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9/2020

收藏黑釉盞:建窯茶盞的前世今世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南宋建窯茶盞是民窯,是普羅大眾常用的喝茶、鬥茶用具,亦是非常普及的陪葬品,因此有大量出土的建窯茶盞在市場上流通,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價格從幾百元到幾千元不等,上萬元的都是稀有品種,如帶款的、禾目天目、油滴等等。

 

  上世纪九十年代,大量出土的建窯茶盞運到香港發售,最大的集散地是上環永吉街誠利商埸。當年的走私客賣建盞,不是逐一標價,而是不理好醜,以十隻八隻一起計價,當中大部分是普通貨色,但偶然會有漏網之魚,行内人稱為「眼」的貨色。有一次我在誠利商埸一間店舖内,放眼所見是四五十隻建盞放在一起,我挑選了十隻之後問價,忙於「鋤大弟」的大圈仔只用眼尾瞄一瞄便開價一萬,我二話不說便用鋪满地的紅色草紙逐一包好,放在手抽袋内,付款之後帶走。大圈仔不讀書,没文化,以為建盞是民用粗瓷,只有好壞之分,没有美醜之別,當然更不知道「曜變天目」在日本被譽為國寶!

 

  十隻建盞之中有九隻是「兔毫天目」,餘下一隻是帶銀毫的「禾目天目」。當年「兔毫天目」的市價是幾千至一萬元一隻,主要看黑釉是否夠黑、啡色兔毫的多寡和分佈情況:「禾目天目」除了看黑釉是否夠黑,還要看銀色兔毫是否佈滿全盞、令人着迷。

 

  盗墓賊、走私客、大圈仔一直以來都當建盞是民用粗瓷,眼尾都不瞄多一下,是美是醜當然亦沒有硏究,出貨手法亦好像De Beers賣鑽石一樣,買家要買便一堆一起買。

 

  買建盞,是「阿一」都懂的事,因為當年基本上沒有假貨。一隻建盞能否賣到好價錢,卻有點考眼光。經我手賣出的兔毫建盞,沒有一千也有幾百隻,是我可以維持營運的主要收入來源;「禾目天目」卻是甜品,不是時常有得吃,但吃時一定滋味無窮,因為一隻「禾目天目」賣幾萬元是輕而易舉的事。

 

  土豪炫富用「成化雞缸杯」喝茶,將雅事變俗事。我沒有「成化雞缸杯」,只能用「禾目天目」喝鐵觀音,附庸風雅一番,不亦快哉?

 

  進入千禧年,強國崛起,强國人口袋多了錢,亦開始附庸風雅玩古董。別的不說,只說建盞的市場價格便一路上揚,由幾百至幾千,再由幾千至幾萬元一隻,最近的行情是有一個台灣收藏家問我還有沒有兔毫盞,他願意出十萬港元買一隻。

 

  我給他看一隻「禾目天目」的相片,他即刻兩眼發光,搶着要買,我叫他出價,他說隨時可以出二十萬港元買一隻,我回答說:「價錢相差太遠啦!」

 

新仿曜變天目盞  網上圖片

 

  建盞有價有市,千禧年之後古董市場上便湧現大量仿製品,尤其是名貴的品種如「曜變天目盞」、「油滴天目盞」的高仿品。2016年12月,一個叫橋本浩司的日本人带同一隻「曜變天目盞」出現於一個日本鑑寶節目《開運鑑定團》。他宣稱「曜變天目盞」是曾祖父於明治時代時,向戰國武將三好長慶子孫購來的物品。有趣的是日本「磚家」島誠之助表示,橋本浩司帶來的古董就是國寶級寶物,認定這是全球第四件「曜變天目盞」,並給出2500萬日元的鑑定價格。筆者按:「曜變天目盞」如是真的,市埸價格以億港元計,不可能只值大約160萬港元。由此可見「磚家」一般除了知識貧乏,亦不懂市場價格。

 

  更加有趣的是,節目播出一年後,一名中國福建建陽的61歲陶藝師李欣紅表示,「曜變天目盞」是她在做學徒打工時造的,當時只賣了80元人民幣。此新聞一出,吃瓜群眾和花生友無不嘩然;另一邊廂的橋本浩司誠信破産,而日本「磚家」島誠之助則顏面無存,可幸他没有切腹謝罪!

 

  新的和舊的建盞其實不難分辨,最重要的是看皮殼。舊的建盞一般都是出土之物,釉光比較暗啞、乾澀,甚少光澤。市面上出售的建盞絕大部分經過打磨、抛光、上蠟工序,因此光亮如新,不可不知。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精明外匯買賣三招「睇圖-比較匯率-預設提示」iOS / Android / Huawei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ing Alone Together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