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2017

在嚤囉街的一天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最近一個外國行家叫我替他找一些商周青銅器和宋代瓷器,我於是走去嚤囉街探訪一些行家,順道看看有沒有新到的貨。可以賺一點外快固然好,賺不到也可以探探行情。

 

  這個外國行家出手很低,時常妄想用三級價錢買一級貨,因此跟他做生意很多時只是浪費時間。有一年我送一件瓷器給他所在城市的另一個客人,順道走去他的店舗探訪他,在他的會客室看到他的古代青銅器,不是修補嚴重便是充頭貨,令我十分驚訝。

 

  在古董買賣行業,行家之間做生意往往是高手過招的場合,最終吃虧的總是學藝不精那一個,不是輸假,就是輸價。

 

  輸假就是買入一件假貨;輸價就是用超過市價的價錢買入一件貨,最終當然要虧本。

 

  我入行之初,不是輸假,就是輸價,可以說是輸到怕。後來我不斷學習,過得兩年生意才漸漸上軌道、才開始賺錢。當年付出的努力、精力雖然不少,但終生受用不盡。

 

  香港的行家,有真本事又誠實的沒有幾多個,大部分是混水摸魚之輩,小部分更是老千。

 

  很多收藏家以為嚤囉街的店舖只賣假貨,這種想法其實是一種偏見。嚤囉街的店舖賣的貨有真有假,買到真貨還是假貨,說到底只憑眼光。其實荷李活亦一樣有很多賣假貨的店舖。

 

  在嚤囉街我只去幾間店舖,其中一間我常去的店舖,裏面的東西有真有假,是考眼力的好地方。

 

  那天我去到,店主急不及待拿出一件獸面紋方鼎給我看。他說是商晚期、有銘文、有修補,還說5月時曾送去台北拍賣,但拍不出,因此可以便宜一點賣給我。

 

  我看古代青銅器第一是憑感覺,第二是用十倍放大鏡細心觀察皮殼PATINA,最後才聽聲、拈拈重量。如果第一個感覺不好,餘下的步驟可以省卻,不用再浪費時間,因為商周青銅器的器型、紋飾,尤其是獸面紋,總給人一種活靈活現、戰慄的感覺。

 

  我看到的方鼎,第一個感覺已經不妙,用放大鏡觀察皮殼,發現薄薄的藍綠鏽是掃上去的,再用手指敲幾下,發出的聲音竟然如火水罐發出的一樣,再加上是刻的銘文、器內壁大量的人造藍綠鏽,不用十分鐘已可將之槍斃。

 

  貨主花少少金錢將一件假貨送拍,拍得出固然好,拍不出又可以訛稱「撈底」買回來,給有興趣的買家開一個拍賣估價的四份三或一半的價錢碰運氣,如果賣得出就是本小利大的好橋。

 

  另外一個行家的貨真的沒話說,拿出來給我看的件件精品,但件件要的是天價,令我完全沒有還價的餘地。閒談中他透露最近幾年在香港大手買入古代青銅器和唐三彩的兩個大陸炒家,最近已經消聲匿跡,據聞是被政府有關部門要求解釋資金來源,惹到一身蟻。

 

  最近幾年香港的古代青銅器和唐三彩市場,主要靠大陸炒家支撑,他們一出事或資金鏈斷裂,整個市場都受到或多或少的衝撃,因為香港買大價古代青銅器和唐三彩的收藏家已愈來愈少,再加上美國不准它們入口,香港的市場不萎縮才奇怪。

 

  行家跟我說大唐國際將會拍賣一批古代青銅器,叫我不妨考慮入貨。大唐國際的拍品質素是不錯的,但拍賣價往往超出想像,我沒有能力摸得透是真是假。

商晚期饕餮紋方鼎 來源:香港佳士得

  今年5月31日,香港佳士得以4,860,000港元拍出一隻商晚期饕餮紋方鼎。那天之前兩天,大唐國際亦以17,000,000港元拍出另一隻商晚期獸面紋爻(粵音唸:肴)方鼎。同是獸面紋方鼎,論器型、圖案、皮殼,當然是大唐國際的好得多,但拍出價是佳士得方鼎的差不多四倍,我看不到如此大的分別。

商晚期獸面紋爻方鼎 來源:大唐國際

  我跟行家講出我的感想,他笑我太久沒有逛荷李活道和嚤囉街,已經跟市場脫節。

 

  他說的話我不得不承認。

 

You May Also Like

More on Art & Living

Follow Us On Instagram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