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設計 陳丞軒 加入最愛專欄

陳丞軒生於八十年代,土生土長的設計師。在香港讀設計在香港做設計,在香港教設計。

現為Hintegro Design的掌舵,同時在母校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任教。致力用設計作手段助學生開眼界,用設計作媒體為人帶來正面影響。

[逢周二更新]

寧靜之美,日本茶室的簡約美學收藏文章

10/08/2017

  十六世紀,日本的茶道大師千利休茶聖把日本茶道推到極致。身為日本戰國時代豐臣秀吉朝廷中負責茶道禮節的官員,他無懼權貴反對,堅持把茶道與日本美學簡約主義共為一體。例如把茶室的入口設計得很小很小,所有賓客都要放下武器屈膝卑恭地進入茶室,喻意把成見和階級放下,準備一個謙虛的身段欣賞大自然帶給世人的天然美學和食物。茶室內的建築材料都取材於天然,沒有一丁點金碧輝煌,哪怕是皇宮裏的茶室都是一視同仁。後來皇室認為千利休製造簡約茶室是對朝廷的侮辱,千利休因此惹來殺身之禍。這個茶聖的故事流傳至今,令人津津樂道。

 

  今趟去日本九州公幹,日本拍檔知道我們對日本茶道很有興趣,於是安排了茶道師傅為我們進行了一次茶道體驗。該茶室坐落於一位記者家中,記者先生是九州有名氣的茶道師傅。而茶室是我們的日本拍檔負責建造的。

  一入到茶室,頓然覺得安靜,儘管茶室的牆壁是用紙和泥建造而成,沒有一點隔音效果。茶道師傅的小朋友亦在茶室外玩耍著,我清楚聽到小朋友的玩耍聲音。雖然聲音沒有減弱,但心靈的接受能力提高了。我估計就是屈身進入茶室的那個動作令到心態上進入了寧靜世界。加上室內設計的自然陽光天窗、木材、榻榻米和牆上的紙畫,令享受抹茶的參觀者頓然得到安靜。茶室並不只是一個飲食場地,它更加是一個潔淨心靈的地方。茶道師傅告訴我,他們一家人除了在這裏賞茶,兩夫婦亦會在這裏談心。

  兩個月前去過丹麥,這個月參觀了日本簡約主義的始祖茶室,兩種簡約主義截然不同。在現代的簡約設計,兩個文化互相影響也互相學習。而我的見解是,北歐的簡約主義著重於用途,只要設計的用途足夠,其他多餘的裝飾也可以減略。北歐簡約主義是直接、簡單,著重人、陽光和空氣。日本的簡約主義是來自於心靈,或許有一點宗教色彩,減除多餘金碧輝煌是對大自然和神的尊重。到了現代,或許簡約主義變成了一種潮流,但無論Function上或是心靈上的簡約,是設計師不可忽略的最重要元素。

 

More on Art & Living
Comment
  • 作者/專欄搜尋
  • 文章搜尋
  • Don't cry because it's over, smile because it happened. Dr. Seus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
產品簡介

【etnet健康好人生】即睇即答 賞新書《走肉家人 – 同枱吃素》連作者親筆簽名

【火速報名】etnet生活副刊工作坊系列: 「花、子、樂」Floral Jamming

【etnet Bonus賞你】The ONE︱LINE FRIENDS戶外充氣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