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2/2022

透納超前於印象派的巨作:《雨、蒸汽和速度—西部大鐵路》,描繪現代文明的首幅作品!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趙健明 Janice Chiu

    趙健明 Janice Chiu

    昔日本行公式計算,描繪機器圖紙;如今沉迷油彩丹青,向往築夢遠方。人生、旅途常誤入“歧路”,卻屢遇美景。地平線上,總有我的背影……

    建築.藝術.遠方

    隔周五更新

  1844年,透納(William Turner 1775 - 1851)的新作《雨、蒸汽和速度—西部大鐵路》(Rain, Steam, and Speed - The Great Western Railway)在皇家藝術學院展出時,產生了令人震驚的效果。畫面中,一列在梅登黑德鐵路橋(Maidenhead Bridge)上的火車疾馳在雨霧和朦朧的蒸汽中。鐵軌上一隻若隱若現的野兔正在絕望奔逃,試圖在被這個現代文明產生的「怪物」碾壓之前逃出生天。 盡管人們用震驚和不解的語言來表達他們的反應,但還是奔走相告,建議在火車衝出畫面之前,趕快去看看這幅以現代文明為主題的首幅作品。透納畫中的時代氣息,引發人們在疾風暴雨的工業時代來臨時,面對生活慣性備受衝擊的思考。

 

透納 《雨、蒸汽和速度—西部大鐵路》,1844

布面油畫 | 91x122 cm | 英國國家美術館第34馆藏

 

  這幅畫產生於鐵路最令人興奮的時期,也是維多利亞的黃金時代,它代表著英國工業革命和大英帝國的峰端——現代性、工業革命、蒸氣、權力和變革。透納擁抱這個時代,以其對水氣瀰漫效果掌握的揮灑自如,著力表現雨中飛馳的火車磅礴的氣勢,以及自然力和蒸汽機車威力的較量:不管你喜歡與否,改變已經到來,趕不及解釋了,快上車,跟上時代。

 

18世紀中葉行駛在大西部鐵路上的火車頭及車廂

Didcot Railway Centre鐵路博物館內的古董列車

 

  在畫布上營造速度感,在1844年可謂一次大膽的嘗試。「透納號」列車咆哮著穿越雨霧和蒸汽,結實而黑黢黢的蒸汽機車在氤氳的汽霧中撲朔迷離。透納不屑於準確地描繪火車的細節,那不是他要的。他想給觀者各種體驗的交織:緊張的色調和瞬息的光影,列車在蒸汽和雨霧中呼嘯而出,在模糊的景物中風馳電掣地迎面向我們飛撲過來,然後在片刻之間衝出畫面……,這就是透納成功營造的令人信服的速度效果。

 

梅登黑德鐵路橋

畫中左邊的石拱橋

 

  在這幅畫裏,我們被水氣籠罩,在朦朧雨雾中依稀看得見城市、道路和橋樑。美麗的自然景觀被鐵路無情地分割開來,敞篷的車廂與泰晤士河上盪舟的情侶、河畔的舞女和犁田的農夫等古典人物同框呈現,但所有的景物幾乎都辨別不出明確的輪廓和線條。藝術家George Dunlop Leslie回憶兒時目睹透納在繪製這幅畫時的情形: 「他使用了相當短的畫筆,非常凌亂的調色板,並且站得很靠近畫布,似乎是在用他的眼睛和鼻子以及他的手作畫。 當然,他會反覆走回去研究效果」。畫面上虛無的中央,金、棕、藍的色調烘托出雲彩和蒸氣, 雨點是由鉻黃色油污塊用塗色刀拍打在帆布上;陽光穿過厚塗顏料的雲層透出來,明亮的筆觸像著了魔一樣,你會期待下一分鐘就有彩虹出現。

 

河上蕩舟的情侣

河畔的舞女(或是向列車打招呼的人們)

列車前方路軌上絕望奔逃的野兔

 

  大師晚年著重於繪畫形式的探索,更著迷於對光和自然物象微妙變化的抽象表現,進而逐漸放棄景觀及實物的細部描畫。粗放的筆觸、形體的消解及柔和色調啟發了幾十年後的法國印象派畫家,尤其是莫奈曾經相當仔細地研究過他的技法。人們也從透納大膽前衛的作品中看到了印象主義和現代抽象繪畫的發端。

 

《雨、蒸汽和速度—西部大鐵路》中的敞篷列車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加息周期唔使急,最緊要定!各大銀行實時「定存息率大比拼」► 即睇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名廚煮場

Unwrap yourself a joyful Season!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