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2017

忠貞的偷腥者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飛天爺爺

    飛天爺爺

    現實不能文字代勞,知你虛偽幫你出軌的自命多媒體創作人。小說、插圖、音樂隱藏現實與網絡之間,等你搜挖。

    逢周二更新

    隨性辦公室

  派駐英國的他回港公幹,趁機跟公司的舊相好約會。兩年來,他倆公私同樣緊密聯繫,每次他回港,或她到國外出差,總會到酒店短聚。

 

  「很久沒有在香港跟你做愛。」他爬到她身上,一臉栽進她豐滿的胸前。

 

  「還不是酒店客人也睡過的床?有甚麼分別?」她溫柔地抱著他的頭,感受她在懷裏亂碰亂撞的風流。

 

  「最近有和別人睡過嗎?」他的鼻尖在兩團脂肪之間輕輕觸碰,溫暖的氣流在小峽谷間徘徊。

 

  「我老公算不算別人?」他倆相識不久,她和北京男生開始交往,今年初決定在註冊結婚。

 

  「這麼快改口叫老公,但我差不多半年沒和老婆睡過,飛來飛去,累到沒反應。」

 

  「大話精,今早才下機,現在不是很好反應嗎?」

 

  「因為你好反應嘛。」

 

  她擺出他最愛的姿勢迎戰,腿要抬多高,腰要攞多少,何時轉身,一張一合她最懂他心意。他喜歡這種連老婆也欠缺的默契,偶爾兩三個新體位,少少的驚喜,已滿足她的需要和好奇。

 

  酒店的床單和枕頭幾乎統統掉到地上,凌亂的房間印證他倆有過的興奮。汗水還在二人身上流動著,她說出似喜還憂的近況。

 

  「下個月,我老公從北京搬來香港定居。」

 

  「嗯?可以天天見,晚晚吃京菜。」他臉上閃過一絲不悅和失望。

 

  「聽人事部同事說,公司打算調你回香港,你兩公婆也可天天吃咖哩魚蛋菠蘿包。」

 

  「是的,半年後可晚晚睡我老婆。」

 

  「這算是提出分手嗎?」她拾起地上的枕頭,擠到他臉上以表不滿。

 

  「我沒說,是你剛剛說分手二字。」他生氣。

 

  「有分別嗎?」

 

  「朋友到內地娶老婆,來港住了不足一個月便回內地,人家鄉下的睡房也比他的家大,半年不夠離婚收場。」

 

  「咒我離婚?你有多愛我?會為我離開你老婆嗎?」

 

  「你玩中港通我不阻你,說好不要逼我離婚。」

 

  「誰逼你離婚?你老婆肯陪你回流再說。」她氣得反白眼,當初只是兩個生活苦悶的人,一時定力不夠才走在一起,如今各自的另一半回到身邊,是否該告一段落?

 

  他不解,當日明知他是有婦之夫也跟他上床,現在要結婚了,覺得自己不能背叛另一半,這是甚麼道德標準?還砌詞是他提出分手。偷腥不負責,但不負責的玩意,看來也得找個負責的玩伴才是。

 

  二人穿好衣服離開酒店房間,下一個房間下一張床,除了家中另一半,還會是誰?

  

You May Also Like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