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0/2017

生活令你喘不過氣?從閱讀石黑一雄中獲得正能量!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馬靄媛

    馬靄媛

    曾任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項目經理及中文新聞寫作課名譽講師;職業訓練局高級傳媒主任及編輯;《香港經濟日報》及《明報》首席記者,擅長撰寫專題及人物訪問,醉心文字世界,相信知識可豐富心靈、啟迪人生。著有《這個記者夠彆扭》人物訪問集及《愛是不能埋-謝婉雯傳》。 

    逢周三更新

    世界在讀什麼

書名:《長日將盡》The Remains of the Day

作者: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 

出版:皇冠(中文版)/Vintage(英文版)

書名:夜曲- Nocturnes : Stories of Music and Nightfall

作者: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 

出版:聯經(中文版)/Vintage(英文版)

 

  今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由英籍日裔小說家石黑一雄獲得,連日來媒體大多評論他作品中對時間丶回憶和人生的悔咎壓抑,卻鮮有觸及他作品中的積極力量。正如他的得獎感言:「世界正處於不穩定的時刻,如果在此時我成為正面力量的一分子,我會非常感動。」

 

  石黑一雄擅寫人與人之間「這麼近丶那麼遠」的距離,由此出現了幽微的丶欲語無言的丶追悔莫及的情感。但灰暗的人生總有落日餘暉映照,讓人内心温暖。書於1989年的《長日將盡》The Remains of the Day(電影改編名為《告別有情天》)及2009年的短篇小說合集《夜曲》Nocturnes,前者是銷作,後者則注滿作者對音樂夢想的抒發,同樣散發石原一雄作品中歌頌生命的美妙旋律。

 

  《長日將盡》的背景是二次大戰前後,嚴肅且拘謹自持的男管家,對親德國的爵士主人忠心耿耿,恪守下屬不能有男女之愛,他與新來的女管家卻因工作中互相戲譃,拌咀丶尖刻敵對的衝突而漸生情愫,兩人有時互相拉据,有時進退失據,間中謙恭禮讓,直至女方多次以辭職相脅,男的故作冷漠,直至女方下嫁别人遠走他鄉。男管家多年後,隨著戰事與主人都離他而去,他獨自駕車去見女管家,知對方不快樂,但一席話後雙方仍是按下内心的情感,選擇「放下」,接受命運的安排,各自順應生命的軌跡活下去。

 

  男管家在點亮彩燈的碼頭,和陌生人傾訴前事,才驚悉自己原來也可以敞開心房地暢談,他冷眼看人生終有所悟,遂決定回大宅繼續做好管家的本份,不時與主人戲譃-番,給平淡的日子一點歡樂。

 

  石黑一雄的小說,大多充滿未如人願的失落,和逝去的夢想,就像他本來志願是成為樂手,最後卻在文學界大發光芒。

 

  年青時的石黑一雄留長髮丶玩搖滾樂,特別喜愛猶如人生如泣如訴的爵士樂。他的《夜曲》短篇小說集,雖不及被改篇作電影的《長日將盡》和《別讓我走》出名,但卻是作者畢生宏願的精華-「卻也還好有音樂,在這樣破碎的世界裡,我們便還存在著對完好的希望。」

 

  石黑一雄譜寫《夜曲》,以音樂貫穿內容,五篇小說互相呼應,主調同樣是懷緬丶回憶未遂的理想,然而隱隱透著只要仍活著,人應往前看的積極意志。

 

  書中五個和樂手有關的故事,石黑一雄說是一氣呵成寫成,是「分成五個不同樂章的小說」,發生在日落或夜色降臨時,淡雅樸實的文字下,貫注石黑一雄的「強烈情感」。

 

  第一篇〈抒情歌手〉和第五篇〈大提琴手〉以意大利威尼斯做背景,〈抒情歌手〉寫一個昔日經典想再創高峰的取捨。年青外來的吉他手,在咖啡館靠演奏混飯吃,某天遇到他母親年輕時的偶像,一位曾當紅的美國歌星。正好他想用歌曲,邊泛舟邊向上面房中和他結婚27年的太太表達情意,結果小船夜曲的安排換來唏噓,因為那預示著離別。樂章的旋律只是哀悼逝去的感情,又或展開和人生的另一章。

 

  〈大提琴手〉呼應第一章,年輕大提琴手重遇七年前的伯樂,令他洞察人生的起伏。第三個故事以發生在英國〈莫爾文丘〉這地點為名,音樂系學生偶然下帶著世界巡迴的音樂家夫婦,才發現風光背後,兩人貌合神離,心底各有盤算。第四個故事〈夜曲〉用作書名,背景是美國洛杉磯,不得志的色士風手,和太太離婚,卻不惜整容,化身型男挽救事業。

 

  《夜曲》是本抒情作品,人物各懷鬱結,縱使時不我予,但不妥協,迎難而上。書中有些伴侶因現實情況選擇分手,卻仍相信愛情。不同年齡的人看此書,都能感受當中的正面力量;而音樂,就是美好人生的催化劑。與其說受命運播弄,我們不如緊緊擁抱人生,迎向未來。

 

You May Also Like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