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7/2018

《水底行走的人》導演導人還是被導?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張山地

    張山地

    以為躲在黑盒子裏便能逃避現實的紛亂,卻按捺不住在步出光明後,把虛幻扣連生活,思考二三事,呼一口氣,繼續在狹縫中尋找生活的空間。

    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逢周二更新

    偽文青看戲

  在一連串的錯過之後,終於有時間去看這部紀錄片《水底行走的人》(i've got the blues),雖然場次愈來愈少,但還是很推薦大家趁早觀賞這部有趣的紀錄片。

 

 

  在《三生三世聶華苓》(One Tree Three Lives)後,陳安琪再以藝術家為拍攝對象,呈現人稱「阿鬼」的黃仁逵的面貌。阿鬼在藝術界方面有多重身份,分別為本土抽象畫家、電影美術指導、佈景設計、藍調音樂家、編劇、散文作家和攝影師。陳安琪就對阿鬼的畫家的身份十分有興趣,一心想呈現他的藝術觀和世界觀。

 

阿鬼讓紀錄片更好看

 

  人物紀錄片是否好看,除了看導演的功力之外,還是看被拍攝者是否有趣。阿鬼絕對是一個有趣的人,因為他的參與,令到整部片更加吸引;因為他對藝術或社會的睇法,不少金句值得回味,並很有啟發性,一針見血;因為他的不合作,常和導演開火,以玩世不恭的態度去指出導演的問題,讓人反思紀錄片的本質。

 

  這種充滿火花的互動,成就了最有趣的地方。

 

 

  阿鬼是個心水好清,而且對鏡頭擁有強烈敏感度的人,誠如開首所言,阿鬼透過攝錄機的設定,便已經說已想像到整套片的呈現。在和藝廊老闆對談時平排坐,便質問著導演這個設定的用意,這是紀錄片的中段,觀眾心裏大抵有個底,導演定必會否認。因為由開首兩人的衝突開始,導演都認為沒有刻意編排整部片的走向,而是隨心而行。貫穿全片,阿鬼都會有意無意地調侃導演刻意的安排,像「你能拿到你想要的素材」,在直接開火時,便會迫導演誠實地在鏡頭面前承認拍片的立場/慾望。

 

  幾次開火過後,有趣的地方,導演愈想阿鬼講出心底話,阿鬼反而將她一軍,用打爛沙盤問到篤的問法,迫她去思考,讓她慢慢透露出心底話。導演和受訪者的位置猶如調轉,不禁莞爾,同時亦能夠讓人反思紀錄片究竟是導演透過受訪者把口去講她想講的立場,還是真的是隨心而行?

 

 

  這不但是紀錄片要反思的問題,也是做人物訪問的人去反思的問題。的確,曾負責人物專訪撰寫的我,一半相信是預設設定,也相信一半是隨心而行,利用搜集得來的素材去呈現一個故事。

 

  在預設設定方面,本片可算是失敗的,但陳安琪還是能利用到她意想不到的素材去呈現阿鬼的故事,縱使觀眾未能知道他的畫作裏的意思,但對他的世界觀,還是有一定的認識。同時,按成品來看,還是印證了阿鬼的講法,本片的剪接充滿張力和戲劇性。

 

電影預告片: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The Beauty Insid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