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9/2016

芝士波說的「失身酒不失身」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飛天爺爺

    飛天爺爺

    現實不能文字代勞,知你虛偽幫你出軌的自命多媒體創作人。小說、插圖、音樂隱藏現實與網絡之間,等你搜挖。

    逢周二更新

    上班纏下班逅

  好姐妹相約到茶餐廳吃午飯,分享她昨晚的經歷:「喝多了睡死街頭,豬朋狗友掉下我不管,迷糊間感到有人牽起我上衣,原來有人來『執屍』。」

 

  「街上沒人?」我驚訝,香港淪落到這地步?

 

  「小巷裏,我記不起是自己走進去,還是給人抬過去。」她輕鬆得像轉述別人的故事。

 

  「然後呢?」

 

  「那人上下其手,見我醒了,他比我更慌張匆匆逃了,可惜。」朋友呼一口氣,若有所失。

 

  「可惜甚麼?你給人非禮啊!」

 

  「很帥很帥的!早知裝睡。」她竟然失笑。

 

  「你很變態。」

 

  「小姐,出來玩無非為了這個吧?」朋友突然露出鄙視的眼神,「人家『短期居留』而已,當收容難民好不?哈哈哈。」我鼓起兩腮,「芝士波請放心,你『斷片』環遊世界回來也安然無恙,哈哈哈哈。」

 

  以為約我出來訴苦,原來是先炫耀後奚落。我不理解她的思維,跟輝輝分享,輝輝覺得她很寂寞,借放任來掩飾和填補內心的空虛。輝輝比想像中更有見地,怎麼他的女友不懂珍惜?浪費!

 

  朋友相約晚上到Karaoke,一雙一對的自我陶醉,有備而來的只顧打情罵俏,根本不為唱歌,我只是用來攤分賬單的閒人。到洗手間一轉,看見陌生男子在某房間外鬼鬼祟祟,過去八卦一下。

 

  「有甚麼好看?」我低聲地問。

 

  「低聲點,房內有人『執屍』,我拍片放上網,這賤男——」

 

  「你幹甚麼?」我推開門大叫,女子死豬般睡在沙發上,「執屍男」褲鏈拉開已進入作戰狀態。

 

  「媽的,肥妹你搞甚麼?」門外的「偷拍男」埋怨期間,「執屍男」借機逃之夭夭。

 

  「你只顧拍片放上網,救人才是,你有沒有腦?」我破口大罵,「偷拍男」沒趣走了。

 

  「肥妹,我看中那男人很久,你叫甚麼叫?」沙發上的醉娃突然彈起,嚇得我差點跌坐地上。

 

  「裝醉?剛才——」

 

  「你冰清玉潔去深山吧,去跟野豬交配,豬形人!」她氣沖沖的走了,剩我一個在房間發呆。一片好心還給罵豬形人,我真的想哭。

 

  她好像還未退房,房間內播著熟悉的廣東歌。反正回去自己房間也只是陪襯品,不如在這裏獨自唱歌解悶。唱著唱著,醉娃留下幾罐「Four Loko」——酒精含量超高的果味啤酒,看來有人早有準備,我真的太多事嗎?

 

  傳說中的「失身酒」到底是甚麼味道?多個國家禁售,聽說不便宜,喝一罐不是問題吧?一氣之下「咕嚕咕嚕」的乾了一罐,果味濃,像伏特加,反正免費再來一罐,難保有人來「執屍」,我要為自己平反!我也有人愛!我不是野豬!

 

  「小姐,小姐。」睡夢中有人把我叫醒,還在房間內,失身了?糟糕,我說說而已!女侍應見我驚惶失措不停安慰我。不得不稱讚Karaoke的細心,竟然還替我蓋披毯......最後我認證了一件事——喝「失身酒」不一定失身。

 

  「小姐,清晨五時半了,我們要關門了,你在這裏睡了很久,請結賬。」結賬?關我甚麼事?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