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1/2017

人死後只剩臭皮囊?近距離親睹天葬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健邦

    梁健邦

    梁健邦八十後男生,一個愛上浪遊的背包客,曾闖澳洲參加工作假期計劃,農夫的流浪生涯是行萬里路的開始,世界那麼大別攔我!

    浪遊最吸引人的,或者有很多超乎預期的變數,追求冒險、刺激的絕對不會讓人厭煩,玩得盡興就要享受命運安排的旅程,記錄笑與淚分享旅人旅事,希望所有人都可以「眼睛在旅行」。

    逢周四更新

    浪遊旅人

  西藏的喪葬習俗最看重的是「上供下施」,佛教中的「施舍」是功德無量的,死後進行最後一個「施」,決定喪葬儀式無疑是唯一對往生者有益的身後事,而藏區最普遍的喪葬儀式是天葬,在我的認知裏,天葬的涵義是佛教認為人死後的軀殼是臭皮囊,於是供養下施給動物,布施生命乃是至高無尚的功德,除此之外還有水葬、火葬、野葬等,簡單來說只是下施的對象不同,依序為鳥、魚、森林大河和野獸,萬物循環的過程算是祟尚大自然,現化術語就是循環回收。

 

 

  對於天葬的喪葬儀式,從書中讀過是將往生者放在崖邊,任由空中猛獸啄食,這個場面曾經以為離我很遠很遠,想不到來到川西色達,有一座對外開放的天葬台,才得以親睹神秘的喪葬習俗,了解藏人對生死的價值觀。

 

 

  由於建於1986年舊屍陀林設施簡陋兼環境惡化,磨損殆盡的天葬石沾滿人油,氣味難聞又髒亂,五明佛學院美智丹增嘉措仁波切,出於對往生者的尊重,以及對空行禿鷹的恭敬,逐在2011年重修屍陀林,由原本只有白塔和天葬石,擴展至現今所見的喇榮大屍陀林。 

 

閻羅王寂靜塔 近距離接觸骷髏頭骨

 

 

  離開五明佛學院,驅車向北駛到不遠處的峰巒之中,轉過山坳來到開闊的山谷,山頂上鋪滿經幡,其之下就是面積不大的天葬台,水泥平台的浮雕描繪著六道輪回、八大屍陀林的景物,還有純白色存放骨灰的骷髏宮殿,再過一點,有一座類似轉經輪的圓柱金屬架,掛在上面都是往生者的頭髮。最受注目的,是那張開著大口、凶神惡煞的閻羅王洞,居然是一座寂靜塔,裏面放的都是骷髏頭骨,彎身蹲下進入只有一米高的入口,由於太過狹窄,頭頂碰及下排的骷髏頭骨,當刻瞪大眼定神回望看看上方,朋友說做過功課,骷髏頭骨有真有假,心裏默念百無禁忌,從裏面看密密麻麻的頭骨穹頂,實在觸目驚心,腎上腺急升兼頭腦空白。

 

 

喇榮大屍陀林 煨桑迎空行啄肉登極樂

 

 

  接著往上走去,此時看台上已經坐滿遊客,等待儀式的開始,期間不時下起毛毛細雨。俯視天葬台,天葬石廣場後方有座雄偉的岩山建築,據說裏面有修行岩洞供閉關用,外人不得進入,而這裏每天下午都有天葬儀式舉行,儀式簡單,過程中不需燒衣或戴孝哭喪,也沒有靈堂,僅以白布將屍體包裹並停屍數日,直至出殯當日由背屍人送到天葬台,而家屬不得隨行,所以送葬者大多都是往生者的摯友。

 

 

  天葬前繞著白塔轉圈頌經超渡,然後將往生者抬到天葬台停放,天葬師出場將往生者遺體剖開後,進行煨桑儀式,是藏民常見的祭神習俗,以松柏樹枝煨出煙,再撒上糌粑,桑煙裊裊迎來一群禿鷹,盤旋上空滑翔停在山坡上,幾乎所有禿鷹都是反方向臉朝向上,排排企等候,隨後一群禿鷹一衝而下啄食遺體,由於看台與天葬台有一段距離,加上圍欄有鐵板加高,又有布簾遮擋,幾乎看不清楚天葬台的具體情況,唯一看得到的是禿鷹啄起一團肉搶著吃,期間聞不到一點腐肉血腥味,準備好的口罩也用不上,導遊說禿鷹是活佛、空行母的化身,隨鷹昇天帶到極樂世界,死亡只是生命輪回的其一階段,象徵新生開始。

 

 

  雖說嚴肅而神聖的喪葬儀式本該是私密,但不知何時開始變得旅遊觀光化,一般遊客都可以來到這裏,但總是有個別遊客喧鬧當景點,也會有人不守規矩擋著視線、拍照,不文明的行為需要官方導遊多番以大聲公去提醒、訓示,以為擺脫城市的煩囂,卻逃不過遊客的滋擾,想要沉思卻一直被打斷,儘管視覺衝突比想像中的少,不過都足夠使我坦然面對生死、思考生命,想想看,其實逝後火葬撒灰大海或花園,也是一種回歸自然的方式,有這樣的感悟算是不枉此行。

 

You May Also Like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