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9/2016

亡了 忘不了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Ayu 阿愚

    曾任職傳媒行業,不學無術,筆耕半生才悟出「識人好過識字」的大道理。患有輕度社交障礙,依靠與異性溝通來緩和不安情緒;習慣在單身主義與渴求歸宿的兩極中矛盾穿梭。

    逢周三更新

    我單身但我快樂

  伯父仙遊。

  我媽陪伯娘回家執拾伯父的遺物,看看有哪些適合作陪葬品。媽著我同往,怕老人家若支持不住,好歹也有個人幫忙。

 

  伯父八十多歲,伯娘比他少十歲左右,在那個父母指婚的年代,他們已經勇於自由戀愛。聽我媽說,想當年在鄉間婚嫁要戶籍相配,非農民戶口的人很少會選擇農民戶作伴侶,而年輕時期的伯父與伯娘,就是為了離開傳統制度而南下香港,落地生根。

 

  見伯娘緩緩敞開衣櫃門,在左下方的抽屜拿出一大疊紙;那堆發黃的、霉舊的信箋,原來就是兩老當時給對方寫的情書。 我不好意思細讀內文,但還是從伯娘口中知道他們喜歡互贈情詩,也會在約會前後記下等待的喜悅心情。伯父寫得一手好字,為人亦非常浪漫,兩人一同挽手過了半世紀,也早預計總有一個要先走。

 

  伯娘本想把情書當作陪葬品,但心裡卻是千萬個不捨得。伯父在醫院度過最後一段日子,她每晚就靠這些舊信陪伴入眠。丈夫走了,如果連這些相愛的憑證都一同火化,對一個新寡婦人來說實在太殘忍。伯娘把信箋拿起了又放下,再拿起,再放下,來來回回還是猶豫不決。我想,大概是他們倆都很珍惜這些情書,才沒法決定歸到誰的手裡。

 

  無論相愛多久,「一生一世」還是難以同步,你的一生可以長命百歲,我的一世卻可能是紅顏薄命。寂寞,是註定要面對的;除了珍惜,我們似乎都再沒法子了。老伴走後,剩低那個還未知道要一個人撐多久。從前二人份量的飯菜,今日換成了「荷包蛋一人前」;以往隔日開動洗衣機,現在污衣籃儲一星期才半滿…… 你可知道,不用再為愛人花心思,活得有多麼空虛?

 

  看見老人家談了一輩子的情,便明白被拋棄、被出賣都不過是路上沙礫,最讓人心傷的往往是兩個人無奈訣別。就算心裏早已作好準備,還是有種解不開的痛。

 

  當生活重心都失去支撐,留下來那個還有甚麼好做?有的,你要活得更好,看他沒看過的風景,嘗他未嘗過的滋味,替他活好他沒法過的小日子…… 你的眼是他的眼,你的腿是他的腿,一起走未走完的路。

 

  你在哪裏,他的心就在哪裡,愛是永不止息的。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