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2018

Near the Drumcliffe of Ireland:從詩人葉慈認識愛爾蘭的美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好吃,從來沒想過可以這樣弄飯。」在愛爾蘭鄉郊,煮了一煲飯,用乾瑤柱連水煮飯,飯熟後再打一隻雞蛋同吃,果然十分美味,既有蛋香米香,又有鹹味鮮味,這是朋友Raymond和Polly夫婦教的。乾瑤柱也是他們老遠從香港托人帶到歐洲轉給我。當年和太太開著Mobile Home,在歐洲走了一圈,走了幾個月。

 

  往愛爾蘭是由威爾斯Fishguard乘船往Rosslare Harbour,人在甲板上,車在船艙內。那是90年的初秋,計劃是由愛爾蘭南部出發,北上都柏林,再進入當年天天恐襲的北愛爾蘭首都貝爾法斯特,然後往Larne再乘船返蘇格蘭Stranraer。

 

  愛爾蘭的鄉郊地方,簡樸而不老舊,具中世紀的古典氣質。當時蒼野茫茫,吃著朋友送來的,那一刻,悲從中來。六四之後,何去何從……選擇離開一年,放空自己,或許知道下一步怎樣走。突然想起愛爾蘭愛國詩人葉慈,故改道往他墓地,憑弔一下。

 

  墓地位於愛爾蘭斯莉歌郡County Sligo的Drumcliffe,一個小教堂Parish Church of St Columba's內。墓地正在他一首詩《Under Ben Bulben》裏提到的Ben Bulben,一座孤獨冷傲的山附近。

 

  孤獨冷傲,像他。

 

  葉慈W.B. Yeats (1865-1939),身份多面:詩人、劇作家、愛國者、神秘主義者、國會議員等。於1923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諾貝爾獎評審說:「其詩作既具藝術高度,又富真性情,更表現了民族靈魂。」

 

  這是事實,愛爾蘭人受20世紀初民族主義的衝擊,奮起挑戰殖民統治者英國,出現了一波又一波爭取民族獨立的浪潮。葉慈熱血,參與其中,他的詩歌激情澎湃,感染力強;我年輕時左傾,所以特別喜愛他的詩,尤其是《To Ireland in the Coming Times》,充滿愛國情懷。

 

  小時候他聽很多家鄉傳說,喜歡故事中所洋溢的生命力。他毫不諱言靈感多源於此,故作品裏有豐富神秘色彩,亦明白他為何對愛爾蘭的土地有特殊-情感。

 

  詩人多情,尤在革命年代,認識了志同道合的Maud Gonne,雖然二人情路無花,卻留下《He Wishes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和《When You Are Old》等傳世詩篇。

 

  他對自己家國充滿熱情與盼望,既推動革命,見證國家走向獨立;又創意澎湃,筆耕不輟,得諾貝爾文學獎,可說是不枉此生。

 

  看着他墓誌銘上的詩句:

 

  Cast a cold eye

 

  On life, on Death.

 

  Horseman, pass by!

 

  冷對生死,勇士前行!後做記者,見證了大時代的波瀾起伏。

 

全新【etnet健康】專頁登場喇!立即成為Fans獲得最貼身實用嘅健康資訊! http://fb.me/health.etnet.com.hk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