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8/2017

《夢鹿情緣》內向人的愛情詩意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張山地

    張山地

    以為躲在黑盒子裏便能逃避現實的紛亂,卻按捺不住在步出光明後,把虛幻扣連生活,思考二三事,呼一口氣,繼續在狹縫中尋找生活的空間。

    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逢周二更新

    偽文青看戲

  你昨天,發過甚麼夢? 你有沒有試過當一早起床的時候,夢境的感覺殘留在身體裏,幾乎以假亂真,一時分不清楚哪些是真實。因此,不少人相信著夢境有寓意,或者是潛意識的延伸,亦希望解夢去了解更多。《夢鹿情緣》(On Body and Soul) 用同一個夢境去連結兩個受過創傷而封閉的人,打開心扉,寫下一首病態而又美麗的詩歌,拋出一個又一個關於靈和慾的問題。

  匈牙利導演Ildikó Enyedi 18年磨一劍,交出一部充滿詩意的作品,亦在柏林影展摘下金熊獎。一對在屠場工作的男女Endre和Maria,本為陌生人,因為一次的意外,得知對方和自己做著同樣的夢,化作鹿在森林中談情說愛,讓兩人慢慢在現實生活中靠近。

 

在夢中相戀

  《夢》早前於今年的香港電影節公映,在小冊子裏,只有那一張鹿靜靜地待在雪地的劇照,有種莫名的魔力,深深地被吸引著的同時,不禁思疑著電影會否太過意識流而令人難以明白。

 

  沒有觀影前的顧慮,雖然故事偏向隱晦奇情,但亦不難理解,當中的感情細膩,尤其是飾演Maria的Alexandra Borbély表現突出,讓人容易投入當中的寂寞和對突如其來的愛情所感到的燥動不安,可惜的是,相比之下,Endre卻顯得有點模糊,是美中不足的地方。

 

  堅持以實境拍攝,鹿在雪地上追逐的場面拍得十分唯美,讓人感受到愛情的浪漫;拍攝屠場的畫面份外冰冷,突顯出男女主角的孤獨。冰冷並非是屠場獨有,但《夢》藉著真實地呈現屠宰的過程,去表達人和牛肉的分別,在於感情,在感情未萌芽之前,對世界冷漠的兩人,其實和動物沒有太大的分別,因此,他們在現實生活中,總是失語著。

 

  電影遊走在兩個場景,以夢境去襯托男女主角的發展,曖昧、追逐、爭吵、失望等過程,的確巧妙,不但讓平凡的愛情故事變得有睇頭,同時點出行屍走肉的人更需要愛情,以及恐懼。

 

內向的人踏出comfort zone

 

  她有驚人的記憶力卻不擅交際,是心靈上的缺陷;他手部殘廢,是肉體上的缺陷。誠如前文所言,Maria的角色立體,由回家一個人重演當天中午的對話,找兒時的心理醫生傾訴,到願意因為他而買一個手提電話,打開自己緊閉的心靈,加上擔任鮮肉的檢查員不容她有情感。要開放封閉的心靈,先要踏出comfort zone,一點都不容易。

 

  因為夢中的愛情,她願意作出改變。

  因此,當她被Endre拒絕時以自殘回應,立即想到的是她承受不到當中的傷害,場面血腥得讓人難過;然而,多作沉澱後,驀然有另一種耐人尋味的解讀,她的自殘並非想尋死,而是病態地認為自殘去製造手部殘廢,才能感受他的痛,透過「相同」的特質去製造認同感,畢竟,他們的起點是因為相同的夢。而夢中的他,是一個能解救她的Soul mate。

 

  諷刺的是,不再做著相同的夢,卻使他們在現實生活中更加親密,由Soul 走到Body的合一,開放式的結局十分含蓄,要處理關係或兩個人相異的地方是往後沒有明喻的挑戰。

 

電影預告片:

 

 

You May Also Like

More on Art & Living

Follow Us On Instagram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