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設計 陳丞軒 加入最愛專欄

陳丞軒生於八十年代,土生土長的設計師。在香港讀設計在香港做設計,在香港教設計。

現為Hintegro Design的掌舵,同時在母校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任教。致力用設計作手段助學生開眼界,用設計作媒體為人帶來正面影響。

[逢周二更新]

傳承──退休師傅與年輕設計師的火花收藏文章

28/02/2017

  作為一名室內設計師,也不得不承認這個行業是十分折墮。即使你和你的客人有幾高環保意識,或是發展商對地球有幾多良心,在香港這個商業主導的社會裏,我們建造,我們破壞。潮流一過,即使再有用的東西都被客人嫌棄。加上大型連鎖品牌的快速銷售手法,價格下降同時,質素也隨之下降,家具已經不像以前可以一代傳一代流傳下去,作為家傳至寶。潮流的巨輪除了帶走裝修物品外,在建造過程中,也會訂購了多餘的物料,亦有因為施工出錯而製造的垃圾。雖然這十年八年期間設計師的歷史保育和環境保護意識有所提升,但無奈地這些只是少眾。

 

  在理工大學設計學院教書時,有幸認識了一位學生。後來得知她和她的朋友在畢業後加入了Made in Sample,一家把建築裝修物料樣品Upcycle變成有用東西的社會企業。

  他們會到各大布行收集已過時的傢俬布版樣品,然後把它們分類,排列顏色,再縫製成不同款式的布藝品。不要以為那些布樣品是被人嫌棄的下等貨色,其實不乏名牌檔次的真絲和高級絨布等。只因布樣品已經過時,作為一本樣品已經沒有存在意義。Made in Sample 成為它們的救世主,將樣品面臨被送往堆填區的命運,轉變成美輪美奐的布藝品,並得以重生,賦予它們再一次新生命。

  而最令我樂見的,是他們聘請退休工人為他們縫製產品。我們常常說設計要傳承,把以前好的文化留給下一代,但這是否只是流傳一件物品就可以?Made in Sample的設計,除了Upcycle了樣品,更加延續了退休師傅的工藝,把他們在60、70年代帶領世界時裝工業的技術,再一次貢獻香港。透過年輕設計師和退休師傅的技術交流,他們討論的不只是產品上的事宜,他們更加交流人生,談論歷史。

  我作為一位80後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見證着香港的輝煌工業尾聲演變成金融商業的花花世界,也見證着香港文化和制度的改變。因此,我很明白現今年青人想改變的思想,同時,我更加明白上一代但求安居樂業的心態。我常常想,作為80年代出生的人有一種使命感,想當一個橋樑,把上一代獅子山精神與新一代求變的思想拉在一起,發揮他們各自獨特的所長。Made in Sample 正正就是做到這一點。

 

  退休師傅可能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技術可以成為新生代Upcycling的一份子,更沒有想過他們在退休之後可以改變世界,哪怕只是為地球一小撮廢物出了一點綿力。同時,年青設計師也在師傅身上學到了手藝和對產品一絲不苟的專業態度。引述他們常常說的「Be a Good Sample」,用「樣品」代替「樣板」,因為人人都可以成為「好樣品」。所謂傳承,正是此意。

 

More on Art & Living
Comment
  • What’s coming is better than what is gone.R.Solo
  • C
  • D
  • D
產品簡介

【etnet x 香港理財月2017】賞你 實用「錢家有道」行李牌

【DIVA品味派Start a #Greenery Day】送你春日清涼雪糕禮劵

【DIVA品味派】賞睇《一念無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