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2022

雖身處於地上,卻像在洞窟!台中國家歌劇院:建築師伊東豐雄向人類創造的原始建築致敬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趙健明 Janice Chiu

    趙健明 Janice Chiu

    昔日本行公式計算,描繪機器圖紙;如今沉迷油彩丹青,向往築夢遠方。人生、旅途常誤入“歧路”,卻屢遇美景。地平線上,總有我的背影……

    建築.藝術.遠方

    隔周五更新

  2016年,集普立茲建築獎得主伊東豊雄建築生涯之大成的劃時代建築——台中國家歌劇院,歷盡11年艱苦卓絕的設計與建造後終於在台中市亮相。竣工的瞬間,伊東豐雄不禁感嘆自己的建築人生已整整轉了一圈——這是大師職業生涯中的一甲子。

 

  這件作品以人類最原始的「樹屋」、「洞窟」為設計意念,呈現出的是一座由58個曲牆、29個洞窟組成的有機建築,展現了自然的活力;光線從天井灑落,空氣與聲音穿梭在每個廳廊,讓歌劇院本身就是一場流動的歌劇。她既是本地居民活動的生活休閒場所,也是世界矚目的新表演藝術象徵。這座國際級的表演藝術中心不但是繼東海大學貝聿銘的路思義教堂後,為台中這座著名的建築之都開創了新格局,更迅速成為台灣的新地標,同時也是邁向世界的、台灣當代最了不起的建築奇蹟。

 

「美聲涵洞」——《伊東豊雄的劇場夢》觀念建築展

 

  伊東豐雄的理念,是要做出為人類、為生命而存在的建築。 直到如今,他依然念念不忘兒時居住在湖邊,一早被父親叫醒,從家中的二樓瞭望「水平虹」的絕美夢幻景色。那樣的美,便是他的「原風景」。這樣原初的,或是說被淨化過的美,深植於伊東豐雄的內心世界,並把這樣的意念以「美聲涵洞」的想像復甦在台中國家歌劇院的建築構想中。伊東豐雄堅信建築不是單靠「頭腦」思考的產物,那些索然無味的「格子狀工業化結構系統」是被他所捨棄的。而像台中國家歌劇院這樣自然系的仿生建築,才是伊東豐雄一生追求的建築原風景。

 

晚上的台中國家歌劇院

晚上的台中國家歌劇院

 

  與台中歌劇院不期而遇,是一種前所未見的建築體驗:這是一座需要用耳朵「聽」的建築,在完全沒有90度直牆的曲線空間,觀眾可以自由地穿越一窟又一窟的聲穴,感受來自不同角落的音響,猶如處於森林裏,大自然母親在對懷抱的嬰兒呢喃細語;同時也彷彿置身在不可思議的遠古諾大鐘乳石洞窟般,身體被大自然包圍着,那種被溫柔呵護的感覺,既不可意會,也不可言傳,只有親臨現場,才會感受得到。如果一定要用文字來表達的話,便是「雖然處於地上,卻像是洞窟」的空間,這是伊東豐雄「建築本來就和人的身體息息相關」的理念才能達到的境界。台中國家歌劇院只是在他的建築冒險生涯中, 充分展現了「身體性」理念的一件作品,是在向人類最初創造的建築致敬。

 

「雖然處於地上,卻像是洞窟」

充分展現了「身體性」理念的作品

 

  台中國家歌劇院的外觀更是別出心裁。就「洞窟」而言,以從內部延伸出來自然形成的剖面狀態的直接呈現,來作為建築物主立面的外觀。這種巧思既營造了建築物的外型,但卻又不是有意為之的外型表現——一切都順應自然。

 


台中國家歌劇院主立面

 

  正如設計者與人們所共同期許的那樣,台中國家歌劇院既是表演藝術場地,也是空間藝術建築。伊東豐雄認為,建築就是一份創造讓人們得以集合之場所的工作,所以希望到訪此地的人,不論他們是否特地來到這裏閱讀、聽歌劇,又或者是否覺得自己處於自然當中,只要在這裡能讓自己的身體得到充分自在的展現,能夠對此訴諸五感的美麗空間產生認同感,那麼透過身體的溝通便得以達成。

 

前所未見的建築體驗

6樓空中花園

 

  「歌劇院內最特別的角落莫過於三面曲牆上的大型台中市鳥白耳畫眉的藝術裝置,旋繞在白耳畫眉周邊的粉色群蝶其實是每一個參與歌劇院建造工程人員的側臉剪影,設計師伊東豊雄的臉譜粉蝶靜靜地停落在畫面的一角,仰望著聲穴裡的天光。」——台中國家歌劇院官網。

 

群蝶其實是每一位參與歌劇院建造工程人員的側臉剪影

設計師伊東豊雄的臉譜粉蝶

自在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城爆炸「性」節目】《男男女女.嘉點情趣》由美女DJ及教授以客觀開放角度談性談愛、談情談趣。 ► 立即觀看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Staying Fit During Summer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