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2018

劉以鬯的離世,會將那個時代的一切都帶走嗎?

  • 收藏文章
  • Helena Hau

    Helena Hau

    不用華麗的措辭,只需簡單的字句,足以點綴生活的美。

    Editor

Text: Helena Hau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生老病死乃恆古定律,雖然一早已知,但面對生死,我們卻難以一下子釋懷。

 

  這個六月,簾外的雨潺潺不斷,昏暗的天色讓人提不起勁。電視新聞,社交媒體的報導讓人如夢初醒。空氣中充斥著兩位文壇巨星先後離世的消息,似乎讓連綿不斷的雨下得合理了。

 

  劉以鬯,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離世,享壽九十九歲。生平不斷在創作創新,不斷突破自己,如是者,第一部意識流小說《酒徒》面世。其後還有大家熟知的《寺內》、《對倒》、《打錯了》等作品……小說《酒徒》和《對倒》啟發了王家衛,電影《花樣年華》和《2046》無疑將劉以鬯先生又推至一個新的高位。身居高處不算高的他,哪會就此滿足?

 

「我一生人都在寫小說,原則只有四個字:與眾不同。」— 劉以鬯

 

  平鋪直敘的說故事又怎能填滿他的慾望,除了用意識流手法寫出《酒徒》,他在文學路上仍不斷做各樣實驗。於是,沒有人的《吵架》便面世了。

 

  《吵架》利用家裏環境、裝修風格、擺設裝飾、物件照片等去述說二人愛好、生活及因何事吵架的情景。當你以為沒有人的人物和故事會略遜一籌時,沒關係,讀讀《吵架》吧,你的擔心應該就會煙消雲散。文章手法創新,故事的鋪排,物件的描寫,環境的氣氛都避開了平鋪直敘,用一點一點的細節側面去拼湊故事。他利用雜誌封面、新聞紙內容去透露年代和時間,利用屋內掛畫、裝飾去側面描寫主人公大不同的興趣愛好和品位,從而形成強烈對比,讓故事發展得更自然。通過描述爭吵過後的凌亂場景去帶出二人感情間的大起大落,更讓人不禁回帶至吵架前溫馨的家,讓讀者也為他們感到惋惜。總的來說,這篇沒有人物的故事不但出奇的完整,畫面清晰,具感染力外,更留給你十足的想像空間。

 

 

  不同人看同樣的事也會有不同看法和得著。《酒徒》、《對倒》啟發了王家衛,甚至對他影響至深,而筆者卻被《吵架》無形中影響了,更給予了創作上的靈感。說劉以鬯先生是一名文人、作家,筆者倒覺得他那種創新、突破、發掘一切可能性的精神與藝術家的氣質更為貼切。

 

全新【etnet健康】專頁登場喇!立即成為Fans獲得最貼身實用嘅健康資訊! http://fb.me/health.etnet.com.hk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