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0/2017

旅人回來,總會迷失──給回來的旅人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TJ 及 KJ

    TJ 及 KJ

      Long Way Home是一個旅程,兩個80後香港平凡男生添仔 (TJ) 及甘仔 (KJ)在不乘搭飛機的情況下,從南美洲的智利,以陸路及水路回到亞洲香港的家。途經4大洲、33個國家,順序為智利、阿根廷、玻利維亞、秘魯、厄瓜多爾、哥倫比亞、巴拿馬、哥斯達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墨西哥、美國、英國、法國、西班牙、意大利、梵蒂岡、聖馬力諾、克羅地亞、波斯尼亞、塞爾維亞、科索沃、黑山、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土耳其、羅馬尼亞、摩爾多厄、烏克蘭、俄羅斯、蒙古、中國,最後經羅湖回港,需時約9個月至1年。

    逢周五更新

    Long Way Home

  從智利 Punta Arenas 走到香港紅磡火車站,我們落車後在月台上早已相擁道別,並不是因為一個回九龍一個過海到香港仔,而是跟旅途上的我們說聲再見。旅程結束是另一開始,展開停下來在港的新生活,暫時沒有期限的旅程。

  回到香港,翌日一覺醒來時的感覺很特別:我們不再是躺在異鄉某某平價旅館的「碌架床」,不再聽到對面床傳來的鼻鼾聲,睜開眼看到的是曾經非常熟悉的環境,客廳傳來的是那首廿載不變的香港早晨主題曲,種種東西好像要確實的告訴你:「孩子,歡迎回歸現實世界。」最初的兩個星期,我們各自各忙著跟朋友聚舊,除了分享旅程中的所見所聞,我們每次都要回答一條問題,「你回來有甚麼打算?」應付這條必答題,我們總會說:「找工作啦,不過可能轉另一行業,不想回到過去,又或是做自由工作者,寫寫旅遊文章,甚或『搵啲野搞下,還在想』」說穿了就是我們沒有答案,因為我們的確不太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甚麼。

 

  一個月一晃便過去了,親朋戚友見得七七八八,我們荷包的錢也用得七七八八,朋友家人的期望愈來愈重,肩膀上的壓力亦愈來愈大,我們開始認認真真找份全職工作。事與願違,我們無奈地回到舊行業,回到每天營營役役的生活,坐在狹窄的工作間,望望電腦桌面上一系列未閱讀的電郵,又看看面前亂七八糟的文件,再瞄瞄四周埋頭苦幹而目無表情的新同事,我們不禁向著燈火問:「我們要如何活下去?」

 

  重回辦公室的生活令我們跟這個世界分離得愈來愈遠,在路上的我們跟現在的我們有很大分別,那股勇氣及好奇心漸漸變得陌生,連帶西班牙語的水平也開始倒退。在生活與生存之間,我們努力作些新嘗試,在正職以外開始不同種類的合作,從旅遊的分享及寫作、西班牙語小童班、環球手信的入口以及本地導遊等等,希望在這個城市找到一些出路,並且再跟旅途上的自己繼續聯繫起來。

 

  大半年前開始,我們跟南美洲大陸再次聯系起來,跟供應方商討引入印加聖木到港的可能性。在剛過去的夏天,我倆正式成立了La Tienda 手信故事店這個網店。La Tienda 在西班牙語當中解作 "the shop",在引入在地小物的同時,我們更想分享小物背後的故事,讓箇中的大意義經這間手信故事店傳承開去。印加聖木這件小物是一個開始,讓大家也能感受我們當天在南美體驗到的那份新奇。往後的日子還有其他我們在路上見過的有趣物品,希望大家拭目以待,延續 Long Way Home By Any Means 的歷奇。

La Tienda 手信故事店

https://www.facebook.com/latiendahongkong/

 

TJ想對你說:

 

  從這個旅程回來後,生活並不如想像中有翻天覆地的改變,家沒有搬過、工又是同種、商場依舊是人山人海、地鐵繼續逼得呼吸困難,但不知不覺的多了西港島線幾個車站。微妙的改變其實不只是那幾個新站,面對差不多一樣的生活,自身心態的轉變令事情變得不一樣。很多人對我的經歷很感興趣,但能夠分享的只是一些遊記或體會,300天的修行並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講清講楚,價值觀上的看法,對事情的執著,情緒上的控制等等空泛的概念,比起怎樣執背包或簽證須知更難表達。

 

  最簡單的描述就是所有事情都看得輕了。工作、家庭、愛情、友情,在生活當中都會遇到不同的問題,想不通的時候就回想這個旅程,不乘飛機也能走回香港,又有甚麼事情解決不了?「解決」事情,有時候並不是真的要解決它,讓事情解決不了其實也是一種解決方法。完成這趟旅行並不代表我變得天下無敵,人死了我也不能令他起死回生,關鍵是怎樣節哀順應變化,亦即是如何把事情看輕一點,從容放下。

  再者,長途旅行好像很難實行,尤其對香港人來說,時間金錢非常缺乏,很多常見的原因譬如養家、缺乏積蓄以及工作,都令人難以實行。正如一位旅遊寫作人朋友所說,「絕大部分人即使戶口裡有比足夠還足夠的錢,也不會真的放下現有的生活,來一次長途旅行,實現那環遊世界的夢……在香港生活要花的錢,比起在路上花的更多」

  試問問自己,究竟有多渴望出外看世界?若果它是排在首位的話,就想想如何把它實行出來。遊世界的並不是超能人,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做得到。

 

KJ想對你說:

 

  回來香港,又回到以前的生活,更悲哀的是工作也要跟以前差不多,我當天辭掉工作,離開香港飛到智利,就是因為不喜歡當時的生活,更希望學好西班牙語,擴闊眼界,能為自己開拓一條新的道路。幾經努力在港找些跟西班牙語或拉丁美洲有關的工作,但徒勞無功,為了應付生活,上天給我的路是回到過去。

 

  我有一段時間處於谷底,看著同年好友的工作和生活都上了軌道,有了明確的方向,而自己竟然是回到同一潭死水中掙扎,開始質疑自己過去三年所做的是否值得?我記得曾經跟一位好友說過,我後悔去了智利 ,後悔踏上了長路回家之旅“Where have these gotten me?!” 朋友看著我,啞口無言。

 

  而當時的我還未知道,智利的兩年生活和長路回家300天,已經改變了我的生命。三年來種種的經歷,提升了我解難的能力,我亦深信沒有問題是解決不了的,一切在乎心態,同時很多朋友告訴我,他們看到了一個成熟KJ,這個人開始懂得如何待人接物。不熟我的人完全不能想像,我曾經是一個如何自我和充滿戾氣的憤青。

 

  後來我跟TJ正式成立了La Tienda 手信故事店,這小小的網店令我再次跟南美洲連起來,我一直希望回到南美洲生活。然而,種種原因令這個夢想暫未能成真。跟當地的供應商聯繫需要用到西班牙語,我過去幾年的苦練終於可以大派用場,那份滿足感是很實在的。

 

  旅人回來,總會迷失,明明完成了改變一生的旅程,為何回來了一切依舊?然而,凡事又豈能只看表面,播了種,也要等待種子發芽,這是一個過程,不過你除了等待,你也可以多走一步,製造有利的條件去讓種子更快發芽。如果別人不給你出路,那便用雙手開闢一條、甚至幾條屬於自己的路。我相信你在旅程中的經歷、學習和得著,定能在你餘生幫助你成為一個更有內容、更快樂的人。

 

  我18歲的時候看過一本書,當中有一句是這樣的:

 

  「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

 

You May Also Like

More on Travel & Dining

Follow Us On Instagram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