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9/2018

念念不忘:那時候,你為甚麼不敢表白?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Ayu 阿愚

    曾任職傳媒行業,不學無術,筆耕半生才悟出「識人好過識字」的大道理。患有輕度社交障礙,依靠與異性溝通來緩和不安情緒;習慣在單身主義與渴求歸宿的兩極中矛盾穿梭。

    逢周三更新

    我單身但我快樂

  舊同學聚會上,他們終於相遇了。

 

  男生J早就聽聞過K跟丈夫離了婚,拋下女兒隻身離開澳洲回流返港;可惜傳聞歸傳聞,他一直無法證實消息來源的真確性。

 

  這一晚,K真的出現了。像九年前最後見面那次一樣,她把長髮盤起梳成髮髻,淡掃蛾眉,不同的是,她的眼神很渙散,像失焦的鏡頭。

 

  J不太敢打擾,只保持遠距離偷看她與其他同學交流;K偶爾點頭、偶爾微笑,平和地回應著同學的提問。J沒法聽得清楚她們談些甚麼,但他心裡最想知道的是:妳過得可好嗎?

 

  飯局快要結束,K突然走近J耳邊說:「陣間喺lobby lounge等!」

 

  本來正盤算著如何能跟K打開話匣子,現在問題換成了如何致電跟妻子交待,J該說的到底是「晚一點回家」,還是「今夜不回家」?

 

  散席後,J目送所有人離開,再折返酒廊會合K,想不到甫坐下來,她問他的第一個問題便是:「你明明鍾意我,點解你當時唔表白?」J呆住了,不知如何反應,「我想聽你講一次愛我,一次就夠,我今晚出席都係為咗見你,還個心願我就會走。」K說。

 

  不明所以的J,猶豫到底該說甚麼,讀書時期無所不談的兩個人,九年後見面的第一句開場白,想不到竟會是個世紀難題。他愛過K嗎?好感或許是有一點點的,否則不會讓這位女子每天圍在身邊轉;但說到愛,卻似乎並非那一回事。如果直說從來只當K是好兄弟,她會更傷心嗎?

 

  在J的眼中,K是個讓他好好迎接初戀的啟蒙,教他學懂如何與女生輕鬆相處;他心裡雖然感激,卻無法用愛情來回報。作為成年男人,J知道K期待甚麼,但他還是選擇遏止衝動,就算讓老朋友失望,也總好過將事情複雜化。說穿了,J其實是怕一旦纏上了,往後就難以脫身。

 

  可憐的K,當年一直勇悍殺敵,進攻到心儀男孩的身邊,前前後後曖昧了好幾年,卻依然無法坐上女友寶座。她堅持,在和J相處的那些年頭,總有一刻是被他愛著的,只是他自己後知後覺而已。

 

  她想聽到一句「我愛你」,好去證實當年並不枉過;難為他結結巴巴在心裡納悶著:「唉,點答都死……」

 

  女人就是如此!花上半輩子來造夢,甚至間接製造自身的不幸來成就Drama Queen的傳奇人生。是有誰虧待了你嗎?她總覺得活著就是要受點情傷,這樣才不叫白活,也留下一點憑據去回憶,豐富愛情履歷。

 

  我深信,我們每個人的身邊總有一、兩位享受與愛情角力的朋友;從起初你會同情、憐惜這位不被上天眷顧的人,慢慢下來,你發現是他們自己的心眼跟自己的靈魂過不去。

 

  那些自詡為愛而生的男女主角,就是喜歡痛快自虐!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DIVA Peopl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