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0/2018

Art of Korea:到Heyri 藝術村走一趟,認識韓國文化產業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你去首爾,一定要去Heyri Village。」朋友Corrin是建築師,當年去韓國首爾,她極力推薦我去Heyri藝術村。Heyri Village位於首爾京畿道坡州,坐巴士約一小時,沿西北角海灣走,海灣每數百米便有哨站,士兵荷槍實彈戒備;原來海岸對面正是北韓。

 

Heyri Village內有不同類型的畫廊、音樂廳和咖啡廳等。展示館都有主題,電影博物館、咖啡博物館和士多啤梨主題館,都值得一遊。

 

  Heyri藝術村是一個凝聚韓國作家、藝術家、音樂家、建築師和設計師等作品而成的藝術村,提倡人和建築與大自然共存的理念,故村內建築不高,外觀各具風格,設計極有創意,每個建築就是藝術品。村裏所有住宅又是工作室、美術館和博物館,都開放給遊人參觀,怪不得很多韓劇和綜合性節目都在此取景。

 

Heyri藝術村一角。

 

  Heyri和前文提到的清溪川、Seoullo 7017和DDP一脈相承,都是韓國文化產業的表表者,而韓國電影、電視劇和流行文化也席捲全球。為甚麼上世紀末韓國會突然全力發展文化產業呢?

 

  這要拜《侏羅紀公園》所賜,一齣電影的全球收益等於賣出150萬架現代汽車的利潤,這令到當時韓國總統金泳三慨嘆說︰「如果迪士尼一年的營業額跟全球電腦巨擘IBM一樣,為甚麼我們不全力發展影視工業呢?」這句話為韓國人的文化產業奠下基礎。

 

電影背後代表一個國家的軟實力和實際收益,韓國總統金泳三為韓國文化產業奠下基礎,之後繼任的總統金大中正式提出「文化產業是21世紀的基建產業」,於是電影文化創意產業變成振興韓國的國家行為。圖為《生死諜變》的海報。

 

  南韓的創意產業師承香港、日本和荷里活,韓片《絕密跟蹤》不是港片《跟蹤》的影子嗎?南韓電影《屍殺列車》不正是荷里活《Walking Dead》的再創造?

 

圖右為香港電影《跟蹤》,圖左為韓國電影《絕密跟蹤》。

 

  1997/98年金融風暴應是催化劑,政府之後投入許多金錢,設立電影電視學院,分門別類開班教授導演編劇、燈光布景、化粧場景等。在電影學院裏,他們先把香港最優秀的電影,例如《英雄本色》拿出來,吩咐不同科目的學生以此作藍本,編劇的重寫一次南韓版本的《英雄本色》,周潤發飾演的Mark哥,在台西門町叼著香煙看報紙,然後過馬路的身影,編劇學生可能改在明洞鬧市;學燈光的學布景的便逐個場景去研究,然後考試便由一班不同電影部門的學生拍一齣南韓版的《英雄本色》來。

 

  每個電影部門都拿著優秀的香港、日本和荷里活電影作藍本,像1999年的《生死諜變》,標誌著韓國文化產業邁出了自己一步。《生死諜變》是韓國電影荷里活化的試驗,場面大、多元文化和特效,加上特務、情報、爆破等荷里活元素,卻以東方面孔和情感展現,而且吸收了香港電影的精髓,把愛情、友情以對立方式敘述,達到煽情效果,在韓國上映時賣座超過同期的《鐵達尼號》。

 

  學的就是最好,而且虛心,難怪韓風創意短短十幾年便風靡全球。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DIVA Peopl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