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2/2019

HKMOA回歸:看《小題大作》、《原典變奏——香港視點》,聽藝術精品細說藝術館的故事

  • 收藏文章
Text: Helena Hau Photo: Daren Cheung

 

  常說香港是文化沙漠,卻出過不少名師和厲害的文化人,像學父饒宗頤、武俠小說泰斗金庸、詞壇教父黃霑、新水墨運動的先驅呂壽琨、王無邪、劉國松、靳埭強等等,他們有些雖不生於香港,但與香港的淵源和情懷卻為畫壇、甚或文化界造就了一次又一次的傳奇。

 

  闊別四年,香港藝術館於上月尾回歸並同時以11個展覽拉開帷幕,在重開之時,亦將不少重要的珍藏館藏再現大家眼前。早前和大家分享了其中一個最受矚目的展覽 ——《從糞筐到餐車:吳冠中誕辰一百週年展》,感受吳冠中用一生去訴說對藝術的熱誠後,今次想和大家分享的另一組展覽是《小題大作——香港藝術館的故事》和《原典變奏——香港視點》。

 

Readmore:HKMOA回歸:再會吳冠中——《 從糞筐到餐車:吳冠中誕辰一百週年展》

 

 

縱觀五十多年的起始至今

 

  《小題大作——香港藝術館的故事》,展覽如題,說的就是香港藝術館的故事。自1962年建館為起點,以五十多年逐步建立的各樣豐富收藏為主線,帶大家走一圈藝術館的起始至今。

 

  香港藝術館收藏主要以外銷藝術、中國文物、中國書畫、現代及香港藝術四個範疇為主,展覽《小題大作》就像是藝術館的精品展,展出精選的20件中國文物、書畫、外銷藝術、現代及香港藝術難得一見的珍藏,包括不少名家作品,如呂壽琨、林風眠、徐冰及吳冠中等人。展覽以暗室Dark Room形式展出,隨著音樂與投影,站在聚光燈照射的作品前,一邊觀賞作品、一邊閱讀旁邊的語句,讓你更容易進入作品背後的故事與意境。其中,吳冠中的經典水墨畫《雙燕》就有兩隻燕子投射在其中,旁邊配以如此字句「月湖老宅 粉牆黛瓦 燕子輕輕歸來 橫與直 黑與白 頃刻間成就了永恆」,閱著如此字句,賞著如此畫作,真想時間就停留在那一刻。

 

吳冠中,《雙燕》(Two swallows),1980年,水墨設色紙本

 

  走著走著,還會看見另一件鎮店之寶——《禪畫》(Zen Painting)。作品出自新水墨運動的先驅 —— 呂壽琨先生。他不僅在1960年代開始推行「新水墨運動」,「借鑒現代藝術創作的思想放在水墨裏」的思想更影響了不少人,包括靳埭強、梁巨廷、徐子雄、周綠雲等等……其半抽象風景畫,甚或「襌畫」都糅合了佛教的禪宗思想和西方的抽象主義表現手法,如他常用的紅點、蓮花芯去代表一種出於污泥而不染的意象。記得有一次與靳叔(靳埭強)的訪談中,他曾談及呂壽琨先生對他影響至深,他還記得呂壽琨先生經常鼓勵學生「師古、師自然、師心」的學習方法,即先吸收古人智慧,再吸收多點不同的現代藝術思潮,隨後試著用自己的方法演練出來,而不是只顧著一味臨摹古人去承傳水墨。這些,靳叔都視之為錦囊。

 

呂壽琨,《禪畫》(Zen Painting),1970年,水墨設色紙本

 

  作品《禪畫》就可以看見畫作結合了中國水墨的虛實和西方藝術的抽象元素,畫中紅點如火如花,簡練的筆觸和墨色堆疊出具層次的蓮葉,畫面、構圖簡潔,空舒寧靜中帶點熾熱。

 

  走到展覽最後,你會看見中國著名的當代及觀念藝術家徐冰最為人熟悉的作品 ——《天書》。 他的作品多以文字為主,一個個看似漢字的文字,「既讀不出來,亦理解不了」便是他典型的「偽漢字」。作品《天書》則由四千個偽文字組成,由刻板以至印刷足足花了四年才完成。文字通常帶有意義、表達著某種信息。看著徐冰的作品,或許你會疑問,這一個個不可讀且不可理解的文字有甚麼意思?文字意義上,它確實沒有意思;但從結構上,徐冰將漢字分拆再重新組合,你會否把注意力放在文字的形美或結構美上呢?巨大的藝術裝置以成冊和捲軸的方式呈現,大面積的從天花板由上鋪蓋至地面,置身於此就好像置身於文字的殿堂,而一個個不可讀的文字卻帶來了一個想像空間。

 

徐冰,《天書》,1987-1991,混合素材

 

徐冰,《天書》局部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Celebrate Year of The Rat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