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Than Fashion Ivan Lau 加入最愛專欄

劉君孟(Ivan Lau),本地資深傳媒人兼形象造型師。被喻為本地新派人氣時裝專欄作家,文筆一針見血,愛以時裝業界之二三事來諷刺時弊。文章散見Yahoo、Roadshow、《Cosmopolitan》、《經濟日報》、《嘉人Marie Claire》和《ELLE》等等。

[逢周一更新]

英國《Vogue》揭示傳媒寒冬收藏文章

18/04/2017

  紙媒萎縮,不只是香港問題,其實全世界都面對同一困境,就算全球報業巨擘Condé Nast和Hearst亦受牽連,《CosmoGirl》、《Lucky》及《Details》相繼結束,就連Style.com也要轉型做網購店。全球紙媒發行量和銷量不斷下跌,經營環境愈來愈差,都是鐵一般事實。而隨著大眾閱讀習慣和廣告商將廣告費轉移到電子平台,各大媒體也爭相走入這個避難所。但紙媒始終有一定生存空間,不會一夜間全部消失。汰弱留強是在所難免,但今日有本事留下來的,亦不代表可衣食無憂。

 

文化人出身的Alexandra Shulman一向敢作敢為,她曾寫信給各大品牌投訴服裝sample只適合骨瘦如柴模特兒穿著,亦曾經在編者話控訴品牌,更試過在準備印刷前30分鐘臨時轉換封面主角。如果香港雜誌主編是這樣,恐怕第二天已經被解僱。她毅然辭呈,除了個人原因,相信Condé Nast高層的施壓也是導火線。

  歷史悠久的《Vogue》,是Condé Nast的旗艦刊物,亦是名氣最大的國際時裝雜誌。早前宣佈由著名造型師兼《W》創意總監Edward Enninful,接掌英國《Vogue》主編一職,取代快將卸任的Alexandra Shulman,消息震驚時裝界,因為Edward Enninful將成為英國《Vogue》創刊100年來首位男性主編。但最令我感意外,是Condé Nast破格欽點強項是造型設計的Edward Enninful,而非聘請擅長文字專案或行政管理的人來做主編,絕對是一大突破,在業界亦非常罕見,至少在香港就不可能發生這情況。再者,從集團另一本雜誌《W》身上挖走他,這舉動亦不尋常,因為英國《Vogue》現任時裝總監Lucinda Chamber在行內亦很有名,是Marni的創意顧問,效力《Vogue》更長達36年,資歷比Edward Enninful深,為甚麼Condé Nast捨棄內部晉升?熟悉他倆作品風格的人都知道Lucinda Chamber風格細緻優雅,而Edward Enninful則以創意聞名。Condé Nast目的何在,都不用多說,明顯是想借助他的超凡創意,來一次破釜沈舟,將死氣沉沉的英國《Vogue》大改革,以創新提升競爭力。

Alexandra Shulman強調自己不是美術指導方面人才,25年來亦只參與過一次拍攝工作,但她是主編,那應該堅持己見,抑或聽取民意?左邊是Alexandra Shulman喜歡的封面照,而右邊那張是她編輯部同事一致認為最適合做封面,我的選擇都是右邊。這些和主編在美術創作出現的分歧,香港時裝編輯們應該感同身受。

  Alexandra Shulman的辭呈,雖然業界都感到可惜,但其實對雜誌長遠發展來說未嘗不是好事。Alexandra Shulman在英國《Vogue》效力了25年,雖然她是文字作家出身,但視野廣闊,自92年擔任主編以來,幫雜誌建立名聲,Kate Moss和已故王妃戴安娜的封面都令人難忘,甚至大膽到用剪影做封面,亦聘用多位新晉攝影師,Craig McDean、Corinne Day、Tim Walker和Juergen Teller都是這樣走紅。與英國時裝協會緊密合作,以BFC/Vogue Designer Fashion Fund獎金扶助英國年輕設計師。改革網站和VogueTV的成功,在發行量和廣告收益方面的貢獻,都是她任內功績。但visual始終是她弱項,而visual對一本國際時裝雜誌來說就更重要。在BBC記錄片《Absolutely Fashion》裏有一幕,我印象很深,是去年Alexandra Shulman和編輯部同事在會議室討論Kate Moss的封面設計,一眾編輯和她都持相反意見,而最後她揀選了一個連創意總監Kate Phelan都認為很普通的設計作為封面。一本時裝雜誌能否吸引到讀者眼球,封面設計是很重要,當一位主編知道自己並不是這方面專才,是否應該要接納編輯部民意,以彌補個人不足。但她執持己見,從創作層面看,對一本時裝雜誌來說並不健康。而這情況,其實在本地雜誌行業也很常見,安全永遠第一,創意其次,時裝編輯們觸角有多敏銳,都永遠不能凌駕主編和出版人的決定。

 

Edward Enninful強項是時裝造型,而且其風格從來不是走穩陣路線,Condé Nast找他掌舵百年歷史的英國《Vogue》,我認為絕對不是冒險,是他們知道時代變了,時裝雜誌不能一成不變。

Condé Nast不是第一次找男性來擔任《Vogue》主編,2013年泰國版《Vogue》面世,他們便請來前泰國《ELLE》男主編Kullawit Laosuksri掌舵。

  其實早於去年Alexandra Shulman已萌生去意,是因為時裝界每天都在變,隨著電子平台出現,步伐更加急速,環境生態和社會文化複雜了很多,消費模式轉變,都令她感到無所適從。2011年她邀請人氣女歌手Adele做封面主角,但竟然成為銷量最差的一期雜誌。她找來plus size模特兒Ashley Graham拍攝封面,又遭到多個品牌拒絕提供服飾,種種令人沮喪原因加上銷量下跌,她在一些訪問裏,都已經暗示對這行業失望。畢竟在一個崗位25年,一把再鋒利的刀也會鈍,或者Alexandra Shulman都知道是時候退位讓賢。Edward Enninful未必有Alexandra Shulman和Anna Wintour在職場上那種charisma,但有一件事好肯定,他在visual的創意和膽識,必定可以為英國《Vogue》帶來新衝擊。

 

More on Fashion
Comment
  • Sometimes things have to go very wrong before they can be right.R.Solo
  • C
  • D
  • D
產品簡介

【DIVA品味派 Giveaway】 WEST SIDE STORY《夢斷城西》

【DIVA品味派 x Le French GourMay】賞 澳門索菲特酒店Privé雙人法式晚餐及酒店住宿一晚

【DIVA品味派】賞睇《我的失常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