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投資秘笈 費吉 加入最愛專欄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收藏家為甚麽搞展覽?收藏文章

07/03/2017

  收藏家搞的個人藏品展覽,我參觀過的次數不多,原因是大部分展覽都是乏善可陳,高水平的10年都沒有幾個。

 

  普通展覽我沒有興趣參觀,因為20多年來我見過、上過手的國寶級文物不會少過1000件,普通的文物已不能令我動心。

 

  私人藏品我最喜愛的是大維德基金會的藏品,尤其是宋瓷藏品,令我百看不厭。

 

  收藏家搞文物展覽的目的只有兩個,一是將藏品公諸同好,推廣藝術文化,提升普羅大眾對文物的認知水平;二是為藏品鍍金,希望將來出售時能賣得好價錢。

 

  展覽是為藏品製造一個傳承歷史,此舉縱使不會令到藏品升值百倍,最少也令到藏品鍍了一層金,因此很多收藏家樂此不疲。

 

  最近一個國內行家通知我,上海一個收藏家沈怡萱搞了一個南宋官窰器展覽,還傳來展品的圖片,我看過之後,不禁啞然失笑。

(圖一)南宋郊壇下官窰小瓶  英國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藏

  宋官窰器是我的至愛,我見過、上過手的只有十多件,印象難忘的是現藏英國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的一支小瓶。(圖一)

 

  類似的小瓶我差不多20年前買賣過一支,亦是我唯一買賣過的南宋官窰器,其餘買賣過的所謂官窰器不是明仿便是清仿,不足為論。

 

  南宋官窰器、南宋龍泉仿官器、南宋龍泉粉青釉器,很多收藏家、拍賣行都在有意無意之間將他們混淆,因為南宋官窰器比南宋龍泉仿官器、南宋龍泉粉青釉器貴10倍都不止。

 

  2015年倫敦蘇富比春拍0032號拍品「南宋官窰米黃釉直頸瓶」(圖二),成交價高達108.5萬英鎊。這類米黃釉直頸瓶,雖然日本人也稱之為南宋官窰器,我卻認為它們根本是龍泉窰器物。

(圖二)南宋官窰米黃釉直頸瓶  來源:蘇富比

  拍賣行將南宋龍泉仿官器、南宋龍泉粉青釉器定為南宋官窰器,可大大提高器物的估值和拍價,但如此做法有違商業道德、混淆視聽,並不可取。

 

  南宋官窰器散落於世界各地的大型博物館,藏品最多的是台北和北京故宮博物院,總數也不過兩百多件完整器,其中一部分更是存有爭議的器物。

 

  最近10年,在拍賣市場出現的南宋官窰器只得幾件,2015年香港蘇富比以1.1388億港元拍出的一件南宋官窰八方盤口瓶更是一件修補件,可想而知南宋官窰器在市場上是如何稀缺。

 

  沈怡萱宣稱擁有20、30件南宋官窰器,個人擁有那麽多南宋官窰器,可說是前無古人,但原來大部分是殘器,其中還有品相甚差的龍泉琮式瓶和所謂哥窰器,真是大煞風景!

 

  殘器其實也值錢,以1.1388億元拍出的一件南宋官窰八方盤口瓶就是一件小面積釉面修補的重器,沈怡萱的大部分藏品卻是嚴重傷殘器(圖三)。真假不論,窰址出土或在市場搜購的嚴重傷殘器市場價值不高,只可拿來作學術研究之用。

(圖三)南宋郊壇下官窰盞托  沈怡萱藏

  沈怡萱夥拍朶雲軒搞展覽,再找來清波門、大象視界、蔡和壁等等站台也改變不了一樣事實:展品之中沒有一件開門見山、令人讚嘆的南宋官窰完整器!

 

  其中一件展品「南宋郊壇下官窰穿帶瓶」(圖四)的器型不見於無論是修內司或郊壇下南宋官窰窰址出土的殘器、殘片,龍泉窰窰址卻有類似器型、釉色的殘器、殘片出土,將上述穿帶瓶定為南宋郊壇下官窰,有待商榷。

(圖四)南宋郊壇下官窰穿帶瓶   沈怡萱藏

  判斷一件青瓷是否南宋官窰器,最重要是看器型,其次是看釉色、胎色和工藝。兩處南宋官窰窰址沒有出土類似器型的殘器、殘件、世界各地博物館沒有相似館藏的所謂南宋官窰器,說服力都比較薄弱,因此可能是明仿或清仿,甚至是新仿,有意購藏的收藏家不能掉以輕心。

 

  比較釉色、胎色、是為了防止誤將龍泉仿官窰器當作南宋官窰器,而蒙受重大金錢損失。

 

  沈怡萱認為以XRF熒光技術對藏品的微量元素進行測定,以科學方法證明展品是南宋官窰器,我認為有誤導成分。以XRF熒光技術鑑定古董瓷器真偽,暫時只在中國大陸一小撮人之間流行,亦沒有充足數據證明百分之一百準確,國際性拍賣行並未承認。

 

  他認為通過熱釋光檢測年代的方式也並非一定可靠,因為熱釋光本身會存在一定的年代檢測誤差,造假者可以通過人為輻射(能量造舊法)進行造舊,他的說法其實毫無根據。

 

  其實熱釋光年代檢測誤差不大,還是可以靠儀器測試出一件器物是新是舊、大概燒造朝代;人為輻射(能量造舊法),兩間檢測機構中科和牛津已有新式儀器偵測人為輻射,瞞騙熱釋光檢測法造假已沒有以前那麽容易。

 

  以下兩圖的南宋官窰器均來自Jim Lally,我認為從器型、釉色、釉光看,都是非常開門的南宋官窰器,讀者可作出比較。

 

  南宋官窰器是宋室南渡之後於杭州燒造的皇家陳設品,樣子不可能歪歪斜斜、釉色不可能不純正和釉面充滿棕眼。凡是樣子、釉色、工藝不符南宋官窰器標準的所謂傳世南宋官窰器,可以即時槍斃,不要存有僥倖的心態。

 

  收藏南宋官窰器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項目,因為所費不菲,收藏家只應揀選一些毫無爭議、開門見山的南宋官窰器收藏。

南宋官窰葵口折腰洗

南宋官窰胆瓶

 

More on Art & Living
Comment
  • Sometimes things have to go very wrong before they can be right.R.Solo
  • C
  • D
  • D
產品簡介

【etnet x 香港理財月2017】賞你 實用「錢家有道」行李牌

【DIVA品味派Start a #Greenery Day】送你春日清涼雪糕禮劵

【DIVA品味派】賞睇《一念無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