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1/2017

點評幾件拍品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最新的一輪秋拍在中國大陸各大城市和香港陸續展開,眾多一線、二三線拍賣行各出奇謀、各顯神通,務求在逐漸萎縮的拍賣市場分到一杯羹。看真的,這其實是一個群魔亂舞的亂局,不懂行而又愛聽消息的競拍者,很容易便墮進奸商設下的圈套。

 

  根據大象視界報導:「十二月初,北京榮寶拍賣和香港著名瓷器鑑賞家翟健民團隊進行了深度的合作,奉獻了一場高水平的「老窯」瓷器拍賣。專場所呈現的數十件「老窯」瓷器,幾乎件件都可圈可點,其中還不乏在全球拍場尋覓一二十年都未必能夠淘到的稀罕之物」云云。

 

  我看過拍賣目錄,他們口中的所謂「幾乎件件都可圈可點,其中還不乏在全球拍場尋覓一二十年都未必能夠淘到的稀罕之物」,其實都是行貨,即是普品,有些還不開門。

 

青白釉鏤空香薰   來源:北京榮寶

 

  其中一件拍品「青白釉鏤空香薰」,根據大象視界轉述:「翟健民老師說,這種屬於北宋晚期南宋早期湖田窯的精品,香薰是湖田窯中十分稀有的品種,而類似的藏品存世大多數是殘器,完整的極為少見。」

 

北宋 青白釉鏤空香薰  來源:J.J. LALLY & CO

 

  青白釉鏤空香薰是比較少見,極為少見是言過其實,因為我小小一個行家也買賣過十件八件,在全球的拍賣巿場還經常可以看到,Jim Lally也曾經賣過一個非常漂亮的青白釉鏤空香薰。

 

  北京榮寶青白釉鏤空香薰釉色偏白、釉光偏暗,邊沿很多地方釉層剝落,紋飾也沒有任何特別之處,總體看只是值幾萬元的貨色,400,000-500,000元的估值是想搶錢。

 

元代鈞窯膽瓶   來源:北京榮寶

 

  另一件我特別想講的拍品是編號3544元代鈞窯膽瓶。

 

  不論是北京榮寶還是大象視界,同樣指出此瓶曾於香港蘇富比2015年 12月3日拍出。現在的競拍者如果翻查拍賣結果,當然會找到當時的成交價是1,125,000元港幣,跟北京榮寶的估值1,600,000-2,200,000元人民幤相差不遠,看似合理。他們沒有說的是鈞窯膽瓶的買家當年沒有提貨,因此今年再拍一次,最終以325,000元港幣成交。

 

  此瓶的最終買家是誰?你懂的。

 

  我不敢講北京榮寶、翟健民、大象視界意圖瞞騙買家,但蓄意隱瞞來源、成交價的指控是逃不掉的。

 

  最終買家既然知道鈞窯膽瓶於2015年 12月3日拍過一次,不可能忘記了自己只付了325,000元港幣,對不對?

 

  在這個資訊無比發達的年代,妄想盡掩天下人耳目的人,都是傻瓜!

 

  鈞窯膽瓶於2015年 12月3日的估值只是40,000-60,000元港幣;今年的估值亦只是80,000-100,000元港幣。這麽低的估值是因為蘇富比認為它不開門?

 

  鈞窯膽瓶的胎是紅磚胎,與一般北宋鈞窯珍品的淺灰色胎相差十萬八千里遠;圈足之內不掛釉,亦不可能發生在高檔次的北宋鈞窯器身上。如說是元代的東西,元代鈞窯器是斜刀修足,不會是平刀,這是時代特徴,例外百中無一。

 

     北宋、金代鈞窯器的釉面一般平滑、釉色比較均匀;元代的釉面多氣泡爆破孔,看上去凹凸不平,釉色有深有淺,並不均匀。如鈞窯膽瓶的釉色,大象視界美稱為「釉面氣泡與飄雪,花狀粒點相互交織,自然之美不言而喻。」其實,這種釉色是器物不開門的特徴,並非甚麼「飄雪」。

 

金/元鈞窯梅瓶  來源:J.J. LALLY & CO

 

北宋晚期/金早期鈞窯天青釉紅斑玉壺春瓶  來源:佳士得

 

 

  佳士得將於11月29日拍賣一支「北宋晚期金早期鈞窯天青釉紅斑玉壺春瓶,估值1,500,000-2,500,000元港幣。

 

  為了觀摩、學習,我専程前往灣仔會展中心,上手看一看拍品。玉壺春瓶釉面比較乾澀、有蠟質,應是經過清洗、上蠟工序的出土器物。天青釉色純正,有大小不同的蚯蚓走泥紋;紅斑發色自然,器型端正,重量適中。薄胎是淺灰色,平刀修圈足,圈足內滿釉,符合北宋晚期金早期鈞窯的工藝裝飾風格。

 

  此瓶沒有收藏歷史,但不失為一支値得收藏的鈞窯器。1,500,000-2,500,000元港幣的估值略低,正好讓有心人碰碰運氣。

 

北宋 耀州窯青釉刻蓮紋執壺  來源:佳士得

 

北宋 靑釉刻花執壺  來源:香港大唐西巿

 

  同是執壺,佳士得的耀州窯青釉刻蓮紋執壺估值400,000-600,000元港幣,香港大唐西巿的靑釉刻花執壺,估值卻是5,500,000元港幣。兩者有何重大分別,因為大唐西巿的帶蓋、有證書,佳士得的兩者皆沒有?

 

  原來佳士得的執壺柄曾經斷裂、口沿有修補和再上色、流的上半部有大面積的修補和再上色,這就怪不得兩支執壺的估值相差那麽遠。

 

  耀州窯東窯執壺傳世數量甚少,帶原裝蓋的就更少。大唐西巿的執壺估值5,500,000元港幣是偏高,我認為如估值2,000,000-3,000,0000元港幣便合理得多。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