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設計 陳丞軒 加入最愛專欄

陳丞軒生於八十年代,土生土長的設計師。在香港讀設計在香港做設計,在香港教設計。

現為Hintegro Design的掌舵,同時在母校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任教。致力用設計作手段助學生開眼界,用設計作媒體為人帶來正面影響。

[逢周二更新]

Less is More 的領悟收藏文章

21/03/2017

  讀設計時,從書本中認識了Ludwig Mies van der Rohe(1886-1969),一位現代建築巨人,Bauhaus的其中一位重要人物。非從事設計的讀者們,未必認識這位建築師,但一定聽過他的名句──Less is More。當年二十出頭的我,其實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反正是大師說的,就盲目跟隨,以為簡約主義就是有型。這膚淺的詮釋,是我對「Less is More」第一個認知。

 

  畢業後,工作了一兩年,參與過一些簡約主義的室內設計,意識到簡約設計背後的工序和材料各方面都複雜很多。例如設計師要一扇無框的門,其實裝修師傅要在整幅牆下工夫,工序和金錢都以倍數增加。那是我人生中對「Less is More」的第二次膚淺詮釋,認為簡約主義背後的設計功夫多了就是「More」 的意思。

 

  至於第三次認真地問自己甚麼是「Less is More」,已是13年後的今天。突然之間, 對於這句子的感覺都湧出來。記得一位客人,他沒有任何多餘的物件,他說他不懂得簡約主義設計,卻懂得簡約主義的生活。當人懂得斷捨離,過著簡單的生活,自然腦袋和心靈都可以騰出多一些空間來接受多些新事物與知識,心胸也自然地廣闊了。這個例子說明簡約主義在於意,不在於型。幾年前開始研究日本傳統設計的簡約主義。日本人崇尚的是自然美,不造作不浮誇,誠實及真實地呈現物料自然的一面。哪怕木材是有天然的瑕疵,我們也欣賞她,因為她是大自然的一份子。在這個例子裏,「Less」是代表真實和誠實,不掩飾。

 

  重讀Mies van der Rohe 的作品集,看到他的名作Barcelona Pavilion(1929年建成)。沒有一點多餘的配搭,人們專心地留意綠色的大理石和噴水池上的雕塑,結構簡潔,線條鮮明。觀眾很容易專注空間與人的溝通,沒有任何雜念。從古到今,主流宗教都教導人禪修或齋戒排走雜念。大概空間的簡約主義也是禪修的一種,讓人在寧靜的空間裏被包圍,認真地感受大自然和人的關係。所謂「捨得」,先要「捨」才有「得」。捨的是多餘東西,得到的不是實質的物件和財富,而是心靈的得著。

 

  原來當人生經歷豐富了,旅行去多了,書讀多了,設計做多了,我對「Less is More」的理解原來已經自然地、不經不覺地印在我的心裏。我不知道這是否Mies van der Rohe的原意,但至少是我這13年來,自己用真心尋找和領悟。回望過去自己對「Less is More」的膚淺理解,自己也覺得可笑。不過,黃偉文為陳奕迅寫的《苦瓜》是很好的解釋──大概今生有些事,是提早都不可以明白其妙處。

 

More on Art & Living
Comment
  • 作者/專欄搜尋
  • 文章搜尋
  • Don't cry because it's over, smile because it happened. Dr. Seuss
  • C
  • D
  • D
產品簡介

晴報│經濟通 攜手呈獻「起伏跌宕二十年」圖片選舉 賞五星級酒店自助餐餐券

【etnet Bonus賞你】 《蜘蛛俠:強勢回歸》x朗豪坊 蜘蛛俠隨身USB及蜘蛛俠杯緣子 (限定品)

【DIVA 品味派】賞睇《明月幾時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