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2016

爆粗女友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Ayu 阿愚

    曾任職傳媒行業,不學無術,筆耕半生才悟出「識人好過識字」的大道理。患有輕度社交障礙,依靠與異性溝通來緩和不安情緒;習慣在單身主義與渴求歸宿的兩極中矛盾穿梭。

    逢周三更新

    我單身但我快樂

  好的,我得先承認本人能操流利「粗口」!  

 

  所說的不是賤嘴俗語,也不是食字諧音,是如假包換的廣東粗口:一門五傑。

  粗口這東西,本來就是基本粵語發音。即使老師不教,但我們還是必然會從成長之中學到;它代表了一種地道文化,不存在懂與不懂,只有說與不說。

 

  我自幼就從長輩的對談內容中聽懂粗口,當時認為但凡對句子組織沒有實質意思,只用作加強語氣或特殊稱謂的,大概就是粗口了!而我第一次活學活用,印象中是在小學四年級。如果說那是與草根背景有關,數十年前或者尚且成立,但反觀社會愈進步,講粗口的人並不見得隨年遞減;反之,似乎是更多人覺得無傷大雅。

 

  「靚女講粗口」早前成為了城中熱話,有人覺得若是為公義發聲絕對無可厚非,也有人認為女性講粗口始終有失斯文。這麼一說,才讓我想起很久再沒聽過身邊的男性友人明言介意女友講粗口。他們覺得,女人最可怕並不是發火爆粗,難捱的倒是黑著臉藐著嘴兇巴巴地說「我無事、我無嬲!」,或是一聲不響讓男友「死因不明」。工作已經夠累人了,下班後遇上女友不明不白地鬧情緒,還要花時間猜她哄她,會使男人很氣餒。

 

  他們寧可女友有話直說,將心裡感受全意坦露,那管當中夾雜幾句髒話。只要不是全心侮辱、潑婦罵街,一點點用作助語詞的粗口實在不必太介懷。

 

  更豁達的,是喜歡女友與自己同聲同氣,不用刻意修飾用詞,不用顧及形象;兩個大剌剌的爛人,活出一種最舒爽自在的相處模式。

 

  有時候,女人需要知道,即使你從不說髒話,也並不等於人家就覺得你的嘴巴很潔淨。言詞尖酸、涼薄、刻毒,絕對是難聽過粗口;偏偏,有些人卻誤以為牙尖嘴利是優點,一副得勢不饒人的態度還以為就等於自主女性。看在別人眼裡,大概與刁婦無異。

 

  詛咒、謾罵和一些充滿壓迫感的說話,女人不當成甚麼一回事,但累積下來卻隨時觸及男人的爆破點。當粗口愈來愈通俗,它的傷害性卻反而愈來愈小。

 

  畢竟,世上理應沒有一種腔調,是該由性別去判斷對錯和可接受程度;一切善惡,都是取決於話語背後的態度。只要當刻沒有觸犯法例(按此參考),我是樂意繼續承傳和捍衛粗口文化。

 

  日後若遇上有「髒話潔癖」的他又怎麼辦?

 

  Sorry…… I don’t give a shit, bye!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