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0/2018

閉上眼,腦袋就是你最大的性器官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飛天爺爺

    飛天爺爺

    現實不能文字代勞,知你虛偽幫你出軌的自命多媒體創作人。小說、插圖、音樂隱藏現實與網絡之間,等你搜挖。

    逢周二更新

    隨性辦公室

  人流稀少的商場,租戶不足五份一,中午時分,開門營業的廖廖可數,最勤力應該是她。平日心情好才回來,不消兩小時便關門逛街去,假日更是門常關。最近兩星期,她天天回來,不是為了做生意,而是等速遞送件。落空兩天,終給她等到。

 

  速遞員的制服濕了一半,帶著微笑遞上一小盒貨件,沒有膠袋,也沒有簽收文件,與其說是速遞,不如說是送禮。對望半秒,二人心中暗喜,沒半句話轉身走了。她每次也目送他離開,關上小店玻璃門,拉上布簾,小心翼翼躲到一角才敢拆開。

 

  最初收到的,她都懂他的心意,及後一次比一次難明,總得花上無限幻想,才領略到他的心思。今天送來的,實在摸不透,躊躇之際,他突然折返推開玻璃門,嚇得她差點把盒中東西掉到地上。

 

  「有回件嗎?」他黝黑的臉兩頰泛紅,豆大的汗在額上流動。

 

  「回件?」她心跳加速,回甚麼件?送她的禮物要歸還?「午飯時間嗎?餓了?我買了飯盒。」她不知所措,胡言亂語。

 

  「我想知道你有沒有用那個......」他深呼吸,拿出最大勇氣,「就夠了。」

 

  「那個......那個......有,」她倆開始接通,「很新奇,但今天這個有點難明。」

 

  「日後我送件來的時候,可以把上一次用過的送回給我嗎?」他緊張得手心的汗也落到地上。

 

  「其實,」她頓了片刻,「為甚麼不約我—」

 

  「我猜你有男友或老公吧?」

 

  「嗯。」她點頭,「這樣蠻好玩,下次下次,你再來的時候我把這個給你。」

 

  「要用過的,你懂的。」二人失笑,她用力點頭。

 

  「唏,」他轉身離開之際,她叫停他,「有女朋友嗎?」

 

  「沒有,再說。」

 

  在外邊跑了大半天,回家沐浴後累得半死。他躺在床上,興奮地脫去褲子,拿著她還給他的小東西,用嗅覺試著尋找她的氣味,邊幻想邊握著急不及待硬直的身體,一下一下套弄。藉著人體最大的性器官—腦袋,得到極至滿足和興奮。

 

  回想第一天派件給她,包裝的紙盒破了,內裡的按摩棒露了一角出來。她簽收時慌慌張張,惹起他注意。數天後,他再次送件給她,不小心推翻桌上東西,粉紅色的震盪器掉到地上,她手忙腳亂收拾。

 

  隔天,送她一盒小東西,面紅紅遞到她手上,臨走前說:「那天不知有沒有摔壞你的東西,這個還你。」

 

  他朋友的媽媽也在某街坊商場開店,老公出資,為的只是過老闆娘的癮,開門做生意的日子,只是比中六合彩多一點點。像她這種對生意愛理不理的,應該有男友或老公,要不情婦也說不定。

 

  他不知道,那天小意外,是她刻意安排,無聲的勾引,他看來上釣。那天以後,她經常網上購物,幾乎每次也是他送件。他也大膽起來,明目張膽借送件為名,送禮為實。他看穿她的心,偷偷在店內把玩情趣用品的女人,大概是得不到滿足或好奇心超強的人。

 

  遇上不肯做愛的女友,等同斷送男人餘生的性生活,他未找到可以犧牲性趣換取的女人,剛和前度分手,他不想開始,何況只是萍水相逢的小店老闆娘。但他和她也有需要,借助相贈的小道具,隔空取物得到滿足,可能是另一種情趣和快樂。

 

  她收到的,由最初明刀明槍的情趣玩意,到最易聯想的蔬果,還有令人莫名其妙的東西,可以是文具,可以是小小的雜物,原來加點幻想,可以變得很有趣。他不需信守承諾,不用和「不是男人附屬品」的女生爭辯;她也說不上背夫,只是速遞員送件收件的交易。

 

  禮尚往來,她也準備一些小玩具給他,同樣使用後歸還。至於二人來來回回過甚麼,就用大家的腦袋想想吧,畢竟這才是你最大最敏感的性器官呢。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