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0/2017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性小眾並不罪孽深重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張山地

    張山地

    以為躲在黑盒子裏便能逃避現實的紛亂,卻按捺不住在步出光明後,把虛幻扣連生活,思考二三事,呼一口氣,繼續在狹縫中尋找生活的空間。

    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逢周二更新

    偽文青看戲

  「日本是很保守的國家,日本的同志還是很難出櫃。我希望這個情況能夠改善。」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Close Knit)的導演荻上直子在訪問中如是說。《當》以日本跨性別人士作為主角,更成為當地LGBT的教材。然而,電影沒有直白地為性小眾平權,而是用一個像編織般溫柔的方式去呼喊,疾呼著他們所受到的不公平對待,並講一個和性小眾相處的家庭故事。

  11歲的小友媽媽突然離家出走,本來缺乏家庭溫暖的她只能投靠舅舅牧生,而舅舅的同居戀人凜子是跨性別人士。小友本來不接受,但透過凜子的細心照顧,讓小友感受到家的溫暖。山田斗真的演出令人驚艷,完全拋開偶像的包袱,一舉手一投足都能自然流露出女人的嫵媚。

 

這不是罪孽深重的事

 

  對於小友來說,不論凜子是甚麼背景,她仍是一個新朋友,心思細膩的小孩能夠透過相處,便能分辨出這個人是否對自己真心。當然,凜子的背景對小友有一定的衝擊,產生抗拒和好奇心都是合理。

 

  電影所捕捉的生活細節,沒有驚險刺激的場面,甚至步調有點慢,這個過程讓觀眾能夠代入小友的視覺,慢慢了解和包容凜子。對於性小眾來說,最重要還是理解和包容。除了跨性別人士,還有同性戀。學校是社會的縮影,同學們以欺凌的方法對待同性戀者,讓他陷入孤立無援的位置,小友起初為了不被排擠而拒絕和男同學談話。

  電影運用對比的手法,以凜子和同性戀男同學的母親包容的態度作為對比,前者為凜子製作假胸,亦是啟發導演拍這部戲的原因;後者則過份保守,撕毀情書亦禁止他和「異類」來往。這看似十分偏激的態度,不就是保守派的態度?

 

  因此,小友一句「千萬不要覺得罪孽深重」流露出關懷,舅父以「就是喜歡上」、「能喜歡上凜子心地善良的人,我覺得很幸福」去描述對凜子的愛,輕描淡寫卻意義深重,性小眾不是異類,而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最後,你會發覺到,電影不是描述性小眾有多好,而是你被觸動的劇情,其實是非關性別,而是人與人之間的愛。

 

如何做人母親

 

  在生理上,凜子無辦法生兒育女,但是不是代表她無辦法成為一個母親?小友的親生媽媽對凜子的質問,認為她沒有經歷過女性的生理轉變,無法教育小友。這段除了突顯社會上另一種偽善(心裏說接受,但牽涉到自己的親人就抗拒),亦質問著觀眾究竟要有甚麼特質才能夠成為母親。

  當看到電影的中段,相信大家都心中有數。電影再次運用對比去論證,凜子為小友所用的一切,其實正正就是小友所需要的母愛,比那個一走了之的母親更加關懷她,聆聽她的需要。很喜歡結局澟子送給小友的禮物,十分幽默之中,隱含了兩個令人溫暖的意義,一是母愛的傳承,二是凜子在「超渡」之後,找到編織的新意義,能夠好好告別男兒身,用更適合她的身份去繼續生活下去。然而,當我看到凜子完全扮演著日本傳統女性的刻板形象時,我會思考著,這是不是代表著男和女的界線仍然十分清晰?當中會不會存有一些灰色的地帶?

 

電影預告片: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