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2022

不讀書、不研究,一味用耳朵搞收藏,很容易成為冤大頭?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古董投資秘笈

    逢周二更新

  搞收藏說易不易,說難不難,主要是靠自己,不能假手於人,但偏偏不少搞收藏的人不讀書、不硏究,一味偏聽拍賣行「專家」的說話,花大錢收了一屋似是疑非的古董文物,成為笑柄。

 

 

  最近香港蘇富比成功以14,500,000的落槌價拍出「清乾隆和闐青玉御製詩寒山聽雪閣山子」。對於這件拍品的真偽,我認為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值得探討一下。

 

  有讀者指出六首刻在玉山子的詩是御製詩,並非御題詩。這個說法是對的。御製詩是乾隆詩癮大發時創作的詩;御題詩是指乾隆專為某一件古董文物,可以是書畫、玉器、瓷器等等而創作的詩。「乾隆御題」這四個字在不少古董文物上,尤其是書畫,都可以見得到,但拍品上卻没有,因此可以推斷乾隆六首《聽雪閣》詩並非專為拍品而創作。

 

  乾隆確是在不同時間創作了六首以「寒山聽雪閣」為題材的《聽雪閣》詩,但他最終有没有命造辦處的工匠將六首《聽雪閣》詩刻在一件玉山子上呢?這個《清宮檔案》没有記載。而我的理解是没有記載便是根本没有的一回事!

 

 

  那麽,拍品出自何處?

 

  第一,可能是六首刻於玉山子上的《聽雪閣》詩是於清朝後刻。即是玉山子造於前,六首《聽雪閣》詩刻於後。御製詩非常人可以見到,偽托乾隆之物是大不敬的罪名,可以殺頭。我因此認為玉山子造於清朝,六首《聽雪閣》詩後刻於清朝的可能性並不高。

 

  記載六首《聽雪閣》詩的《乾隆御製詩集》在何時刊行是一個關鍵。在之前,没人知道乾隆創作了六首以「寒山聽雪閣」為題材的《聽雪閣》詩,將它們刻於一件玉山子之上便因此變得没有可能。我的推論是拍品上六首《聽雪閣》詩最早刻於民國,最大可能刻於最近幾十年,即是在《乾隆御製詩集》刊行之後!

 

  故宮博物院宮廷部研究館員郭福祥指「青玉山子所雕刻的景物正是寒山千尺雪」。我認為是為了促銷的無稽之談。

 

  拍品青玉山子的玉材並非特別美,刻工亦非出眾。造假者將六首《聽雪閣》詩刻在一件普通的青玉山子上,再由拍賣行煞有介事地指出拍品是乾隆御製的皇家瑰寶,這就吸引到不少用耳朵搞收藏的人舉牌競拍。世事之過癮,莫過於此!

 

  最新的買家以17,920,000港元(連佣)買入拍品「清乾隆和闐青玉御製詩寒山聽雪閣山子」,過幾年一樣可以送回香港蘇富比拍賣,踫踫運氣。香港蘇富比不會不收,到時的估價亦一定比17,920,000港元高,而一件似是疑非的「清乾隆和闐青玉御製詩寒山聽雪閣山子」便會繼續流傳下去,直至流拍為止!

 

Readmore:

乾隆六次南巡带出多少故事?一件玉山子竟刻有乾隆御題詩六首之多?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讀者專享早鳥優惠】火速訂購etnet 28周年呈獻《線條下的香港.沈平鋼筆畫作》! ►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ArtInvest

Wander in Art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