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2/2018

Friends With Benefits:爬上他的睡床,卻未能進佔他的心房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Ayu 阿愚

    曾任職傳媒行業,不學無術,筆耕半生才悟出「識人好過識字」的大道理。患有輕度社交障礙,依靠與異性溝通來緩和不安情緒;習慣在單身主義與渴求歸宿的兩極中矛盾穿梭。

    逢周三更新

    我單身但我快樂

  偶爾聽到周遭一些聲音,討論著男女之間到底有沒有純友誼。這是多麼簡單的一回事,在你還沒有對好朋友心動前,當然相信大家之間絕對是單純的友好關係;突然有一剎那,就那麼一次微妙的眼神觸碰,甚或尋常地用手指頭輕敲他的背脊,不知怎麼的,好像是忽然通了電。從那刻開始,你便清楚知道,這個人再不一樣了。

 

  沒有一見鍾情的浪漫邂逅,初相識的一夥自然就被撥歸朋友類別,後來怎樣發展是另一事,但總不能將所有人都當成有所企圖的嫌疑犯吧!至今我依然相信異性朋友間仍存在著單純的友情,只差大家的心是否同樣澄明。

 

  異性友誼中最難理解的一類,大概是Friends With Benefits (FWB) ;既是友情,卻又滲入性關係,互相滿足同時又徹底掏空。如果雙方都單身,純粹貪求一時快樂,在彼此有共識的狀態下讓一切自然而然地發生,那就只是你們倆的私事兒。只不過,其中一方一旦投入感情,關係便注定糾纏不清。

 

  第一次發生後,女友K一臉瀟灑地向我報告戰況……不就是喝醉了,然後忽然很想被擁抱,兩個人貼近一點再近一點,最終交纏在一起。的士車廂內,她已進入斷片狀態,沒留意到目的地原來是他的家。睡床上,一個眼神就掀開了世紀之戰。「係意外嚟,我當one night stand囉!」她說。

 

  第二次,是在他的生日前夕,她選好了香檳、蛋糕和小禮物,連同自己一併送到府上。事隔半個月,再沒有上一次完事後的腼腆和不知所措,換成是有默契地承認關係進入另一個層面。是戀愛嗎?她否認,就當是比較親暱的好友吧!

 

  往後的日子,不出我所料,K漸漸開始忐忑起來。以往見面可能是先看齣電影、逛逛街,接著吃晚飯,或是到酒吧Happy Hour再打邊爐;不管做甚麼都好,無無聊聊就度過一個晚上。現在約會場地變成了他的房間,反而沒了以前的輕鬆鬧笑。再忙也好,以前每星期總會見面一兩次,K心裏數算,他已經失蹤近半個月了,是忙嗎?還是覺得「不需要」?知道他跟別人約會,竟開始感到不是味兒。為怕他突然邀約,K現在習慣每天都穿上一整套蕾絲內衣褲出門,她不想脫衣一刻才發現棉質內褲已經殘舊霉黃。

 

  正因為他不是男友,她反而希望能在他面前保留美好形象。若是男友又怎麼樣?「男朋友顧忌唔到咁多,做自己咪算囉!」K說。喜歡了他嗎?「識咗咁耐,要拍拖嘅話早就開始咗,明知佢只當我係好朋友,我更加唔想輸,唔想承認對佢有感覺,我只能夠講,我好在乎佢。」

 

  最後一次,發生在一個平淡的晚上,「我好傻咁問佢有無鍾意過我,佢無答,嗰次之後我哋就再無聯絡。唔上身嘅話,我諗男人真係可以當做場運動,但一講個愛字,竟然朋友都無得做。」K苦笑。男人可以輕易將性與情分割,女人呢?你做到嗎?

 

  我不敢斷定FWB有沒好結果,但我自問沒有膽量去挑戰。未「沉船」之前,我們總以為自己很懂得玩遊戲;到頭來,傷得最深總是這一類愛撲火的人。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