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0/2017

德國式炮友關係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飛天爺爺

    飛天爺爺

    現實不能文字代勞,知你虛偽幫你出軌的自命多媒體創作人。小說、插圖、音樂隱藏現實與網絡之間,等你搜挖。

    逢周二更新

    隨性辦公室

  幾個同事到餐廳用膳,他主動替所有人結帳,回公司途中,同事各自把應付的飯錢還他。

 

  「我只得四十元,就這樣。」四十三變四十,其中一名女同事幾乎每次也自動「齊頭」佔便宜。最初他不以為然,日久見人心,大男人為兩三元討債太斤斤計較,只怪自己大意,明知她在場,便不要做好人先結帳。

 

  「唏,又給佔便宜?」她偷偷走過來跟他耳語,他無奈地搖頭,「昨天跟她外出開會,坐小巴回來,五元車資,她給我四元五角,五毛錢也貪。」

 

  「怎樣跟你說?」

 

  她模仿女同事的嘴臉說:「我不夠輔幣。」

 

  「可以找贖——」

 

  「正是,我說我也不夠輔幣,各自付錢,正『Cheap精』。」

 

  「到底一個月可以省回多少?」

 

  「還是均真點好,我推崇德國女生的『AA制』。」

 

  兩個均均真真的人,一周後到時鐘酒店「打真軍」起來,開始了一段奇怪的關係。

 

  「房租一人一半。」才剛出了一身汗,赤裸裸的她在他抽「事後煙」的時候,爬到床邊掏出錢包。

 

  「不用了,開房的錢——」

 

  「不可以,『AA制』嘛,買安全套花了多少?一起算。」開房和買安全套也「AA制」,他還是第一次,她豪爽得差點令他以為自己當了男妓。

 

  「才用了一片——」

 

  「你想來多一發?我約了朋友看電影,你保管好,下次用。」

 

  他戲言這是「德國式炮友關係」,反正她提到「下次用」,哪個男人會抗拒?他滿心歡喜的期待下次約炮。

 

  一星期後,擇日重賽,反正「AA制」,今次選了質素較好的時鐘酒店。

 

  「有帶上次用剩的安全套嗎?」房間內,她慢慢脫去外衣。

 

  「有,在我公事包裏。」他坐在床邊脫鞋,細心把二人的衣服掛好。

 

  「嗯?怎麼只剩一片?你跟別人開房?」

 

  「哪有,只得你一個。」

 

  「消失了的去哪?別告訴我你戴來打飛機?」

 

  「嘻嘻,這也是樂趣之一。」

 

  「天啊!毒男才戴安全套打飛機——」

 

  「好了好了,」他抱著她,溫柔的呵護和堅硬的衝動讓一切平復起來,「以後密密做,打飛機的時間也沒有,好不?」

 

  一輪努力過後,房間增添了微微汗氣,來一根「事後煙」,又是「德國時間」。

 

  「嗯?少了?」他粗略點算銀碼,又是日久見人心「Cheap精」上身?

 

  「扣了你偷用的安全套,打和。」

 

  他不禁心裏盤算著,剛才付出的體力,和她的叫床分貝是否成正比,要不要算在帳單裏?

 

You May Also Like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