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6/2018

《小偷家族》完美選角帶出家族的五味雜陳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張山地

    張山地

    以為躲在黑盒子裏便能逃避現實的紛亂,卻按捺不住在步出光明後,把虛幻扣連生活,思考二三事,呼一口氣,繼續在狹縫中尋找生活的空間。

    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逢周二更新

    偽文青看戲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新作《小偷家族》(Shoplifters)於剛過去的第71屆康城影展中,榮獲最高榮譽金棕櫚獎。香港的電影發行商反應十分迅速,定檔於7月5日公映,亦緊貼日本播放售票優先場,讓影迷能夠率先欣賞這部得獎作品。

 

  觀影過後,被主要演員的演技所觸動,再次以生活小事出發,講出家族各人的秘密,呼應導演過往的作品,探討親情以及刻劃社會貧窮階層面對的難題,五味雜陳,結局精妙但同時有種失落感湧上心頭。

 

 

  在東京的舊區,雙親雖然有正職,但仍要以小偷為生,一日好心收留被遺棄快凍僵的小女孩,由一家五口變成一家六口。他們沒有血緣關係,每個人都藏著秘密,他們每個人都是小偷,偷錢偷物資去應付生活,又或者,他們想偷的是親情。

 

六位演員演技大爆發

 

  是枝裕和在著作《我在拍電影時思考的事》中,曾表示「選角決定了作品八成的好壞」,《小》的選角是完美,主演的六位演員大爆發,不斷掀動觀眾的情緒。老戲骨的樹木希林不需多談有多厲害;安藤櫻的演出強大,單單是哭泣的一幕已經值回票價,每一下表情變化,就讓我感受到愈來愈重的悲傷感,影后寶座大概是她的囊中物;雖然我還是喜歡松岡茉優在《最終幻想女孩》(Tremble All You Want)的演出,但是她今次的演出還是讓人看到她的另一面,她一直都是一個很用力的女演員,今次用了「減法」的演出,和「妹妹」在鏡前的一幕,很輕但很有感情。

 

 

  2004年,《誰知赤子心》(Nobody Knows)讓柳樂優彌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影帝;《小》亦發掘到城檜吏這塊瑰寶。我一直覺得,在是枝裕和鏡頭下的小孩子,總流露著堅強的一面,或者是被迫提早成長,成為了大人。也許是背負著原生家庭的傷痕,由電影的一開始,他的表情和動靜已經十分世故,城檜吏總能把這個複雜的情緒流露出來,面對道德和親情的矛盾,那一種以口形講的說話,讓人心酸的。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