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5/2022

張大千的《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圖〉》與曾梵志的《最後的晚餐》,同是仿古之作,為何命運不同?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古董投資秘笈

    逢周二更新

  最近困在家裏百無聊賴之際,一位畫家朋友給我電話,問我有没興趣一起去長江中心香港蘇富比春拍預展會場,參觀張大千的名作《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圖〉》。

 

  張大千最近幾年是當紅炸子雞,他的畫作,只要是傳承有序,往往拍出好價,甚至天價。普通工筆、寫意山水、仕女、花鳥畫全都如是,潑墨潑彩更是拍場的寵兒,屢屢拍出天價,可說是高處未算高。

 

  《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圖〉》從未在拍場出現,只在1983年曾借給上海博物館、中國美術館展出。

 

《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圖〉》圖;香港蘇富比

 

  張大千的畫作,以潑墨潑彩為最多藏家追捧,如《桃源圖》(成交價2.7港元)、《秋曦圖》(成交價約2.4億港元)、《春雲曉靄》(成交價2.14港元)、《碧峰古寺》(成交價2.09港元)。《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圖〉》是設色絹本,並非潑墨潑彩,因此起拍價只是保守的7,000萬港元,香港蘇富比預計以過億港元成交。

 

王希孟《千里江山圖》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成就一段拍場佳話最少要有兩個「求之不得,輾轉反側」的買家。據報導,當《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圖〉》的拍賣官喊價到1.75億時,還有兩個買家繼續此起彼落地出價,最終以3.2億落槌,以3.7億成交,除了成為張大千最貴的一幅畫作,亦令到香港蘇富比喜出望外。

 

  《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圖〉》當年是非賣品,後來落入上海藏家孫志飛手中,之後一直由他的家族收藏,幾十年後的今天平地一聲雷,為他的子孫带來巨額財富,可見先人有眼光,後人不用挖金礦!

 

  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圖》是他唯一傳世的作品,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一般評論認為《千里江山圖》主要取景地是廬山和鄱陽湖,12米長卷不僅集北宋以來水墨山水之大成,亦是青綠山水發展的里程碑,是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

 

  張大千的《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圖〉》雖說是仿作,但卻非一成不變地模仿王希孟的筆墨,而是以自己的藝術觀、創新的意念和技巧注入畫中,師古而不泥古,令它成為不朽名作。

 

  《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圖〉》不曾於文革中被毁,一直由孫志飛的後人妥為保存至今,令吾人大飽眼福,實有天意在其中!

 

曾梵志《最後的晚餐》The Last Supper

 

  張大千以獨特的筆觸向古代大師致敬,曾梵志卻惡搞達·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曠世鉅作《最後的晚餐》The Last Supper,將它變成一幅所謂「以恢弘的氣勢捕捉了中國社會在上世紀90年代經濟改革時期的面貌,是當代中國藝術中極具代表性的一件作品」,令人噴飯!藝術家仿古之作通常是向古人致敬,只有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的油畫家,當創作意念枯竭,面具系列畫來畫去也變不出新花樣時,才會將古代西方藝術大師獨一無二的瑰寶改頭換面,名曰創新,其實是剽竊、挪用、抄襲,是對達·芬奇的褻瀆。

 

  同樣是仿古之作,張大千的《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圖〉》將會流傳千古,滋潤每一代人的藝術生活;曾梵志的《最後的晚餐》,當年雖以一億八千萬港元成交,在藝術史中卻没有任何地位可言,只會淪為笑柄!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隨時緊貼最新消息】全方位投資、理財及生活資訊,盡在etnet財經.生活App! ► 立即下載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名廚煮場

Find Your Summer Vibe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