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2018

政治藝術·藝術政治?一段相愛相殺的關係,上演一場激烈碰撞的戲碼

  • 收藏文章
  • Helena Hau

    Helena Hau

    不用華麗的措辭,只需簡單的字句,足以點綴生活的美。

    Editor

Text: Helena Hau

藝術,是發洩

 

  卡爾維諾曾說過:「因為壓抑,所以有寓言。當一個人無法明白表達己念時,便會寄情於童話。」寓言故事的藝術與當代藝術的呈現倒有幾分相似,說一些、留一些,再剩下一點空間給大家聯想。

 

  說起這個月,還真是多事。巴丟草被取消展覽,隨後流亡海外中國作家馬建本於大館舉行香港國際文學節講座也險被取消,結果已不是重點。「馬建事件」發生後,本地藝術家謝斐潛入大館,將美術館樓梯出自英國藝術家Ceal Floyer 2006年的作品「Mind the Step」告示改為「Mind the Mind」,以回應及發洩對事件的不滿與看法。作品改動雖不大,卻耐人尋味,尤其是發生在大館這前身為囚禁自由的地方,其語境顯得特別諷刺、足以將事件發揮得淋漓盡致。

 

Readmore:《在過滿的世界挖一個洞》:窺探大館的前世今生,走一趟自我救贖的旅程

 

相片授權於謝斐

相片授權於謝斐

相片授權於謝斐

 

  政治自帶沉重和複雜,這種特質非每個人願意去觸碰。本地藝術家白雙全常帶觀者走進一個天馬行空的世界,一系列富有創意的作品如《$132.30的神蹟》、《發誓與食生菜》及《等一個朋友》等生活看似不起眼的事情、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宗教文化,社運及政治議題都是他的靈感來源和創作主題。曾與他有過對話,得知他曾花了十年收集體溫的記錄也因有更想做的事而停下了,而那些更想做的事發生在雨傘運動時/後。他沒有太多表情、略帶些許沉重說道:「那段日子有很大的影響,不止是自己,相信每個香港人都是!」當時他走進法庭,用筆素描記錄審訊過程,不少作品亦就此誕生。談到此處,忍不住好奇問道:「做政治議題不累嗎?」他卻毫不猶豫地坦言:「不是累,反而是療癒、是發洩!」

 

  卡爾維諾說:「等時機一到,也就不再需要寓言故事,作家可以從事別種創作。」而他說的這個時機就是法斯政權結束的戰後。縱觀現今香港,相信寓言故事仍有存在的需要,而藝術或許就是他們寄情的童話世界,在壓抑底下尋回的一絲呼吸空間吧!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Love Philosophy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