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8/2016

放鬆變受罪?做瑜伽也有受傷風險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Jamie Fung

    Jamie Fung

    天生精力充沛的鐵人,自幼習舞和體操,起初只是抱著鬆鬆筋骨的玩票性質接觸瑜伽,斷斷續續學了數年,直到2014年底才正式於香港Anahata Yoga學校考獲200小時治療瑜伽導師資格,並將於2015年底考獲500小時進階瑜伽導師資格,持續進修。白天投身幼兒教育,晚上自由身教瑜伽。不一樣的教育崗位,性質也是以生命影響生命,得來的滿足感同樣的大。這雙手雖然小,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相信東風藏在眉心。沒有不可能,由瑜伽開始。

    逢周四更新

    瑜人娛己

  最近的城中熱話,必定是進行得如火如荼的奧運了!筆者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奧運迷,每屆必追的項目有游水、跳水、體操、羽毛球等等。運動是競技,輸贏當然最重要,對運動員來說,奧運是世界級賽事,獎牌和名次大過一切,成功與否,背後皆是為國家,為個人榮耀而戰所付出的血汗和淚水,值得敬佩!

  提起運動訓練,不得不提受傷,受傷也是運動的一部份,運動員都需要去面對。無論強度多低的運動,也會有受傷的風險,撇開足球、籃球、拳擊等等常有傷患問題、極高運動量的運動不說,但凡牽涉到肌肉運用和關節扭動的運動,都會有受傷或勞損的機會。即使治癒系代表瑜伽,亦會導致練習者受傷。雖然瑜伽看來很溫柔緩和的,也請大家當心其運動傷害。就我的看法,做瑜伽導致受傷,很多時都是因為太想一步登天,我明白大家「比較」心切,看見別人輕鬆做到高難度,自己不理後果,一勁兒去到盡,當然是超過本身身體所能負荷的程度了。瑜伽很多動作都要彎曲身體,初學者做動作一定要非常非常的緩和,老師示範的時候你就一定要看,而不是心急跟著做,這很重要。 我經常在教課時,和學生說,我的課不是柔軟度比賽,我給的每個動作,都有簡易或較難的程度可供選擇。我們著重的是過程,比這比那根本沒有意思。學生和老師關係就如情侶,要互相了解和溝通。不是只跟著走在前頭的老師,而是肩並肩地走。對於老師來說,每個學生都應該是一個旅伴,彼此同行。所有關係均不能靠單方面經營。因此,學生其實也絕對有責任於上課前,清楚告訴老師有關自己的病歷和傷患,不要採取「寶寶有傷患,但寶寶不說」的態度,保障自己。而老師們,也請保障自己,學生不明不白地受傷了,矛頭直指你,醫藥費事少,聲譽受損事大。

  那要是真的不幸,於做運動後受傷了,可以怎樣?受傷後做治療瑜伽(Yoga Therapy)又可以幫忙嗎?我個人不建議。治療瑜伽雖然有治療性,但那畢竟不是適合所有傷患程度的動作,有時你不知道自己傷的究竟是筋鍵、關節還是肌肉,宜對症下藥,不要輕舉妄動。另一個我經常遇到的問題「做甚麼動作可以舒緩痛症呢?我此刻痛得要命!」我的回答是,如果現在已經覺得很痛,就不要再拉筋了,讓身體休息和復原是最重要的。治療瑜伽其實是預防性居多,預防痛症或對付輕微痛症是可以,但假如傷口已經開始很疼痛,發炎甚至「腫過豬蹄」,必須停止一切瑜伽練習,及早找醫生診斷。我的醫生朋友經常打趣揶揄我「你們不要一味做超高難度動作,忽視安全,我不想看到你們」。安全,永遠都是最重要。

  說回奧運,今屆有個相當有趣的現象,奧運選手瘋傳中醫拔罐療法,很多選手皆迷上拔罐!最明顯的例子是在奧運史上擁最多金牌的「非比尋常」泳手菲比斯,以及港人最愛、顏值爆燈的德國體操選手阮馬素!原來拔罐會把淤血和發炎吸附到表面,對跌打損傷特別有幫助,紓緩肌肉酸痛促進血液循環,如果顏色比較深,代表瘀血多,屬於舊傷。過程簡單,不用很多儀器,不用吃藥,避開敏感的「禁藥」嫌疑,難怪受一身新傷舊患的奧運選手追捧。

  我最近也因為右大腿後側肌肉有點拉傷,跑了去做針灸和拔罐治療。第一次做拔罐,非常怕痛的我竟然覺得挺舒服,感覺就好像畀人大大力的捏住肉,過程有輕微的肌肉拉扯感,個人認為可以接受。而且,拔完後,原本極為蹦緊的肌肉放鬆了!如果不想吃西藥來止痛,大家也可以一試這古方吧,謹記要找經驗豐富的中醫師,效果因人而異。

  運動創傷,誰都不想。希望大家都能享受運動,量力而為,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