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文青看戲 張山地 加入最愛專欄

以為躲在黑盒子裏便能逃避現實的紛亂,卻按捺不住在步出光明後,把虛幻扣連生活,思考二三事,呼一口氣,繼續在狹縫中尋找生活的空間。

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逢周二更新]

《時代偽證者》不能被抹殺的真相收藏文章

18/04/2017

  我從來都知道歷史不等於真實,每個撰寫歷史的人都會有其立場,令到歷史有各自詮釋的空間。每一個歷史學家都能夠互相爭拗事件的起源、如何發生和原因,然而,有些歷史是事實,並不是透過任何爭拗便能夠抹殺。

  《時代偽證者》(Denial)便是一個爭拗有沒有發生過二戰大屠殺的故事。電影改編美國學者Deborah Lipstadt根據自身經歷撰寫的著作《History on Trial: My Day in Court with a Holocaust Denier》,她被希特拉歷史學家David Irving因Deborah在其著作中批評他為「極右派」和「納粹大屠殺否定者」,而對她和其出版社控告誹謗。由於提告的地點為英國,根據英國法,Deborah需要在法庭上證明大屠殺是真實存在。

 

法庭裏審歷史

 

  全片以法庭戲和搜證的橋段為主,先談前者,法庭戲要有的兵法、喋喋不休、連珠炮發的戲碼全都有齊,氣氛夠緊張。誠如在文中開首所說,有些歷史事件是真確地存在過,難有否認的空間,但雙方互相出招,的確能爭一日的長短,特別是在直路上,法官的提問是令人捏一把冷汗。也許我和主角們也沉醉著如何讓真理愈辯愈明,忽略了他提問的要點,如果他是真心相信他的立場而寫,是不是不構成誹謗?

  答案還待戲中尋,但這個提問足以令我們思考,當我們太過相信某一件事時,會不會有些盲點讓我們看不到?在法庭審判歷史,看似很荒謬,但在戲中你還是會看到,一班希特拉的支持者依然否認這段歷史,他們是不是太過相信其立場而看不到歷史的客觀因素?死了人是事實,加上不少客觀的論證,不能說沒有拍到毒氣室就能否認這段歷史。

 

  其中一個只有數秒的畫面,表達到歷史學家的不安,當此案成為案例,是不是每做一個研究,都需要面臨被告的風險?能言善辯的Deborah在記者會中提供了答案──捍衛真相,以事實去詮釋,言論自由是建基於事實。

 

律師不是冷血

 

  相比起和Irving 的爭論,Deborah和律師團隊的衝突更為好看,這代表著法律學和歷史學派別上的拉扯。兩者的取態不同,是理性和感性之爭,但同樣為公義而戰,只不過雙方(特別是Deborah)的不理解,讓雙方火花處處。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當然是在集中營所拍攝的一段。我沒有到訪過,但在不同的電影中看到營內的景象,總是覺得沉重而難過。在《時》裏,Deborah誤會律師Richard無視歷史。由於他們到訪的目的是搜證,而非悼念,因此,Richard在那個場景裏,不斷發問理性的問題,力求還原當時的真相。

  兩個人對於打官司採取的態度,正正是兩個派別的縮影。律師的提問固然十分尖銳,為的是確保真相是不會被質疑,畢竟法庭是個講求理性的地方。律師並非冷血,相反是以最嚴謹的態度去回應歷史,捍衛真相,他的所作所為是令人敬佩的。除了贏輸的考量之外,他阻止倖存者作證,更是為了保護他們的尊嚴,免受二次的傷害,更令人感動。

 

偽文青推薦指數:3.5★ (言論自由並不等同捏造「事實」,電影捍衛歷史真相的重要性)

 

電影預告片:

 

 

More on Art & Living
Comment
  • 作者/專欄搜尋
  • 文章搜尋
  • Don't cry because it's over, smile because it happened. Dr. Seus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
產品簡介

【DIVA 品味派‧Wednesday Treat】賞Nars 胭脂

【etnet Bonus賞你】「BUTTER BUTLER」黃金牛油蛋糕

【得獎名單】【DIVA 品味派】賞 SLEEEP膠囊旅店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