櫻花滿山開/杜鵑木棉沿街栽/誰記得曾經有那一盆蘭花草」,大眾所認知的性小眾都會集中於同性戀文化上,然而跨性別、第三性別及性向認同等的群體議題,仍然需要得到更多的關注,就像是一盆蘭花草守候著盛放的一刻。任何性別的人都有著喜愛花束的權利,不需要在等待別人的認可才展現對於花朵的熱愛。

 

世界畫廊:「逆形」

 

日期:即日至 2022 年 8 月 13 日

時間:10:00—19:00 (星期日休息)

地點:世界畫廊 香港中環都爹利街 11 號律敦治中心 108 室

查詢按此處

 

參考文獻

Plath, S. (1965). Ariel (1st ed.). London: Faber and Faber.

胡適(1920)。《嘗試集》。上海:上海亞東圖書館。

張雨生(1994)。《卡拉OK Live·台北·我》。臺灣:飛碟唱片。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讀者專享獨家優惠】火速訂購etnet 28周年呈獻《線條下的香港.沈平鋼筆畫作》! ►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ArtInvest

Staying Fit During Summer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