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6/2020

孰真孰假重要嗎?漫談兩支乾隆貫耳瓶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2014年3月20日,紐約佳士得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專場上拍一支「清乾隆粉青釉纏枝花卉紋貫耳瓶」。這一支貫耳瓶傳承有序,又曾經於伯明翰市藝術館長期展出,因此來源可靠,最終以超過低價3倍的1,205,000美元成交,折合港元約9,330,000。

 

清乾隆粉青釉纏枝花卉紋貫耳瓶 來源:紐約佳士得

 

  仿宋代龍泉青瓷的清朝官窯器為數其實不少,但如這一支貫耳瓶一樣以四朵暗刻纏枝花為主要紋飾的粉青釉瓶並不常見,再加上器型規整、比例適中、狀態全美,拍出1,205,000美元並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清乾隆粉青釉蓮花紋貫耳瓶及底部  來源:法國老牌拍賣行

 

  法國一間老牌拍賣公司將會於6月22-23舉行亞洲藝術專場實體拍賣,其中一件拍品「清乾隆粉青釉蓮花紋貫耳瓶」引起我的興趣。此瓶估價100,000-150,000歐羅,估價略低,我因此相信這樣低的估價將會引至大量強國人意圖「食仙丹」(檢漏)的濃厚興趣。

 

  佳士得的貫耳瓶以暗刻纏枝花為主要紋飾,法國老牌拍賣公司的一支以暗刻蓮花為主要紋飾,看似好像是姊妹瓶,細看卻有很大分别。佳士得那一支刀工俐落,紋飾布局清晰;另一支的刀工有點拖泥带水,紋飾布局亦顯得雜亂無章,最大的敗筆是雙貫耳比較小,掛在瓶頸的位置亦太低。另外,透明釉的玻化程度太高,反光太强,主要紋飾藏有一點炭屎亦甚少出現於官窯器上,而圈足露胎處的胎色太過粉白,不沾一點污垢也令人産生懷疑。這種單色釉官窯器的高仿,可以仿到九成五以上像真,不上手細看,很難說得清楚。

 

  老實講,我對小型拍賣行的所謂專家心存偏見,他們看書多過看實物,因此見識不廣;有些大拍賣行的專家亦如是,理論說得頭頭是道,一到見真章的時刻便胡說八道。這麽多年來,我跟不少拍賣行的專家交過無數次手,令我啼笑皆非的所謂專家比比皆是。

 

  因此,拍賣行專家的說話,亦即是拍賣目錄的描述,我從來不信,我只相信自己雙眼。中國大陸藝術媒體寫的推介文章我更加視如放屁。外行人收了錢為某些似是而非的拍品寫評論文章,開口閉口都說是「大漏」丶「疑似大漏」,唯一目的是引誘不懂行、錢多人傻的人舉牌競拍。中國大陸藝術媒體這種下作,屢見不鮮!

 

  我仔細比較兩支貫耳瓶,佳士得那一支無疑是開門的;法國老牌拍賣行那一支,我從造型、胎丶釉、暗刻紋飾方面細看高清圖良久,我竟然不能說服自己它是一支開門見山的乾隆,但它的估價又如此吸引,如何是好?

 

  可否不理真假,落一個「仙丹價」的標,有没有機會食到仙丹?現在的拍賣行業最講究拍品的來源,只要有來源,假亦當真,因此愈來愈多人為假拍品製造來源,將真收藏貼紙貼在假器物底部是一招;作故事穿鑿附會又是一招,正是「橋」不怕舊,最緊要有蠢人受!

 

  這樣的似假似真拍品,只要成交價偏低就行。買入之後花一點錢找中國大陸藝術媒體寫一篇鱔稿大吹特吹它是傳承有序的「大漏」,再送去中國大陸的一線拍賣行拍賣,說不定拍出10,000,000人民幣也未定。現代的拍賣遊戲是這樣玩的,信不信隨你!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Watch Trends 2020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