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5/2017

戴祿棋說的「在她裙底下WannaCry」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飛天爺爺

    飛天爺爺

    現實不能文字代勞,知你虛偽幫你出軌的自命多媒體創作人。小說、插圖、音樂隱藏現實與網絡之間,等你搜挖。

    逢周二更新

    上班纏下班逅

  多得豹紋阿姨老公打電話來,我的身體才能從她嘴裏逃出生天。老公在大堂等她下班,勉為其難放過我。人家下班前開會,她下班前招我入房練口技。她忘了自己是人事部主管,不是我直屬上司。除了「批准」我下班外,還令我替她當苦力,幫她把網購回來的東西拿到大堂交給他老公。

 

  年約五十的大叔在大堂守候,曬得黑黑的有點像紥鐵工人。就是他沒管好老婆,害我活在她淫威之下。紥鐵工人皺著眉走過來,接過我手上的東西後說聲不好意思,伴隨豹紋阿姨走了。

 

  坐小巴回家,旁邊的大叔打電話聊天,談到近日熱播TVB劇《不懂撒嬌的女人》。

 

  「有沒有看?宣萱飾演的女魔頭Mall姐屬小兒科,小四比她厲害,罵下屬罵得更起勁。」

 

  我一直不解,劇中活在地獄一樣的同事怎麼不辭職?現實中竟然有比Mall姐更瘋癲的真人真事,不禁感同身受。幾乎隔天受豹紋阿姨性侵的我,明明不想,身體卻如常起反應,我真的不要臉到這種地步?頭頂的冷氣送風口跟我一樣,呼出長長的氣。

 

  星期天請媽媽喝茶,等了個多小時終可入座,點了點心等吃。不知哪裏竄來幾個客人,鬼祟地站在一旁。相熟知客帶他們到較隱蔽的一角坐下,應該是「插隊黨」。八卦瞥一眼,竟然是紥鐵大叔,旁邊是豹紋阿姨,最震驚的是,還有我的初中同學。

 

  同學興奮地走過來打招呼,中四轉校後很少聯絡,一下子滔滔不絕,當我察覺到豹紋阿姨的眼神,還有掛在嘴邊含春的微笑,我突然全身發毛想吐。和初中同學的媽媽上床——不不不!是初中同學的媽媽逼我上床,渾身不自在。

 

  第二天午飯時間,豹紋阿姨招我入房「用刑」,我說約了朋友,她叫我速戰速決。連我的午膳時間也霸佔了,我真的很生氣。

 

  「這樣不太好。」她強行把我的褲子退到大腿上,我急急拉上力保不失。

 

  「今天怎麼了?」坐在我面前的豹紋阿姨捉緊我的褲頭,我貼在她辦公桌前任人魚肉。

 

  「這陣子上司有微言,昨天問我要不要調到人事部。」我雙手按著褲襠,豹紋阿姨一聲號令,嚇得我鬆手就範。

 

  「所以叫你偶爾遲到半小時,我才有藉口招見你嘛。」她張開嘴,我不要臉的東西豎起迎賓。

 

  「我跟你兒子是好朋友,這樣我很難堪,啊——」她突然用力一吸,我的靈魂都吸走了。

 

  「嫌我老?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的太太比他年長24歲。」豹紋阿姨落力地在我腿間用餐,我像熟蝦一樣曲著身體無力反抗。

 

  「我沒想過當總統,啊——」不由自主地發出錯誤信號,豹紋阿姨抬頭望我的眼神帶著羞辱,我還要啞忍到何時?

 

  「馬克龍的同學最後成了他的繼子,不覺得很有趣嗎?」豹紋阿姨在椅子上捲起裙擺,要我跪下來歌頌她的身體。我戰戰競競跪下,身體埋在她辦公桌下顫抖。

 

  「門外好像有人敲門。」我低聲的說。

 

  「怎會?同事都外出用膳。」豹紋阿姨整理衣衫後打開房門,「你來幹嗎?」

 

  「我約了戴祿棋,他剛才Whatsapp叫我上來。」剛才趁豹紋阿姨在我腿間埋頭苦幹之時,我發Whatsapp跟他兒子上來。

 

  「他怎會在我辦公室內?」豹紋阿姨強裝冷靜,我慢慢從辦公桌下爬出來,場面尷尬得要命。

 

  「只是寬頻線甩掉,修好了,你試試。」我拍拍褲管上的塵埃冷笑,豹紋阿姨才鬆一口氣。

 

  「哈,麻煩你了,麻煩你了。」豹紋阿姨坐下假裝測試電腦,「還以為中了WannaCry,哈哈哈,你倆快去吃飯。」

 

  總算避過一勢,我的人生真的中了「WannaCry」呢!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Watches & Wonders 2021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