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3/2017

偽文青說的「我慢素股雞腿飯」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飛天爺爺

    飛天爺爺

    現實不能文字代勞,知你虛偽幫你出軌的自命多媒體創作人。小說、插圖、音樂隱藏現實與網絡之間,等你搜挖。

    逢周二更新

    上班纏下班逅

  剛剛又給上司「照肺」罵個狗血淋頭,只怪自己這幾天心不在焉老是出錯。到洗手間洗臉清醒一下,遇上不時偷偷在廁格打手槍的技安。

 

  「你樓下沒有洗手間?怎麼老是在這裏碰上你?」心煩找人出氣,體型上我越級挑戰。

 

  「上來探女友,順便去洗手間而已。」技安洗手後隨便一甩, 濺濕我的臉。

 

  「唏!你剛才——」

 

  「清水而已,清水而已。」嬉皮笑臉的大男人最惹人厭。

 

  「但你剛才打手槍呢!」這是他公開的秘密,公司無人不曉。

 

  「哪有?你親眼看見?手槍前手槍後,還以為你想打劫。」技安推開大門閃了,瘟神!

 

  是的,打手槍是男人最常用的減壓方法,何必難為自己?躲進廁格,掏出一直敬禮的小東西,緊緊握在手裏,正想抽送之際,想到她連日來的提點「星期天前不許打手槍」,我的手不期然在抖震。

 

  前天她跟我法式濕吻,是我遇過最在行的對手。誠實的身體一直不肯軟化,煎熬了一整夜。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我忍!昨天她送我日式土耳其浴,兩團軟綿綿的東西遊走全身後,還是要忍。

 

  我明白她的用意,就像兒時媽媽替我弄的雞腿飯,每次也先把白飯吃光,雞腿留到最後品嚐。忍耐與期望過後,得到的快樂是倍數增長。她每天給我的滋潤,就是為了達到至高無上的境界。我鬆開手,回到座位繼續工作,戰戰競競度過漫長的一天。

 

  一切一切,始自剛過去的星期天。下午逛書店遇上,一拍即合,在咖啡室消磨了一個下午,太陽下山前,她已躺在我的睡床上。

 

  「怎麼了?」正要鑽進花蕾之際,她突然彈開,「偽文青,你想怎樣?」

 

  「進入——」

 

  「不是說好『素股』?」她是個日本痴,連做愛也堅持日式。

 

  「不小心而已。」我隨便找個藉口,是誰發明「素股」?只能在花蕾外磨擦,不許進入,犯賤啊!

 

  「你會愛上這種束縛和忍耐,信我!」她堅定的眼神教我深信不疑。

 

  乖乖回到花蕾上滑行,渴望累積到頂點,不由自主在門外灌溉。得到卻得不到,那種無耐和遺憾難捨難離,或許正是「素股」真諦。

 

  「你的領悟力很高,要提升層次嗎?」以為是單元故事,原來是章回小說有下文,「我們玩『我慢』好不?」

 

  「不懂。」床單把我背上的汗水吸乾,她卻滋潤我日漸枯竭的心靈。

 

  「日文忍耐的意思,約定做愛的日子,倒數前每天只做一件事,例如接吻、撫摸、口交等等。」

 

  「每天愛你多一些?」我為自己的幽默感到自豪,縱使她沒有反應。

 

  「做愛前一天是「素股」,最後才——」

 

  「進入!」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我慢」。餘下日子,她無所不用其極挑逗我,千辛萬苦才挨到星期六,她突然失蹤!電話打不通,Whatsapp沒反應。儲了一星期的彈藥怎算?打手槍了事?豈不是浪費一番苦功?下午一時,下班前上洗手間,門外還上按安。

 

  「又上來打手槍?」出氣袋來得正著。

 

  「你禁慾?心浮氣躁傷身啊!」技安做了個鬼臉閃進廁格,良久沒有動靜。我踏著旁邊廁格的馬桶探頭窺看,他果然在打手槍。

 

  「還不認?」我喝罵,他嚇得半死,急急收起兵器。

 

  「死變態!找死!」他衝進來推倒我,嘗試還擊,始終敵不過孔武有力的他,「你看了我,等價交換,在我面前打——」

 

  「在男人面前怎——」

 

  「打不打?」他揮拳,我高乎不要打臉。

 

  「我打我打!」無奈脫下褲子,掏出小文青之際,技安推我肩旁令我轉身。

 

  「背著我打,沒興趣看造作鬼。」

 

  壓抑了一星期,小文青早按捺不住,不要臉的自動彈起,怎會這樣?在技安威逼下,一星期的存貨統統付諸流水。回頭發現廁格門半掩,技安早已不在。

 

  甚麼「素股」甚麼「我慢」,感覺都是那個女子作弄我的把戲。老粗有老粗的快樂,我是不是想太多?一把年紀,還眷戀媽媽的雞腿飯?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Watches & Wonders 2021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