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5/2019

Good time, right person:是誰令花花公子Jude Law安定下來?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Ayu 阿愚

    曾任職傳媒行業,不學無術,筆耕半生才悟出「識人好過識字」的大道理。患有輕度社交障礙,依靠與異性溝通來緩和不安情緒;習慣在單身主義與渴求歸宿的兩極中矛盾穿梭。

    逢周三更新

    我單身但我快樂

  一代男神Jude Law再婚,中外報章雜誌形容為「風流浪子也有被收服的一天」。

 

  他的新任妻子Phillipa Coan是一名心理醫生,現年32歲,比Jude Law年輕14載。他們的婚禮相當低調,連一襲標準的曳地婚紗也欠奉,新娘輕輕鬆鬆拿著捧花,與丈夫並肩而行,邁向幸福步道。Jude Law與前妻所生的22歲兒子Rafferty Law,更以伴郎身份參與父親的婚禮儀式,沒有甚麼比這種祝福更直截了當吧!

 

  在年輕人眼中,Jude Law是《Captain Marval》裏的Yon-Rogg,或是J.K羅琳筆下的Albus Dumbledor (阿不思・鄧不利多),但我還是把最好的他遺留在電影《Closer 誘心人》裏。影片中的他,既多情,又深情,自信能夠將一切完全掌握,到最後才發現自己對愛情根本束手無策。不知怎的,我總認為現實中的Jude Law也與角色類同;愛過、騙過、亦被騙過,膝下幾個孩子似乎見證過愛情的存在,但離離合合本來就是風流浪子的命運。如今46歲,處於人生下半場,他終於學懂用低調的態度處理情感,渴望這次能夠細水長流,相扶到老。

 

  忽然想起一句古老說話: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習慣被女性簇擁著的美少年,甚麼都唾手可得,怎會學懂珍惜。他們自己總是很清楚自己的優勢,玩世不恭的多,專一重情的少。我們其實也知道駕馭不了年輕時期的他們,可是又能怎樣?我們何不也是想愛就愛,為了換取他的注視而不惜一切,於是我們獻心又獻身,與其說我們栽在他的手裏,倒不如坦白承認我們只是委曲求全。

 

  很多女人的經驗之談,是寧可與一個已經玩夠了、玩厭了的男人在一起,也不要選一個入世未深的花美男,怕就怕你渴望安穩時,才發現他還未願意為你而停下來。只不過,說得出這一句話時,或多或少也證明了我們已經不再純情,甚至不再輕易相信愛情。

 

  誰會願意替別人「栽培丈夫」?無奈的是,當我遇見你的時候,我們還未足夠成熟去處理一些問題、一些誘惑、一些亂象、一些困局。歷盡無數紛擾之後,我們脫胎換骨,令彼此成長;可惜在那個時候,兩個人已無法拾回愛的感覺。然後,你和我帶著遍體鱗傷,尋找下一個能夠替我們治療傷勢的人。

 

  所謂「對的時間」,總要待到我們真正懂得愛人才會出現,而「對的人」卻往往以為是錯過掉。幸好有你出現,讓我知道一切還未算來得太遲。

 

  願意停下時,剛巧你就在身邊,抑或是你令我願意安定下來?何必深究。

 

  我只知道,眼前的你和我,都是用背景和經歷塑造出來的。謝謝生命中的過客,你們每一個都是如此不可多得,卻又消失得理所當然。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